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风美文 > 正文内容

月微醺| 玉帘钩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遇见的第121次





玉帘钩


“残月暗窥金屈戌,软风徐荡玉帘钩。公子,我看你面堂红黑,看来不是大喜就是大悲啊!”


01


“叮啷”作响的是来者手中的摇铃,他面上灰一块、白一块,衣如破布,身背佝偻。可那腰间却挂着一白玉帘钩,白底泛青,是块好成色。



那老汉摇摇晃晃扭着靠近一摇扇男人,腆着肚子让他看得清楚自己的腰间之物,口中念念有词,双眼向上翻眯着,掐算着无名指。


那男人正是春风得意之时,一身白衣不染纤尘,悠悠然然,眉宇轩昂,平生不好金银、不贪美色,惟愿收集几块美玉。


虽耳闻这邋遢老头神神叨叨,装模做样,可眼角余光扫过轻蔑扫过他腰间随意别着的那块玉帘钩时,本欲抬腿要走也顿了下来。


这玉,确美呀!


身旁娇娥抬手轻推他看呆了的身子,隔着薄薄一层帷幕轻声道:“宁公子,难道这时日了,还会妄信宵小之徒的狂言?”


她言语轻轻却也实实在在半收了宁珏心性,可临走了,眼睛却还是不住往那老头身边跑。


美人柔荑执起酒杯,轻轻一抬,甘酿入喉,宁珏摆了摆手,制止身旁之人继续灌酒的行为,拢了拢衣袖,想要从坐席上离开,这身子还未挪开,那边制止声已起。


“宁兄这就要走了?可是在下今日设宴款待不周?”


轻佻的言语从座首传来,宁珏登时起了一头冷汗,他摇摇头,屁股沉沉又坐了下去,还没坐稳,身旁娇娥的酒杯便又凑了过来,豆大的汗珠悬于额上,随“咕噜”下咽的喉头一并滑落。


这朱公,他可惹不起。


莺莺燕燕绕着混沌的大脑,随着歌舞飘忽在了半空中,他看着眼前向他抛着长长彩绸的舞女化为了星星点点的光耀,推杯换盏间他脑袋一沉,眼前便黑了下去。


再醒来时,他眼前的热闹宴席变为了轻软床榻,卸了帘钩的床纱纷纷繁繁,层层遮盖下,拢进一塌香靡气息,昏沉的大脑还在隐隐作痛,宁珏半掩住口鼻,伸出手撩开了帘子。


这……他不识。


房间调色清冷却不难看出是个姑娘家的闺房,右手边的梳妆铜镜木桌上还整整齐齐放着几盒妆奁,左边的书桌上还有几幅摆开的墨迹,细长的笔杆带出飘逸字体。


宁珏转头看向窗外,天也才蒙蒙亮。


敲了敲自己的脑壳,他探出双脚去床下寻自己的鞋袜,看来昨夜晚宴自己是被灌晕了,又被那座上朱仪算计了一回,白日醒于女子床榻,第二日关于他生性风流的传言定会满城飞了。


摇摇头,宁珏理了理自己的衣衫,摸至腰间时,发现往日最喜欢的那块绿翡翠禁步不知掉到哪里去了,心下一急,四周探寻一遍后亦未发现。


眼又扫回了那个香软床榻,想着里面定然躺着个辱名声的轻浮女子,心中不喜,可又割舍不下美玉,闭了眼睛,伸手向里面探寻一二。


手指间猛然触上了一抹冰凉,和玉佩的沁冷不同,是滑腻的触感,令他心生恐惧。


这人……凉的。


宁珏倒退了几步,直到身子倚上了圆木桌子,这才没屁滚尿流的爬蹿出去,他双手在身后撑着桌面,以不使自己双腿无力滑倒在地,可煞白的脸和冷汗涔涔皆证实了那床榻之上的一桩命案。


