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风美文 > 正文内容

美人离愁

红鸾帐内满室旖旎,月光柔和风光无限。
  我习惯的摸了床边的温度依旧是冷的,我知道他早已离去了,他是什么时候走的我想大概是在我睡着以后吧。
  顾逸尘在外出差已有一个月之余,听青柳说他是昨夜回来的,只是我很惊讶他大半夜还來留宿我房间,他虽然给了我一个温热的夜但我知道昨夜只有我一个人沉沦,因为我知道他并不爱我。
  我梳好妆问了青柳“青柳相爷今日可在府上”
  青柳告诉我“夫人相爷在书房呢”
  “哦知道了,青柳你陪我去一趟厨房吧”
  听说顾逸尘此次去出差的地方环境很恶劣我怕他吃不好所以想给他补补。
  我亲自在厨房熬了一锅鸡汤,我闻着香喷喷的汤味兴高采烈的送去了书房。
  书房外的侍卫看见我和我打了招呼,我礼貌的回了他们一个微笑,我虽然不受宠但府里的侍卫丫环见到我还是会打声招呼,我知道他们只是碍于我相府夫人的身份才会恭敬的喊我一声夫人,但我并不在乎。
  “林护卫相爷在里面吗?”
  林超回我“在”
  “谢谢”
  我端着鸡汤进去了书房,我微笑着喊了一声“相爷”
  他是我夫君可我不敢喊他夫君也不敢喊他相公,我和其他人一样称呼他相爷。
  顾逸尘听到我的声音脸色暗了下来,他不高兴的朝我说“谁让你來的”
  我把鸡汤端到桌上对他说“我给您熬了鸡汤您喝喝吧”
  顾逸尘扭头看过来,看到桌上的鸡汤对我说“放那,我有空在喝”
  说罢顾逸尘又继续练习书法,我在他书房里等了一个时辰他没有喝那碗鸡汤甚至没有看我一眼,看着冷了的鸡汤我最后心痛的说“相爷汤冷了您还喝吗?”
  “啪”顾逸尘大声放下他的笔,那声音大的吓到了我,我故作镇定看向他。
  顾逸尘冷着脸看向我冷冷出声“那东西喝了脏我的胃,你要是想喝留着自己喝”
  顾逸尘说完话气冲冲的离开了书房,我心灰意冷的端着那碗鸡汤跟着出了书房,那鸡汤是我熬了一个时辰才做好的他连看都不看一眼尝也不尝一口,明明昨晚俩人还一起颠鸾倒凤过天一亮他对我又是那般冷淡,我的心被他伤透了。
  我端着鸡汤回了自己的院里,青柳问我“夫人这汤已经冷掉了要倒了吗?”
  我阻止了青柳“不要倒,他不喝我喝”我辛辛苦苦熬出来的鸡汤凭什么要倒掉,他不喝我自己喝。
  我堵气的端着那碗鸡汤一口吞下,喝的太快呛的我鼻子嘴巴喉咙好难受,我咽着最后一口吞进了肚子里直到把那碗鸡汤喝光。
  青柳看见我咳嗽赶忙帮我顺气,她拍着我的背说“夫人您这是何苦呢”
  “我也不想这样”我又何苦这样呢,我只是爱上了一个永远不可能爱上我的人,为了他我把自己折磨的生不如死,如果时间能够倒流一次我绝对不会再嫁顾逸尘那怕冒着砍头的危险。
  我知道顾逸尘恨我,他与我成婚是逼不得已的,只是碍于皇上赐婚不得不娶我的,我从小就对他爱慕许久加上皇上的赐婚我得偿所愿的嫁给他,嫁给他四年我以为我至少能感化他的心不想他对我依旧是厌恶的。
  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自作多情的,在顾逸尘身上我花了毕生爱慕而他从不肯正眼看待我一次,是我自讨苦吃了。
  自那次鸡汤过后我没有再去给顾逸尘送任何东西,我知道他讨厌我所以不想在去讨他厌恶。
