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美文 > 正文内容

姑姑与侄女


尤里站在男朋友楼底下等他,她们今天下课早,等她走过来他也差不多就下课了。


铃声响起,看着往出走的同学,她探起头往里张望。


“尤里,又来找男朋友啊。”有熟人跟她打着招呼。


尤里撩起耳朵边的碎发,满脸幸福的回应:“是啊。”说话间眼角瞥到路沧正向她走来。


注意到尤里的视线,熟人识趣的说道:“那就不打扰你们了,先走了。”


“回见。”尤里跟她道完别,转身拥进了路沧怀里。


路沧抬手蹭了蹭她的鼻尖,眼含笑意,拉起她的手就要往外走。


“带你去吃饭。”


路过一家奶茶店,路沧知道她在想什么,叮嘱她站好别动。


转身就走进了店里。


尤里望着他的背影,觉得自己是被宠溺的小公主,别的女生有的路沧从没让她失望过。


她一度觉得自己是被爱的,是幸福的。


“姑姑!”一声清脆的喊叫唤醒了她,尤里扭头看去。


一道身材娇小,穿着粉色洋裙的身影激动的跟她打着招呼,笑着向她跑来。


尤里皱眉:“你怎么在这?”


步伐有些快,尤可喘了几口气:“远远的就看见姑姑啦,姑姑是一个人吗?”


路沧买完奶茶走过来,看见尤可先是一愣,随后笑着说:“尤可怎么也来了?”


尤可看见路沧甜甜的一笑,盯着他手里拿着的奶茶:“咦?路哥哥是买给姑姑的吗?”


“这个啊?”路沧把奶茶递给尤里,依旧笑着说,“是买给她的。”


尤可有些泄气,嘟着小嘴说:“好羡慕姑姑有这么好的男朋友。”


“那就赶紧找一个。”路沧打趣道。


尤可动作亲昵地挽起路沧的胳膊撒娇:“我才不要呢,别人哪有路哥哥好。”


尤里看着这一幕,脸色瞬间黑了下去,她扒开尤可的手,把路沧拉回来。


尤里抱着路沧的胳膊,骄傲的对脸色有些不好看的尤可看去:“我现在要带着你的路哥哥去吃饭,你可不要跟在我们后面喔。”


还不等尤可说话,她就拉着路沧快速的穿过马路走了,留着尤可气愤的原地跺脚。


路沧一路被尤里拽着,他有些好笑:“怎么说也是你侄女,关系至于搞得这么僵吗?”


是的,众所周知尤可是她的侄女,她是尤可的姑姑。


爸妈结婚晚,生她也晚,所以她和尤可差不了几岁。


因为年龄差不多的原因,尤可总爱往她家跑,跟她很是亲近。


爸妈常年在外做生意,她每次抱怨时他们都用“你是姑姑,要照顾好侄女”的理由来搪塞她。


但是渐渐的尤里越来越不喜欢她,家里东西总是不翼而飞。


一开始尤里也不想怀疑她,直到有天从她换下来的衣服兜里发现了那支情人节路沧送给她的联名款口红时,当场发火把她赶了出去。


第二天尤可父母带着她来登门道歉,说小孩子不懂事,让她不要计较。


这下子搞得她里外不是人,勉强应付着过去了。


再后来尤可跑过来时,家里再没有丢过东西,但她还是时刻防备着她。


尤里瞪了他一眼:“怎么不至于?她扯着你胳膊不放时看你挺开心啊?”


意识到惹她生气了,路沧立马缴械投降,说着好话:“如果我们结婚了,那我不就是她姑父了吗?怎么说也要打好这层关系。”


尤里黑着的脸这才有所缓和:“知道就好,爸妈也说了等我们毕业就结婚。”


路沧从头到尾都是笑着的,他似乎很爱笑:“好。”


晚上尤里正在厨房里忙碌,家里来了位不速之客。


听见门铃响起时,尤里还在纳闷这么晚了会是谁,她让路沧去开门,她走不开。


“路哥哥,我又来啦!”


