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风美文 > 正文内容

玉簪记


陆璟这一生,唯有两个心愿。




一个心愿是成为名满天下的状元郎,做一代忠臣,隳肝沥胆,解民倒悬,还世间一片光风霁月,海晏河清。




另一个心愿便是娶阿芷为妻,此后一生一世一双人。




横烟秋水上,疏雨夕阳中,晚霞似喝醉了酒,云蒸霞蔚间,浓酣如泼墨。




着一身仙鹤补服的陆璟,满脸凄然地看着眼前这座杂草乱生的坟头,轻抚着手里的玉簪,喃喃自语道:“阿芷啊,我已成为了状元郎,我快马加鞭地赶来就是来娶你,可我们怎么就阴阳两隔了”。




想见音容空有泪,欲闻柔语杳无声。




陆璟和江芷儿从小便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陆璟的父亲陆仲是个不得志的穷秀才,在镇上的学斋教一帮小毛孩读书来维持生计,陆璟便是其中的一个小毛孩。那时候的陆璟是镇上有名的神童,不到八岁就已博览经史,工书善文。




江芷儿是镇北大名鼎鼎的福喜楼菜馆大厨江老二的老来得女,江家父母便格外宠爱江芷儿。




江芷儿比陆璟小两个月,小时候的江芷儿总是屁颠屁颠的跟在陆璟的身后,或是拽着陆璟的衣角,甜甜地叫着璟哥哥。那时候的江芷儿白白胖胖的,陆璟每次背诵完圣贤之书后,便牵着江芷儿莲藕般的小胳膊,漫山遍野的玩,捉蝴蝶、斗蛐蛐、烤蚂蚱、捉泥鳅、看蚂蚁搬家、看屋檐下结网的蜘蛛。




“璟哥哥,我要吃糖葫芦。”




“璟哥哥,王小胖家的狗又咬我了,你可要替我报仇哦。”




“璟哥哥,我听爹娘说隔壁的婉桃姐姐被负心人骗了,婉桃姐姐天天哭红了眼,眼睛肿得像核桃一样,你以后可不能成为负心人哦。”




陆璟每每听到这些总会捏一捏江芷儿粉妆玉琢的小脸蛋,满脸宠溺地说声好。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白云苍狗,珠流璧转间,已是十八年后的光景。




陆璟十几年的焚膏继晷的寒窗生涯终于通过了乡试和会试,并皆为第一。如今的陆璟已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萧萧肃肃,爽朗清举。而从小就是美人坯子的江芷儿也出落得愈发标致了,明眸皓齿,身姿窈窕。




榴月的一个夜晚,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跃金,静影沉璧。月光从竹隙间洒进了陆璟的书房,江芷儿的闺阁,一缕凉风袭来,竹叶窸窸窣窣。微风吹拂着陆璟榆木雕着云纹灵芝书案上的本本书卷,撩起了江芷儿搭在紫藤架上的层层罗衫。一声声叹息声从陆璟的书房传出,似有一种不安的阴霾笼罩。




“璟儿,你看如今这世道,卖爵鬻官,政以贿成,我们家的家境,你也知晓,家徒四壁,自你母亲生你难产去世后,为父便一直未曾续弦,皆因我与你母亲伉俪情深。现如今,你已长大成人,你去京城赶考,这盘缠可就难凑啊。”




“父亲,虽说这世道昏庸,可现如今煜王陛下继承大统,孩儿相信他一定会整顿朝纲,孩儿此去定会高中,来日定会好好辅佐陛下,至于此去京城的盘缠,孩儿自己想办法。”




上弦月,如一弯银钩,陆璟在凉席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陆璟所谓的办法就是向昔日的同窗钱府少爷钱满贯借银两。




钱满贯此人嚣张跋扈,仗着祖父辈留下来的钱财,花天酒地,是个放荡不羁的纨绔子弟。




翌日,陆璟便去钱府借银两,可奈何钱满贯一看见陆璟便开始刁难起陆璟,丝毫不念往昔同窗情分,陆璟便一甩衣袖,气恼地离开了钱府。




梅雨时节,雨声滴碎荷声,小楼吹彻玉笙寒。江芷儿踏雨而来,雨珠翻滚,沿伞坠落,打湿了她半边青衫。




“阿芷,来找陆璟这小子吗?”