  我与顾逸尘白天还是像仇人一样尽管我们生活在一个屋子里,他对我依旧是冷漠疏离,可我不明白的是他却夜夜留我房间与我恩爱缠绵天亮过后又是一番冷漠,我发现自己越来越不懂顾逸尘了。
  说他不爱我他却可以和我旖旎缠绵,说他爱我可他看我的眼里没有一丝温度。
  “夫人今日的天气真好花园里的荷花应该开了咱们去看看吧”
  青柳知道我心情不好所以想方设法的让我开心,我在院里待的烦闷了便和青柳一起去了花园赏花。
  花园里大片的荷花都在争相斗艳,一大片荷花看过去美轮美奂,我烦躁的心情在赏花时慢慢变的好转。
  “相爷怎么不见少夫人呢?”
  李将军和顾逸尘是好友俩人会经常來府里走动,顾逸尘沿着花园小路和李将军散步,李将军问了话顾逸尘只是不温不热的说“谁知道她在做什么”
  顾逸尘说的没有一丝温度,我和青柳在亭子那里听的一清二楚,顾逸尘在外人面前连和我装恩爱都不屑。
  我看见他们往荷花塘这边走來赶紧拉着青柳回去“青柳我们赶紧走”
  青柳好奇的问我“夫人咱们干嘛要走,相爷和李将军过来了咱们不过去看看吗?”
  “不用他不想看见我的”
  顾逸尘不喜欢我出现在他朋友面前甚至连介绍我都不愿意,我又怎么敢出现在他们面前呢。
  我拉着青柳和他们相反的小路走去,不料李将军竟然看见我了,他笑着跑过来和我问候“相夫人好巧啊你这是去哪?相爷刚才还说不知道你去哪玩原来你是來赏花了”
  李将军和我打招呼我不得不停下身,我微笑的和他打了招呼“李将军好久不见了今日怎么有空來相府呢”
  “我打仗刚回来打算和相爷一起去皇宫参加庆功宴”
  “李将军又胜仗了真是恭喜了”
  “谢谢”李将军听到我的夸奖腼腆的笑着说了声谢谢。
  顾逸尘站在旁边一字未发,我看他心情不好所以想帶着青柳离开,我抱歉的朝李将军说“李将军我还有点事要做就不打扰你和相爷散步了”
  “啊相夫人这么快就走了吗”
  “是啊我的女红还没做完我得回去绣好了”
  我准备帶着青柳从旁边走过去顾逸尘突然说了话“站住,你忙着去哪?女红那东西什么时候绣都可以,我与家阳要闲聊一会你去让厨房准备一些糕点过来”
  李将军听到顾逸尘吩咐我的话表情疑惑的问顾逸尘“你刚不是说要马上进宫吗?”
  “时间那么早急什么,在相府休息够了在去也不急”
  顾逸尘看到我还愣在原地又提醒我“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
  “是我马上去准备”
  我和青柳返去厨房准备了一些糕点,顾逸尘说的话谁要不从他会很生气。
  我走远后,李将军和顾逸尘坐在亭子里赏花,李将军问顾逸尘“你刚才怎么了我怎么感觉你对相夫人有生气了”
  顾逸尘冷哼“瞎说什么,我与她的生活方式就这样”
  “是么?可我怎么感觉你们俩个不对劲”
  顾逸尘朝李将军瞥去了一个冷眼“你眼睛看瘸了”
  我和青柳端着糕点过来亭子时大老远就听到他们俩人谈话的笑声,他们不知在讨论什么竟笑的如此开心,在相府顾逸尘就没有对我笑过一次我想看他笑简直难若登天。
  我走进亭子里顾逸尘突然止住了笑声,我把糕点放在石桌说了声“两位慢慢聊我先退下了”
  我要走出亭子时右手突然被拉住了,我回头看了那只手是顾逸尘的,那是他第一次在外人面前拉我的手。
  顾逸尘用力的拉过我的手,说“你在这坐会”
