当前位置:首页 > 古风美文 > 正文内容

遇你如清风


月光洒在竹林里,一红衣女子在迎着风翩然起舞。


这支舞没有半分似水温柔,没有女子应有的情感,有的只是无尽的痛苦以及冷漠。


白衣男子站在一旁吹着竹笛应和着女子。


他脸上有着无尽的温柔。


舞毕,曲终。


他收了音,将笛子收进了衣袖中,抬头看了看对自己视而不见的红衣女子。


“跳完了,我走了。”情惜狠狠的甩了甩袖,抬脚就走。


“啊惜……”季风皱着眉,温柔的唤了声。


情惜顿了脚步,转过身冰冷冷的打量着他,哼了一声:“别这么唤我,我们不熟。”


抬脚就走,不留余地。


情惜从前跟他家是世交,两人无话不谈,玩的很好。但,天有不测风云的这天,他父亲参了她父亲一本,后来皇帝以欺君之罪抄了她家,她独自一人从师父哪里回来,家没了。


情惜从此就跟季风断了关系,独自在外闯荡,她一个女儿家家的不容易,一想到季家她就心痛。


她报不了家仇,势单力薄。


“处理好了?”善影秋倚着竹子举着酒罐饮酒。


“是吧。”


眼前这个美男就是她的师父,除了爱喝酒不太爱说话不喜欢热闹其他都很好。


“那行,跟我回玄狱殿。”善影秋收了酒罐,起身拍了拍衣袍上沾染上的灰尘,伸出手牵住她的手。


“这就要回去了啊?”情惜抹了一把脸上的泪珠,抬起头望着他。


“教中有事,待我们回去便要处理,你是我……为师的得意门徒,便要学着处理一些。”他摸了摸她的头。


“如此,也行,反正我没有什么事了。”情惜想了想,点头答应。


善影秋不禁笑了笑,师父的命令是绝对的要服从,这丫头完全没有这个觉悟啊。


“笑够了吗?”她掐了一把他的腰。


善影秋回过神来,假装回从前的冷漠。


“笑够了,咱就用轻功飘回去吧,这样走得走到啥时候?”她不禁吐槽,他们只要聚在一起时他的脑子去哪里了?


“……”善影秋一把甩开她的手,自顾自的走了。


“真是怪。”


她嘀咕了一句,便追了上去。


季府内一片寂静,只因少爷的心情不好。


“儿啊,早点歇息吧!”季夫人敲了敲季风的房门。


“滚。”季风在房内喝着酒,心里想着情惜,现在对谁都说滚。


“哎……”


季夫人摇了摇头,由丫鬟搀扶着走了。


季风拿出她送的那块玉佩,望着它出神。


“不是说好陪我一辈子的吗……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你怎么可以离开我……”


他喃喃着,迷迷糊糊的趴在书桌上睡着了。


天亮了,情惜已经到达了玄狱殿。


玄狱殿是一个很隐秘的门派,主张正义,路遇不平拔刀相助。


“师父,情师姐,你们终于回来了!”师弟余小小站在门口啃着馒头,看见善影秋身后跟着情惜,立马把馒头塞进嘴里咽了下去。


“那么激动干嘛?我们又不是不回来了。”情惜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不是你回来了嘛……”余小小笑着低下了头。


“废什么话,把长老们叫到大殿里议事。”


余小小望了一眼情惜,便转过身往后殿跑去。


“你别对你徒弟们那么凶嘛,他们多可爱啊。”情惜拍了拍被余小小捏皱了的裙摆,走上梯阶。


“嗯……可爱。”望着她娇小的身影,又一次的笑了。


可惜她没有看到他的那一抹的温柔。


善影秋召集高层长老在大殿上商议事情,以厨娘不在为由哄她去厨房做午饭。


“掌门,此次的任务是?”一长老问。


“……把全员都调动,我们,要夜袭皇宫,杀掉皇帝就行。”善影秋还是把她的家仇放在了心上,家仇不能不报。


“皇……皇宫!?”