“是的,王大娘,我近日做了藕粉糕,拿来给璟哥哥尝尝鲜。”




“陆璟这小子,福气真好,以后娶了你这个美娇娘,可有的福享了”王大娘坐在门前编着箩筐笑呵呵的说。




“王大娘,你可别拿我打趣了!”江芷儿跺了跺脚,快步离开了。




走进陆璟的书房,映入江芷儿眼帘的便是陆璟书案上一大堆古籍。




陆璟立于窗前,一袭玄色衣衫,衣袂因风飘动。回头看了一眼江芷儿,柔声说道:“阿芷,你来了。”




江芷儿看着眼前这张棱角愈发分明的脸,似乎察觉到陆璟紧锁的眉头下的几分心事。




“璟哥哥,我做了藕粉糕,这几日你读书辛苦了,我拿来给你尝尝鲜。”江芷儿打开食盒,用竹筷夹了一块藕粉糕递到了陆璟的嘴边。




陆璟咬了一口,挽起江芷儿耳边的碎发说道:“以后我娶你为妻,可以天天尝到此等美食了。”




“你们总是向我打趣 ,谁要嫁给你。”江芷儿娇羞地说道。




 “我怎么记得去年元宵节有个人嚷着是我的夫人啊”陆璟敲了敲江芷儿的脑袋瓜说道。




回忆似藤蔓般缠上了江芷儿心头。




火树银花合,箫鼓喧,人影参差,满路飘香麝,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那是江芷儿第一次着男装,硬拉着陆璟去看花灯,人群摩肩接踵间,江芷儿的手不小心蹭到了前面一位身披金丝薄烟翠绿纱,逶迤拖地粉色水仙散花绿叶裙的女子,那女子转过头来愠怒地看了江芷儿一眼,喊了一声登徒子。




江芷儿哭笑不得,撩开衣袍,露出自己的绣鞋,对那女子说道:“我亦女子乎。”




那女子扑哧一笑,看了一眼江芷儿旁边的陆璟说道:“那这位公子便是你的夫君了。”




“是呀,这位便是我的夫君,是不是玉树临风啊。”江芷儿看着陆璟发红的耳朵笑嘻嘻地说道。




在观赏琳琅满目,精美绝伦的花灯的路上,江芷儿在青石板阶不小心扭伤了脚,陆璟便背着江芷儿,一路上,江芷儿趴在陆璟的背上叽叽喳喳。




“璟哥哥,你若成为了状元郎,那些王公大臣会不会把自家女儿许配给你,那到时候,你会娶她们吗?”




“你这小脑袋瓜想什么呢?”




“不是话本子这样写的吗,状元郎配公侯小姐们。”




“阿芷,你听好,我陆璟娶的人永远是你,你以后可是我的娘子。”




“那夫君,你什么时候来娶我啊。”




“等我成为了名满天下的状元郎,三月莺时,花开满枝,我必来娶你。”




“那我就是状元夫人了,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真好。”




忆起往事,江芷儿白玉般的脸庞,醉了一抹绯红的轻云,又似娇嫩的桃花。看了一眼陆璟,陆璟也正好在看她,那一瞬间,十万朵烟花在两人的心田绽放,时光无涯的荒芜里,岁月似凝住般。




过了几日后,江芷儿从父母口中便得知了陆璟闷闷不乐的缘由,其实江芷儿早就想到钱满贯一直以来都妒忌陆璟,向钱满贯借钱无异于白费功夫。




江芷儿家也不是什么富裕人家,但江芷儿从小听父亲说过她们家有件传家宝,是从太爷爷处传下来的,是个玉簪。




这个玉簪是当年江芷儿的太爷爷救了被劫匪所劫持的郡王府嫡三小姐,郡王府的主母赏赐给江芷儿的太爷爷的。




其实这个故事还有另外一个版本。




有次江芷儿听醉酒的父亲说过。




江芷儿的太爷爷叫江渔,年轻的时候是一个游走于江湖,武艺高超的大侠。郡王府的嫡三小姐赵挽凝当年被郡王府主母胁迫嫁给当时丞相的独生子,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一场政治联姻。而当时的赵挽凝也不喜欢那不学无术,流连花街柳巷的丞相儿子。




于是,在婚期将近的一个夜黑风高月,赵挽凝便逃出了郡王府。




在逃出群王府后,这个平时深居闺阁,大门不出的嫡三小姐不知人心险恶被人抢劫了从家里偷出来的银子,很快就流落街头。而群王府知道嫡三小姐逃婚后,为了群王府的名誉,便隐瞒了嫡三小姐逃婚的消息。暗地里偷偷雇人找嫡三小姐,而雇的人就是江湖上的一个侠士,好巧不巧江芷儿的太爷爷就是这个侠士。




当看到流落街头,盯着包子铺咽口水的黄衫女子时 ,江芷儿的太爷爷看了手里的画像,便确定眼前的这个女子就是郡王府嫡三小姐。看到此刻嫡三小姐的狼狈样子,二话不说给赵挽凝买来了包子并带着她饱餐一顿。