他摇头摆尾,思绪混沌不堪,就差一口气还未喘匀就扭头晕倒在地了。


这时,本“嗡嗡”作响的脑袋绕了三绕,耳边复又传来昨日好似听闻过的诗句,“残月暗窥金屈戌,软风徐荡玉帘钩~”


那声音好像扎进他的头颅内,吸食着他脑髓,恐惧涌上心头,这手臂就脱了力,眼看身子滑倒在即,一双手臂不知从何处伸了过来,直接把软弱无力的宁珏从地上又拉了回来。


眼神迷离,四神无主的宁珏猛地转头看去,昨日那个嬉皮笑脸、肮脏神叨的“臭乞丐”就这样凭空出现在了自己身边,他嘴角弯弯,笑眼盈盈,如同洞悉一切的悠游自得,腰间那块不合时宜的玉帘钩在翻着鱼肚白的天色里隐隐泛光。


老头脚趾一勾,把旁的一个凳子拉了过来,手臂一松就送了宁珏坐好,手里的摇铃又“铃铃”作响起来。


“公子,老身可提醒过你了,面堂黑红,不是大喜就是大悲。”


他边摇边走,一步一步晃到了床边,脏手一翻就把内里的那具女尸露了出来,衣着寸缕,面色青紫,脖颈处有血红泛紫的勒痕,打眼就知道是被活活掐死的。


老头口中,啧啧声过,小手指扣住摇铃内晃动的铜条,声音戛然而止,“看来是大悲呀!”




02


“活该,真是活该!”

“是呀,根本没想到是这样的人!”

“死了好!就是砍头太轻,应该凌迟才对!”

耳边的咒骂声此起彼伏,宁珏早已麻布,他身上的白衣净衫早已肮脏不堪,揉搓沾染的都是泥泞、蛋液和烂菜。


这是第几次游街了,他已记不太清,反反复复、来来回回中,时间在他这里早已停顿。


“给老子进去!”

狱卒嫌弃地将他胡乱推进暗黑监牢内,冰冷潮湿的地面夹杂着老鼠叽喳作响的啃食声,他默默伸手摸上了藏在自己怀内的那个玉帘钩。


……
“先说好,这事你自己决定,老身把玉帘钩放到这儿了,用不用,你自己决定。”
说话间,第一缕日出的阳光透过轻薄的纸糊纱窗渗漏进房间,宁珏眼睛一眨,那脏兮兮的老头子就不见了踪影。


耳边是门外嘈杂的脚步声,在朱仪带着一群人推门闯进前一瞬,他鬼使神差的把桌子上的玉帘钩收进了怀里。


“景地是礼仪之邦,最看重的就是一个人的德行,宁珏今日之事,众人都看在眼里,他夜半宴散留宿烟柳地也就罢了,竟然还醉酒杀人!”


朱仪摇头跺脚,一脸愤恨不已,眉宇间隐隐透露出的狡黠之气被隐藏在字字惋惜中,他跪倒在衙庭前,头不束发、披荆代罪,口头言语声声泣血呕言,悔恨那夜兴至未收,少了劝诫,才让宁珏犯下大错。


自此宁珏在内被审了几日,朱仪在外就跪了几日,生生把自己跪得是面颊凹陷,眼底泛青,好好一少儿郎,几夜老了十数岁,路过百姓无一不一边感念其与宁珏同窗之情,一边又唾弃着宁珏狼心狗肺、妄为人臣。


才仅仅几日,联名讨伐的文章就上达天听,惊动了早该颐养天年的圣上。


龙威盛怒,胡须一翘便不知有多少人蒙难,更别提其大掌一挥。拍案而起的怒气了。
景地繁荣,边疆和睦,正是一派祥和的太平盛世,天子脚下,指头大的小事翻出花也是能要人命的!


案板上定钉,这宁珏要被斩首示众了!