众人皆是一惊。


“少一惊一乍的,据本座观察,皇宫的兵力已经逐渐被他人击垮,目前的皇宫仅是一具空壳,此时正可坐收渔翁之利。”


“好,今晚便召集所有人,夜袭皇宫。”


善影秋脑海中闪出一抹娇影,“等等,想办法拖住惜惜,别让她察觉到这计划,就让余小小带她出去,不然她会认为皇宫太危险,可能不会支持此次行动。”


他考虑到了,她虽然对皇帝恨之入骨,但是那毕竟是一国之君,兵力不可小觑,以她的性格来算她并不支持硬碰硬。


“行,我会安排江潮拖住她,到时候我们就带人前往皇宫。”


善影秋闭上了眼睛,倚着摇椅摇了摇。


最近忙着追查她家被灭门一事,有些消耗精神。


有趣的是,作为罪魁祸首的季家竟然在不留痕迹的消磨着皇宫的兵力。


他忽然起身,绕过一群长老,往厨房走去。


完了,忘记这丫头做饭是个祖宗了,她不烧了厨房就差不多了还指望她去做午饭。


此时的情惜站在灶前不知所措,杜娇娇站在后面看着她可怜的样子忍不住跑出去笑。


“师妹……都说了我不会做饭……”情惜皱着眉头蹲在灶前看着一手的灰,嫌弃的瘪了瘪嘴。


善影秋快步的走了进来,看着她的模样肚子都给笑疼了。


“笑什么笑!你还有脸笑!你明明知道我不会做饭你还叫我来厨房!臭男人!”情惜站起身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生气的将手上的灰都抹到他洁白的衣袍上。


气呼呼的走了。


善影秋缓了缓,他一路上走来本来在想做什么菜给她吃,结果现在,有洁癖的他不得不去洗个澡。


子时,情惜被江潮拉到殿外的小河边。


“江师弟,你带我来这里干嘛?”情惜脱了鞋,跟着他下了水。


踩着冰凉凉的河水,燥热的天也好舒服。


“情师姐……”江潮拉住了她的手,“小心别摔倒了。”


情惜抓紧他的手,她可不想全身湿浇浇的回殿,会被师父教训的。


玄狱殿外,所有人整装待发。


善影秋神情凝重,攥紧腰间的佩剑。


“掌门,所有人都准备好了,就等您一句话了。”长老上前恭恭敬敬的道。


善影秋扫了一眼,转身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快速行动。


“情师姐,我听哪些说书人说,咱这一带的河边野生了一种花,很好看,五颜六色的,不过只有夜晚才看得到……”江潮说出了长老们编好的词。


情惜想了想,她长长这么大还没见过那种花诶。


什么花这么神奇?“是什么花你见过吗?”情惜扯了扯他的衣袖。


江潮摇摇头。


情惜抬头看了看天,“时辰也不早了,还是先回去吧,师父一会儿找不到我我就惨了。”


说罢,她转身就要走。


“诶!”江潮急忙拉住她。


“嗯?”


宫门外,善影秋一行人已经埋伏在了四周。


“本座潜进去刺杀皇帝,你们注意动静别太大,把他们都解决了,杀进去。”善影秋带上了面具。


“是!掌门您千万小心!”


他起身嗖的一下就上了城墙,干掉守卫直奔后宫。


“你今晚怎么了,江师弟?”情惜望着他,他犹犹豫豫的抓紧她的手,一声不吭。


感觉不太对劲,今晚他特别黏她,像是故意耗她时间似的。


等等!白天师父不是说要长老们商量事情吗,今晚江潮的反常?有关系吗?


“江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情惜再次望向他,目光凛冽带着逼问的语气。


他畏畏缩缩的,道出了善影秋的计划。


“胡闹!”情惜气结,狠狠的甩下他,鞋子都没有来得及穿,急急忙忙的抓起佩剑向着皇宫的方向跑去。


“师姐等等我!”