  我看向他说“我一个女人家怕会防碍到两位的谈话我还是回去吧”
  “又不是什么听不得的话怕什么”
  顾逸尘强硬的拉着我入座,李将军好奇的一直看着我们俩,我最后还是坐下了,我知道顾逸尘大概是想让我陪他在李将军面前演戏。
  我说“好”
  我在顾逸尘旁边坐下听他们谈话,他们聊的朝庭和打仗的事我听不懂只能在旁边傻愣愣的听着。
  “啊切”昨晚我着凉了今日身体不佳坐着一会便打了几个喷嚏。
  顾逸尘听到我的喷嚏声扭头看我,问“怎么回事”
  “没事就昨晚着凉了”
  顾逸尘叫了青柳吩咐她“你去让厨房给夫人准备一些姜汤”
  “是奴婢马上去”
  顾逸尘突如其来的关心让我很不适应,我尴尬的说了声“没事的”
  “你是相府夫人若是落了病岳父大人该是问罪我了”
  我身子一抖,原来他关心我都是因为父亲的原因,他是怕我向父亲告状吗。
  李将军看着我们俩个打情骂俏的样子大笑的说着“你们俩个还真是恩爱把我这个孤家老人都羡刹了”
  顾逸尘阴阳怪气的朝李将军说“你羡慕就赶紧找女人成亲不要惦记别人的夫人”
  李将军扔了一个糕点进顾逸尘怀里怒骂“去你的老子惦记谁家夫人了,老子还不想娶老婆”
  落日渐渐降下了西边,我陪着顾逸尘坐了好几个时辰困的我眼睛都在打转,只是他们两个在说我在听,我的脑子一直嗡嗡嗡的响。
  我准备跟顾逸尘说要回去休息哪知顾逸尘比我先开口,他朝李将军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赶紧进宫去吧”
  “好吧走了”
  顾逸尘和李将军一同进宫去参加庆功宴了,他们走后我也离开了亭子。
  坐的太久了我身子乏的很,回去了院子我让青柳去给我准备晚膳,吃了晚膳我把那副未绣完的女红拿出来,我绣了一对鸳鸯,鸳鸯代表着喜欢的人,我一直希望我和顾逸尘像那对鸳鸯一样恩恩爱爱,可那是我的奢望罢了。
  我绣了好长的鸳鸯累的肩膀都在酸疼,青柳帮我捏着肩,小丫头捏肩的力度恰到好处我的肩捏了一会就没那么酸了。
  青柳一边捏肩一边问我“夫人你说相爷今天对你是不是有点反常”
  我手里的针抖了下线被我穿歪了,连青柳都看的出顾逸尘是在和我演戏我当时怎么还想象他是真的对我好呢,我对顾逸尘的期望果然是太大了他连装都装的漏出破绽。
  我不想让青柳担心只好安慰她“想什么呢相爷对我好不是好事吗”
  “可奴婢觉得相爷今天就是不对劲”
  我不想青柳再继续这个问题了,我叫她去给我干別的事省的这丫头胡思乱想。
  “青柳去帮我准备热水我想洗澡了”
  “夫人今晚这么早就要休息了吗?”
  我放下绣品似乎真的有些累了,我说“我想早点休息”
  “好的奴婢去您准备”
  青柳去了一会给我准备好了洗澡水,我沐浴过后催着青柳回去休息,青柳看我真的要休息了就离开了我房间。
  夜里我睡的很不安慰,梦里一直被什么东西缠着,我拼命的睁开眼想要喊叫,我的双唇突然被堵住了,顾逸尘吻着我的唇,这是他第一次吻我唇,他吻的那么狠那么重好像要吃了我一样。
 我呼了一声“疼”
  顾逸尘嘴里有酒味,我知道他一定是喝多了所以才肯亲我双唇,我抵开他的手不想让他碰我,顾逸尘感觉我在反抗他抓着我的手冷戾的朝我喊“动什么动谁让你动了”