事实好像不再重要起来,宁珏的事儿闹大了,就像是平静湖面砸下的涟漪,弯弯绕绕,波波澜澜,外面的人听个响,里面的人看个花,但总归无人在意那被投入湖底再也漂浮不上来的石子的。


而宁珏正是那个石子。



03


斩首的日子快要到了,宁珏没个反应,灰黑的面颊混合着污泥,总也看不清五官,覆在面上的还有那形如枯草的干发,他垂着头,好似自己真的有什么大错一般,被人拉扯着送到了那断头台。


为首坐着的是胖若木墩的监斩官,胖乎乎的手拿起身前的茶盏,用厚重的嘴唇抿着热气斐然的茶水,看着慢慢向着半空中挪去的日头,感叹着天气真热。


早早听闻今日问斩的百姓,天还未亮就赶来占个好位置,平日里少了热闹的他们,可鲜少看见这儿砍官员。就差铺个席子,买上瓜子、小食,吆喝邻里乡亲,一起大快人心了。


宁珏就在这时被拉扯着跪在了众人面前的。


叽叽喳喳的吵嚷声激得他面色发青,不知咬破了多少次的唇齿,此刻又一次洇出了鲜血。
肥头大耳的官员坐在阴凉处不住的冒汗,对着今日的差事很不满意,晃晃脑袋就要伸手去够面前案桌上的牌子。


才握在手里就被身边站着的学士出声制止了,“官爷,时辰还未到。”


他摆摆手,面上不悦:“还用你说,早死晚死不都是死,难道还差这一时半刻?”


话语未落,手里的“斩”字牌就扔了出去,牌身在地上磕折几下,安稳停住,鲜红朱砂勾勒描绘的拉长斩字,如同战场上擂起的鼓声和号角,掀起四周喧然。


两颊横肉,甩着膀子的刽子手扯下宁珏背后竖插着的牌子,大手抹过自己许久未动过的屠刀,口中含着的黄酒喷洒其上,肚皮深吸一口气,那明晃晃、水滋滋的大刀就要落下了。


就在这时,跪在前方的宁珏嘴角扯起了一丝狂笑,未等众人反应过来,原本等着看血肉模糊的台下众人哗然一片,生生绕着一跪倒之人成了一个圈。


那人双手紧紧在背后绕着,并无缚绳,只双手扣在了一起,双眼无神、空洞似尸,若不是他嘴巴仍旧在一张一和间,恐怕早会以为他已身死。


他声音大如雷霆,众人皆停顿细听,看他言之凿凿,述出当初如何鬼迷心窍,恶从胆边生:“我朱仪,陷害同窗密友,猪狗不如。”


事情一桩桩,一件件,如同案板上待宰的鱼肉,活蹦乱跳间却已是死棋一局。


只见那朱仪边说边口吐白沫,双眼一翻,待最后一字吐露干净后,头一歪、身一斜就“扑通”摔在了地上。


从他腰间正正好滚出了一块白底泛青的玉帘钩!


众人哗然,再看向台上那个凄惨宁珏,没了往日的愤恨、怨言,反倒连连摇头,事前事后反差令人嗤笑,更是难为了那半举起大刀的刽子手,不知落还是不落。


从人群中走出一人,身形佝偻,面上灰黑,趁其余人未发觉之时,低头快速拾起了那块玉帘钩,藏入怀中,身形一匿又隐没在人群里。


这一行径只有那台上仰视众人的宁珏看在眼里,他身形晃动,想要挣脱开束缚,大嘴一张又似呼喊,可前几日里哭爹喊娘,悲于喊冤早已磨烂了嗓子,此时说话都费劲,哪里喊得出声音呢?


只隐约窥听见依稀几个字眼:“宁……珏……不要。”


数十张面孔背后,一张愤恨双眼紧紧盯着台上之人。


“咔嚓!”