善影秋进去了一会儿,长老们便带人杀了进去。


站在殿中,善影秋看着季风将皇帝五花大绑在他面前。


“你这是何意?”善影秋收了剑,开口问道。


季风看了他一眼,差点对他出了手,“你是她的师父,只要你在这里,她就会来,这狗皇帝是灭了她九族的仇人,待她来了,便交与她处理。”


他神情复杂,顿了顿又继续道:“家父并没有参情世伯,只是在奏折上提了一下,望陛下给我和惜儿赐婚,谁知这狗皇帝竟打起了惜儿的主意,暗暗逼迫情世伯把惜儿送进宫,世伯没同意,才被抄了家,顺便把罪推给家父。”


善影秋听着,没有发言。


“我不是在解释什么,只是……不想被她一直视为仇人……”


情惜赶到了,外面堆积着好多尸体,殿内也是尸体到处横着。


看着殿中两个男人僵持着,便踏步走了进去,一脚踹在了善影秋身上。


“你干什么!”善影秋吃痛的抓住她的手。


“为什么要夜袭皇宫!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情惜一把甩开了他的手,眼圈微微泛红。


善影秋愣了愣,没想到她会这么说。


“呵……看来我来错地方了,先走了,善兄。后会无期。”季风冲着他拱了拱手,离开了。


情惜在外面听到了他说的话,虽然不知道怎么道歉,但也不再恨他了。


“把这狗皇帝杀了,报你的仇。”善影秋拎起他的龙袍的一端,扔到她面前。


皇帝没有哭爹喊娘的,因为他已经被打晕了,情惜没有犹豫,拔出剑砍了下去。


之后,过了不知道多少年,情惜带着女儿蹲在厨房开始做饭。


小奶包皱着眉头要轰她亲娘出去。


“你怎么可以嫌弃为娘!”情惜气气的插着腰,嘟着嘴。


“因为你会炸厨房!不要在这里妨碍我做菜!”小奶包很生气的跺了跺脚。


“嘿你这孩子……”


“好了好了娘子,我们出去等吃的就行了。”善影秋走了进来,搂着情惜。


“……不出去!”情惜还连被两人瞧不起了。


“不出去?”善影秋挑了挑眉。


“对!就是不出去!”


善影秋直接将她扛在了肩上,任她如何挣扎都没用。


“女儿好好做饭,你娘就交给爹好了,保证她不会来打扰到你。”


“嗯嗯!爹爹最好了!”


“善影秋!!老娘跟你没完!!”



作者:沈憨仔

古风青春:http://www.52hwz.cn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短篇美文|古风美文|搜集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本页地址:http://52hwz.cn/post/105.html

标签: 遇你如清风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长相思

下一篇:药女情

相关文章

恨春风

恨春风

暗阁的规矩林幼仪是清楚的,身为一名暗卫,第一点就是无情,暗阁里的人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行走在黑夜之中,杀人不眨眼,对于暗卫来说他们最大的弱点就是一个“情”字。林幼仪的师傅说过人生八苦,最难熬的不过一个...

落花情

落花情

【一】 这是一个风景优美的小山谷,漫山遍野都种满了梨花树,风一吹,大片大片的梨花瓣自枝头落下,飘飘扬扬的在空中飞舞,极美。 在这片山谷的正中央,一个素衣女子正拨弄着手中的琴弦,悠扬...

初九以后,皆是长安

初九以后,皆是长安

第一章    顾长安有十二年没有见过梁初九了。    碧山寺他们常去看的桃花从她离开又花开花谢十二次了,东梧山下他们常去偷吃的青果从她离开又...

惜红衣

惜红衣

1  夜幕低垂,街角的灯在晚风中渐渐熄灭。  红色的轿子自街角徐徐行来,至一所房屋时慢慢停下,一个白衣女子走出轿子,面上是兴奋异常的神色。  原本漆黑的小屋随着她的出现燃起了烛光,半晌,大门打开,一个...

美人离愁

美人离愁

红鸾帐内满室旖旎,月光柔和风光无限。  我习惯的摸了床边的温度依旧是冷的,我知道他早已离去了,他是什么时候走的我想大概是在我睡着以后吧。  顾逸尘在外出差已有一个月之余,听青柳说他是昨夜回来的,只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