  顾逸尘不让我动身,黑夜里我迷迷糊糊的看见他眼睛红了,那是猎人看猎物的眼神,我知道我是躲不开了,顾逸尘的力气很大我最后还是被他得逞了。
  我哑着嗓子问他“顾逸尘你把我当什么了?”
  需要她时睡她不需要她时看她就像垃圾,她有那么让他讨厌吗。
  顾逸尘突然笑了,他扬着笑对我说“我自然把你当我相夫人,夫人伺候夫君不是正常的事吗,怎么我的夫人我碰不得?”
  我大喊“顾逸尘你明明不爱我为什么还要这么折磨我”
  听了他的那番话我一点也不高兴,他的话里没有一点真城,我觉得他是在嘲讽我,嘲讽我自不量力嫁给他。
  嫁给他这些年我过的不开心,我平时不会跟他争吵可今晚不知怎了我突然像换了个人似的我不想在迁就他,我逮着顾逸尘大声吼“顾逸尘你讨厌我是不是,既然讨厌我那就把我休了”
 不知是我哪句话刺激到顾逸尘了,他生气了,掐着我下巴逼迫我看他,恶狠狠的朝我吼“苏沫荷你想我休妻做梦!既然嫁给我就好好当你的相夫人,我还没折磨够你”
  “顾逸尘你疯了你放开我”
  我拼了命的推开顾逸尘,顾逸尘看见我不听话直接点了我穴道,我被点穴后身子不由我掌控了我只能看着顾逸尘对我为所欲为。
  我嗓子哑了我不知道他这次又是什么时候离开的,等我醒來天已经亮了。
  自从那夜之后顾逸尘总在半夜向我索取,他依旧不爱我却可以跟我缠绵,我对他吼了几次合离但他一次都没答应,我吼的越大声他越是折磨我,我在他的折磨下越来越不想看见他。
  元宵节那晚顾逸尘最后一次來找我,那天过后顾逸尘没再來了,青柳告诉我顾逸尘又要出去出差了,我听到这个消息时高兴坏了,我终于不用受他折磨了。
  顾逸尘不在的这些天我过的还算好,没有他的折疼我前些日子积累的伤开始好转了。
  十日后,我在自己院子里晒太阳青柳慌慌张张的跑來告诉我“夫人不好了不好了”
  青柳一进门就朝我大声喊,我问她“怎么了什么事慌慌张张的?”
  青柳咽着口水紧张的告诉我“夫人相爷他他要纳妾了,我刚刚经过厨房时听他们说的相爷这次去出差认识了一个青楼女子他要纳那个女人为妾”
  我听后内心掙扎了会随即又恢复平静,顾逸尘生为堂堂丞相又长的英俊非凡想嫁他的人多不胜数別说纳个妾他想纳多少都可以,我早做了他要纳妾的准备只是没想到來的这么快,只是我也没想到他竟然要纳青楼女子为妾。
  我缓和了震惊而后朝青柳道“相爷要纳妾是喜事啊,青柳你去替我准备一些礼品到时候送去给新夫人”
  青柳震惊“夫人您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府里多个夫人可助相爷早点开枝散叶这不是好事吗”
  我嫁给顾逸尘到今年四年了一直膝下无子,以顾逸尘的地位势必是要有人接他的位,我不想也不能阻挡他要子嗣。
  我招手让青柳去准备送给新夫人的礼品,青柳看我是认真的只好听了我的话。
  两日后相府鞭炮齐鸣热闹非凡,顾逸尘纳妾那日我未去参加他也未曾邀我去参加,我躲在自己的院里绣我的鸳鸯,我只听青柳讲那位新夫人长的很漂亮很妩媚。
 我与顾逸尘成亲那日顾逸尘没有出来接亲也没有给我踢轿子,是我一个人自己走进了相府,我到了厅内看见顾逸尘一身白衣坐在椅子上冷冷的看我,他娶我时恨不得所有人不知道现在取新妾却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俩个人相比较我在他心里没有一点地位。
  