听见这句熟悉的开场白,尤里愣在了原地,转身拿着锅铲冲了出去。


她看见尤可抱着路沧,路沧的双手举过头顶无处安放。


尤里愤怒的扒开她,挥舞着锅铲,尤可见状立马躲在路沧身后。


“路哥哥,姑姑好害怕~”


路沧两方为难,提醒尤里先把锅铲放下。


尤里瞪了一眼尤可委屈的眼神,转身进入厨房放下锅铲,解开围裙。


再次出来时就见尤可盘腿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遥控器来回换台。


“你来干什么?明天不上课?”尤里冷声问道。


尤可露出她那人畜无害的表情:“爸妈今天都不在,就让我来姑姑家蹭饭了。”


尤里有一肚子的火没处发,见她这样说也只能作罢。


她重新走进厨房,不一会儿传来一阵菜香,尤里陆续端出几个盘子。


她招呼着路沧过来吃饭,尤可跳下沙发也跟着凑过来。


“姑姑的厨艺真是越来越棒了!”


虽不知道尤可说的几分真假,但她确实很受用。


饭桌上尤可没再搞出什么名堂,乖乖的吃完然后爬回沙发。


尤里开始收拾餐桌上的残局,耳朵一直听着外面。


尤可看了一会电视就困了起来,打了好几个吨,最后直接对路沧说。


“路哥哥,我好困,今晚能不能住这里?”


尤里一听立马不干,跑出来掏出手机准备给她爸妈打电话。


“你今晚必须回去,老呆在这像什么样子?”


尤可委屈巴巴的眼神望向路沧。


路沧尴尬的笑了几声,也帮忙劝着尤里:“这么晚了她一个人回去也不安全,就让她待一晚明天就走如何?”


难怪饭桌上那么安静,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


尤里见他这么偏袒她,顿时不高兴起来:“就连你也向着她说话?”


路沧识时务的走过来安抚她:“今天确实很晚了,如果你不高兴的话以后大不了不让她来了。”


尤里眼前一亮,想着一直拖下去也不是办法,尤可就像橡皮糖一样甩也甩不掉,倒不如让路沧出面让她彻底死了这条心。


“当真?”尤里问他。


路沧揉了一把她的头发:“当真。”


尤可一见他们同意了自己留下来,高兴的往路沧这边跳过来,尤里眼疾手快一把把她推开了。


尤里躺在床上,还是有些不安,在路沧的好言相劝下沉沉睡去。


尤里完全低估了尤可的厚脸皮,第二天看见尤可笑着站在门口时,她二话不说把门关上,任凭尤可如何敲打大门她都置之不理。


路沧听见动静从里屋走出来,看了一眼正平静的坐在沙发上的尤里。


门外没有了声音,就在尤里以为她已经放弃时门口突然传出一声惊叫。


路沧一听急忙跑出去,就在尤里准备破口大骂时就听见路沧慌张的说:“尤里,快出来,尤可摔下楼梯了。”


尤里心下一惊,虽然她不怎么待见尤可,但她要是在自己家出事了她也脱不了责任。


好好的,怎么会摔下去呢。


尤里和路沧急忙把尤可送到医院,检查结束后发现并无大碍,只是擦破了点皮。


听见医生这么说后,尤里当场不乐意了,执意要把尤可送回家。


尤可闹腾了一路坚决不回家,路沧小声对尤里说:“要不先让她在家待几天,等伤养好后再送她回去,不然她这样也不好交代。”


尤可也点头同意:“是啊姑姑,就让我去吧。”


尤里这次铁定了心要送走她,谁劝都没用。


把尤可送回家后,她觉得整个世界都清净了,就连空气都香了。


转眼迎来学校放假,尤里收拾完行李后跟路沧一起回家。


跟路沧腻歪了一段时间后,各自回家准备过年。


除夕夜当晚尤里给路沧发了条消息:“新年快乐。”