“咕噜~”


大刀一落,在众人惊诧、尖叫中,宁珏的脑袋从那纤细脖颈处滑落,蹭着台面滚落几圈,赤红的鲜血从碗大的伤口内喷涌而出,顺着还隐约有些痉挛的身躯砰然倒地,汇成一汪血潭。
“你这是做什么!”


那学士先行反应了过来,声嘶力竭地呵斥着一脸茫然的刽子手,除去满面、满手的炽热外,他早已昏昏沉沉,提着大刀转过身来,口中喃喃:“不是我,不是我……”

沉重的躯体轰然倒下为这场闹剧画下了句号。


“遇见老身我,你可是赚了。”


老头踉跄着脚步从床边挪了过来,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可以安下心来。


“这玉帘钩可以救你一命!”


他神神秘秘、小心翼翼从腰带上扯下这帘钩,不直接递给他,而是轻轻放到了那圆桌之上,宁珏看着那玉帘钩,心里打了鼓。


形如弯月、更似镰刀。


可慌了神的宁珏早已病急乱投医,哪里还记得要询问这老头救他的缘由呢?


身后脚步擂鼓,身前的那老头又在他一眨眼的功夫里又一次悄无声息的消失了,他便信了。


生性谨慎的宁珏没有立刻使用这玉帘钩,他等着,以为事情终会水落石出,但在漆黑、不能视物的地牢里,他熬不住了,明日就是他的死期,可他不想死!


手指捏住了玉帘钩的尖锐边角,指尖扎入,玉珠般的血滴渗入帘钩,沁染着它的玉丕,眼前猛地如白昼般铮亮,他已站在了人来人往的街巷。


“让开,臭乞丐!”


身子被猛地推开,双腿却不听使唤的直愣不回弯,身子自然就重重摔在了泥板路上,激起的尘土呛入喉咙,阵阵咳嗽声起。


宁珏惊讶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一斜瞥到了不远处的小河,腿脚不利索的一瘸一拐跑了过去,探脸一看,那河面上映着的正是那老头的一张脸!


原这救人之法,只是以彼身换此身,换的不仅是命,更是运!


作者:南林




               
短篇美文:http://52hwz.cn/category-1.html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短篇美文|古风美文|搜集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本页地址:http://52hwz.cn/post/121.html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红颜情

下一篇:美人离愁

相关文章

终了

终了

这城墙根下,新开了个茶馆,茶馆不是普通茶馆 里面当家的也不是普通当家的,这茶馆什么忙都能帮你,上至天文下至鬼神,只要是能有相应的东西作为交换。他能帮你实现任何的事情。 茶馆当家的叫做万相,没...

雾里飞贼

雾里飞贼

 楔子  民国十四年,上海大势初定,战火平息,歌舞升平。  只是还有人对四年前临江先生的失踪津津乐道,有人说临江先生已故,有人说临江先生逃去苏联,乐得清闲。更有甚者,说临江先生是个姑娘。  这传闻人家...

纵相思,恨别离

纵相思,恨别离

01“夫人,到了。”秋娘推着木轮椅,停驻在一个小木屋前,轻声唤醒坐在轮椅上假寐的女人。似乎是身体的疼痛让她在轮椅上坐的难受,苍白的脸上没有血色,听到秋娘叫醒她,夫人急促地咳了几下,说道:“秋娘,帮我看...

三三得九

三三得九

“我的大名叫李金榜,实在难听,恰在家中行三,姑娘还是唤我李三比较好。”李三伸手摸了摸在火上烘着的外衣,大约是全干了,才取下披在自己身上 “这里可真冷啊。”“你几时回家?要不我送你?”“回家就算了,还是...

君问归期

君问归期

我被封为太子妃那日,原是三九骄阳。太子大婚那日,开了春,阳光更是明媚的不得了。我在一顶小轿子里,被人抬着,踩着不绝于耳的鞭炮声,踏着重重喜庆,从侧门里,入了东宫。  坊间都知道,定远侯府嫡小姐秦安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