  顾逸尘纳妾的那天晚上听说那新夫人那边很热闹,我一个人在房里默默的写着字,谁也不知道我心里的落寞。
  新婚第二日我让青柳把给新夫人准备的礼品送去新夫人院里,我和青柳一起送去的,不管我喜不喜欢那位新夫人我做为正妻都要去见见她们。
  我去了新夫人院落,她院子比我的热闹多了侍卫丫环比我那里多了一倍,我和青柳越过那些人走去了新夫人房间,那些下人看我的眼神充满了嘲笑和同情,她们觉得我失宠了可事实上我从未得过宠。
  房间的门未关紧我和青柳站在门外可以清晰的看见了里面的画面,顾逸尘抱着新夫人在旁若无人的卿卿我我俩人恩爱的就像新婚夫妻,我的眼睛突然生疼起来我没有管礼品送不送,我提起自己的裙摆跑出了那个院子。
  顾逸尘似乎听到了什么他松开了新夫人,林如雪柔软的身子却靠了上去,林如雪娇媚的喊到“相爷咱们继续吧”
  顾逸尘厌恶的一把甩开林如雪,烦恶的吼了一声“滚,你算什么东西也想碰本相,你不过是本相娶回来气苏沫荷的一个工具,不要得寸进尺,给本相帶着你的东西滚出相府”
  顾逸尘上次和苏沫荷吵了一次后想气气苏沫荷于是找了个青楼女人回来做戏,苏沫雪躲在门外他已经知道了可他没想到的是苏沫荷竟然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跑了。
  林如雪摔倒在地眼泪哗啦啦的流,她听不明白顾逸尘的话她才刚做了相爷小妾一天相爷竟然让她滚。
  “相爷您在跟我说笑吗?”
  “你以为本相在跟你说笑?就你这种身份当我相府丫环都不配还妄想做相府姨夫人,做梦!”
  林如雪哭的凄惨“相爷你……”
  “还不滚?來人啊把她给我扔出相府”
  侍卫不管林如雪如何哭天喊地的叫喊直接把人打包扔出了府外。
  我失魂落魄的跑回了自己院子,虽然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可亲眼看见了我还是会伤心,顾逸尘和那个女人把我羞辱的无地自容。
  我难过了一阵后便叫青柳來帮我搬东西,这院子是相府正妻住的,我不受宠顾逸尘又纳了妾这房子早晚也会易主,与其等别人赶不如我自己先走至少还能给自己留点脸面。
  我搬去了最南端的落霜院,那处是相府最偏癖的地方相当于冷宫,可不是吗我早就被打入冷宫了。
  落霜院这里没人打扰没有吵闹难得的安静,我每天抄抄诗书念念佛经,无聊时会弹弹琴种种花,在这里我的心情好了不少只是我变的以前更少说话了。
  “青柳帮我研墨”
  “來了夫人”
  青柳开心的跑过来替我研墨,我在抄写诗经,青柳看我抄写又帮我研墨,青柳研了一会小声的和我说“夫人听说那位新妾被赶出府了”
  我惊讶的问“是么?”
  “我刚刚去厨房拿东西听管厨的说新妾氏新婚第二日就被相爷赶出去了,你说相爷他在搞什么才娶了一日怎么就把人给赶跑了?”
  “他们的事与我们无关,好了把这些抄好的放石桌上去晒了”
  “好叻”青柳蹦蹦跳跳的把抄好的诗经拿去晒了。
  我无心再写了,青柳的话让我沉思了,我也不懂顾逸尘那么做究竟是什么意思,他们不是很恩爱的吗他怎么会把人赶走了呢。
  白天写了一天的诗经我累的慌,天色还早我就去休息了,我睡的昏昏沉沉之际突然被疼醒了,我睁开眼看见顾逸尘覆在我身上,他目光灼灼的盯着我。
  从我搬进落霜院已经差不多一个月了这半个多月里顾逸尘没有來看过我一次,今夜他怎么就突然到访了。
  我冷眼看着顾逸尘不动也不说话,他看见我无视他脸色直接变黑了,他突然的用力疼的我咬起牙,我重重的推了他一把,他身子晃了下又开始蛮横起来,我现在根本不想让他碰我他一动我我就反抗他,顾逸尘看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反抗他怒了,我气的狠狠咬上了他肩膀。
  “顾逸尘你混蛋松开我”
  我咬着他的肩膀我嘴里溢进了一点腥味,他哼着可我就是不松嘴,他不松开我我就一直咬着他。
  顾逸尘掐着我下巴恶狠狠的瞪我“苏沫荷你想咬死我吗”
  顾逸尘脸上突出了几根青筋我知道他疼了,我突然笑了看见他也疼我就开心了。