当得知银两被抢劫后,江渔便找到抢劫赵挽凝银两的地痞无赖,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并原数归还赵挽凝的银两。一路上,江渔总是扶危济困,侠肝义胆。赵挽凝以为江渔就是上天派给自己的救世主,是自己此后的良人。便把自己头上插的最爱的玉簪给了江渔。




后来,江渔还是把赵挽凝打晕了送到了郡王府。


至于哪个故事为真,哪个为假,就不得而知了。




江芷儿晓得那个玉簪就在爹爹房间里梨花木桌的抽屉里,她想着这个玉簪或许能解陆璟的燃眉之急。夜半时分,江芷儿像一只小兽般蹑手蹑脚地潜入进江老二的房间,偷走了那个玉簪。




那个玉簪通体碧绿,簪身雕着一只栩栩如生的孔雀,簪头一朵灼灼桃花悄然绽放,着实精致俊逸。




江芷儿在灯下看着手中的玉簪,心想着爹爹何时会发现玉簪不见。一阵凉风袭来,江芷儿猛烈地咳嗽起来,用手绢捂住了嘴,只见手绢上出现点点殷红的鲜血,似隆冬时节朵朵红梅瓣。江芷儿司空见惯般擦了擦嘴角。




从小到大,江芷儿身体一直不怎么好,是在药罐子里泡大的,那个白胡子邓郎中说她活不过十岁。可她现在不也活得好好的,许是老天惜命吧。




曙光初露,江芷儿便拿着玉簪给了陆璟,在陆璟惊讶的目光下,江芷儿嘱托陆璟去京城的路上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后来啊,两人道了别,陆璟去当铺当了玉簪换了银子便进京赶考了。




断虹霁雨,净秋空,山染修眉新绿。




经过几个月的风尘苦旅,陆璟便到了京城,烟柳画桥,琼林玉殿,车如流水马如龙,高楼红袖客纷纷。




陆璟后来果然不负众望一举高中成为状元,并且在殿试上一鸣惊人,深得当今皇上的赏识并赐予官职。




当陆璟身穿仙鹤补服,骑着高头大马,莫不春风得意马蹄疾。他回到了当初的当铺赎回来玉簪。




阳光下,玉簪焕发莹莹的光。




可他拿着玉簪快马加鞭的赶回来向江芷儿提亲时,面对的却是一座孤坟。




后来的陆璟果然成为了一代忠臣,和血气方刚的皇帝联手将朝廷的贪官奸臣一一正法,整顿朝纲,兴修水利,通商惠工。坊间人人都言这位年轻的陆大人是位好官,可这位陆大人却一生未曾娶妻。




世间好物大都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江芷儿是在陆璟进京赶考后,残秋时节,偶感风寒大病了一场便在一个霞光旖旎的黄昏撒手人寰了。




作者:萸萸萸和萸萸萸萸



古风美文:http://52hwz.cn/category-2.html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短篇美文|古风美文|搜集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本页地址:http://52hwz.cn/post/125.html

标签: 玉簪记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江月何年初照人

下一篇:猫草

相关文章

莺啼

莺啼

我一天没吃东西,实在难受得紧,床底下搁置着桂圆红枣,我却不能动。红色笼罩的恐惧迟迟没有离去,周围的人谈笑,我一个人难熬。不知过了多久,旁边的人都走了。身边安静,我隐约听到另一个人的呼吸声。有人挑开了盖...

昭昭

昭昭

人人都说:“我大明王朝,堪与日月同辉!”可大明王朝的女人,却是要裹小脚的。听阿娘说,自太祖开国以来,不裹小脚也曾时兴过月余,但其实真正敢仿效马皇后的根本没有。毕竟不是人人都是太祖,没有男人会娶一个大脚...

梨梦

梨梦

梨梦——梨花如梦…… 那一天,梨花绽放,晨风微动,漫天飞舞,如雪般圣洁纯粹…… 那一眼,华贵男子,璀璨如梦,紫色玄衣,风中冽冽,在那纷飞的梨花中,他耀眼如辰,却如梦般,遥不可及……...

鹿为劫

鹿为劫

【一】温煦和金闪闪第一次见面是在两百年前。 那时她是仙界首尊霁绝音之徒,他却还只是一只刚修成人形的梅花鹿。 彼时人间繁华,春风轻漾,某鹿一身锦缎红衣温笑而立,恍若戏本里的风雅公子—...

孟婆

孟婆

01来来往往的魂魄,在我这里都领走一碗汤,他们管我叫孟婆,管我的汤叫孟婆汤。都说我的汤能让人忘记前尘往事,其实只是忘记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那些刻骨铭心的或爱或恨都是忘不了的。我曾恨过一个人。究竟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