 “你还敢笑你胆子够大竟然敢咬我”
  我冷嘲热讽的朝顾逸尘说道“顾逸尘你不去找你的新夫人跑來找我做什么”
  “蠢货,我不就娶了个女人來气你你竟然就给我跑到这破地方來躲,苏沫荷你把我放在眼里了吗?谁准你跑到这來的?”
  顾逸尘吼的我一愣一愣的,他说娶新夫人是为了气我,他要气我什么,我怎么知道。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听不懂是吗,这样呢?”
  顾逸尘突然猛的擒住我下颌吻我的透不过气,他在我耳旁昵喃了一句“蠢货,知不知道我喜欢你”
  我的眼睛猛的睁大,他在说什么,他在说什么?他说他喜欢我这怎么可能。
  “顾逸尘不要用这种慌话來骗我”
  从我嫁给他那天起我就知道他不爱我,他怎么可能会喜欢我。
  “我要是真的不喜欢你为什么会同意娶你,又为什么会一次一次的碰你,苏沫荷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顾逸尘的话炸的我晕头转向,他在跟我诉情,我看着他的眼睛他眼里竟然是一片柔和,他眼里没有了往日的冷漠。
  “顾逸尘你骗我”
 “我骗你的话不得好死,苏沫荷我发现我真的喜欢上你了”
  我的眼泪突如其来的一颗一颗滚落出来滴到了床上,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顾逸尘捧着我的脸吻掉了那一颗颗的泪珠。
  我捶打顾逸尘胸口问他“那你为什么要娶新夫人”
  顾逸尘抓着我的手弹了我鼻子笑着说道“谁让你气我”
  “我气你什么了?”
  “你每次见到李家阳都笑的那么开心对我连笑都不会笑,我娶那个女人只是为了气你谁知你躲门外看见了竟然无动于衷,我被你气到了”
  我脑子嗡嗡嗡的响,敢情顾逸尘以为我喜欢李将军所以才对我这么冷淡的,天啊他简直是冤枉我,我喜欢的从来只有他。
  “顾逸尘我从始至终喜欢的都是你”
  “苏沫荷记住你说的话”
  我与顾逸尘最后是怎么回事的我记不清了,我睡了一觉醒來已经回到了之前的荷梨院。
  “夫人你醒了吗?”
  青柳跑來敲门我让她进来“进来吧”
  “夫人睡的好吗?”
  我问青柳“我怎么回来荷梨院了”
  “是相爷抱您回来的,相爷说了以后不准您去落霜院了他把那院封起来了,夫人您和相爷是不是和好了?”
  想起昨晚的事我现在还是晕头转向,我还没分清是做梦还是现实。
  “夫人我看相爷他其实是喜欢你的”
  “相爷去哪了?”
  青柳过来扶起我,说“相爷去河城出差去了”
  “又去出差”
  我起来梳妆看到梳妆台放了一封信,我打开看了是顾逸尘留给我的,他告诉我他要去河城一个月叫我照顾好自己还叫我不要想他。
  我看到最后那行“勿念”我嘟起嘴巴娇嗔“谁想你了少臭美了”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离顾逸尘回来的时间越来越近了,他去河城这段时间几乎每两天都会寄封信给我,我与顾逸尘的关系渐渐在缓和,看着顾逸尘给我寄的信我犹如做梦一般。
  一个月后我吃了青柳送來的早膳突然一股恶心我吐了又吐,青柳看见我吐的厉害赶紧跑去找大夫,大夫來给我把脉告诉我有身孕了,我愣的回不了神,我和顾逸尘有孩子了。
  “夫人恭喜啊,相爷回来了知道您有身孕一定会很开心的”
  我忐忑不安,顾逸尘他会喜欢孩子吗?他会接受这个孩子吗?我与他成婚四年终于要有自己的孩子了。
  “相夫人我给您开些安胎药您记得好好服用”
  “谢大夫,青柳去送送大夫”
  青柳出去送大夫,我闲房里闷要出去走走青柳突然冲到我面前差点撞到我。
  “夫人夫人相爷回来了”
  “你说什么?”
  我抬眼看过去顾逸尘一袭青衣缓缓向我走來,他脸上帶着笑,那抹笑照进我心里了。
  “夫人我回来了”
  我唤他“相爷你回来了”
  我眼眶有些湿润,看见顾逸尘我忍不住想要哭。
  顾逸尘揽过我的肩抚上我的脸朝我说“哭什么我又不是不回来了”
  “我就喜欢哭你管我”
  
  顾逸尘笑着点我鼻子乐呵呵说道“都快当娘的人了还哭不嫌丢人吗”
  我诧异“你知道我有身孕了?”
  “青柳已经告诉我了夫人辛苦你了”
  顾逸尘抱着我回房,我靠在他怀里听着他的心跳声,顾逸尘的心跳声扑通扑通的每一声都很沉稳。
  我拉着他衣领小声说了句“顾逸尘你是不是该补我一个婚宴?”
  对于那个失败的婚礼我一直耿耿于怀,我想要一个完整的婚礼。
  顾逸尘低头看我我以为他会拒绝,他扬着嘴角问道“你想怎么补?”
  我傲娇的说起“我要你重新八抬大轿十里红妆再迎娶我一遍”
  “好”
  顾逸尘说道做到,他把我送回苏府重新下了一次聘礼然后八抬大轿十里红妆迎娶我,花轿落在相府外顾逸尘踢了轿子抱着我进府,厅内我和他正式拜了一次堂。
  花烛夜顾逸尘帶着我上房顶看了满片的夜空,夜里的星星很漂亮,我倚在顾逸尘怀里朝他说道“顾逸尘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他看着我在我额上留了一吻,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顾逸尘与苏沫荷永不分离”


作者: 可可爱爱

52好文章:http://www.52hwz.cn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短篇美文|古风美文|搜集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本页地址:http://52hwz.cn/post/120.html

标签: 美人离愁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月微醺| 玉帘钩

下一篇:恨春风

相关文章

东宫暗卫

东宫暗卫

【楔子】  边关传来捷报那日,是一个隆冬。  皑皑白雪覆盖了宫墙斑驳的皇城,宫人因天寒皆躲于内殿之中,瑟瑟寒风卷起落雪,偌大的宫殿衬得像一处死城。  这场征战持续了两年,西梁百姓皆受其苦,如今大获全胜...

寡妇的再嫁史·问情

寡妇的再嫁史·问情

《寡妇的再嫁史·问情》——渔樵/文三月三,桃花乱大封都城莫阳城内锣鼓喧天,礼乐齐奏,十里红妆铺就一场盛世国嫁。仪仗队绵延数十里,火红的颜色映着街旁的一树树桃花,而路旁,却无一相祝百姓。迎亲队伍经过,门...

先生

先生

她在看这个金迷纸醉的世界活了十八年,身为贵女,她也从未有想要得到想到疯狂的东西。然而命运叫她看到他第一眼就迷恋上,比之罂粟毒药,有过之而无不及。夏季的雨绵绵,雨珠一落在北湖中就像迷失的鸟儿找到了归宿,...

何以中意你

何以中意你

太乐年,太宗崩。新皇继位,纪年改元,万象一新,年号新丰。新丰元年,圣上开明,万世太平,百姓安乐。新丰二年,钟太傅,当今圣上的恩师,因作违逆之文,触犯天怒,当诛九族。圣上念旧日师恩,保其九族,赐其鸩酒一...

双鲤迢迢一纸书

双鲤迢迢一纸书

序  他驭马在长街疾驰而过,衣袂被风刮起飘在身后,沿途撞翻了几个摊位,差点撞倒几个行人。  马长嘶一声,他在莫府门前翻身下马,急匆匆地冲了进去。  莫府上下早已一片混乱,他穿过正厅,径直推门闯入后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