她抱着手机等了好长一会儿路沧才回她:“新年快乐。”


后面的几天里尤里爸妈带着她挨家挨户走亲戚,虽然很不喜欢尤可,但过年图个喜庆,她极不愿意的给尤可发了一个红包。


尤可笑着接过,数了一下脸色就冷了下去,把红包扔到一边,一脸不屑的样子:“切,真小气。”


那几天里尤里一直很忙,没来得及顾路沧,等她想起来时决定亲自登门拜访。


敲门时她酝酿着情绪,想着等会怎么面对叔叔他们。


路沧开的门,尤里正准备扑上来就发现他不停躲闪的表情。


尤里心下一惊,自然的走进来:“家里有人?”


路过厨房时看见那道娇小的身影,她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直到尤可转过身她才敢确定。


路母见到尤里热情的招呼她坐下,尤里仿佛置身冰窟,说不出话来。


“多亏了尤可这丫头这几天过来帮忙,不然我还真忙不过来。”


话已明显,尤里怎么也不敢相信路沧会跟她搞在一起,既然如此她也没有继续待着的必要了。


“伯母新年快乐,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那边还有点事。”


路过路沧时,尤里看了他一眼,他却眼神躲闪不敢看她,甚至没有要挽留她的意思。


让尤里没有想到的是,尤可追了出来。


尤可看着她,一副嚣张的样子:“其实路哥哥早就跟我在一起了,只是瞒着你不知道。知道为什么吗?这么多年过去他早就受不了你了,他说了就喜欢我这样的。”


“还有尤里,我讨厌你很久了,凭什么我要叫你一声姑姑?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恶心。”


“每次见到你和路哥哥在一起我都妒忌,凭什么你能拥有这么好的男人?所以你喜欢的我都要抢过来。”


“尤可!”这是尤里第一次发火喊她的名字,就连尤可都被吓到了。


尤里卯足了劲往她脸上挥去,尤可的脸瞬间肿了起来。


她纠正道:“你错了,路沧并不是好男人,既然你这么喜欢捡垃圾,那就留给你好了。”


尤里认识路沧快十年了,这么多年的感情终于化为泡影,难怪自从她和路沧在一起后尤可往她这里跑的更勤了,原来早有算计。


尤可以为她会愤怒,会痛苦,没有看到想象中的表情后,她气愤的咬牙切齿。


回到和路沧租的公寓后,尤里收拾好行李离开。


路上,他拉黑了路沧所有的联系方式。


尤里看着车窗,想起过去发生的点点滴滴,眼泪不争气的涌了出来。


回到家里她倒头就睡,不知睡了多久,她坐起身失神的望着窗外。


后来有人问她,还爱他吗?


爱?尤里笑着摇摇头,觉得讽刺。


有些感情,要及时止损。


前途光芒万丈,还有不少人在等她。


路沧番外


初次遇见尤里时,路沧被她深深吸引了。


后来和她交往,得知她的家世时路沧经常感到自卑,虽然她家里人都同意。


几年过去,当初的激情早已不在,剩下的只有折磨。


尤里越来越不可理喻,压得他喘不上气来,本就家庭悬殊,这下更让他低人一等。


每天还要装出爱她的样子,这让他苦不堪言。


爱她什么?爱她的身材?图她的钱?


每次尤里提起结婚这件事,他都害怕的想要回避,他可不敢想象未来的日子。


直到尤可慢慢接近他的生活,他才发现他喜欢的是少女的活力,就像当初喜欢尤里一样。


既然在她身上不能得到,在尤可身上也是一样的吧?


尤可对他的示好,聪明如他怎么会没有发现。


尤可住在家里的那晚,他内心焦躁难安,微信响起,他看见尤可发来的消息。


看了眼身边熟睡的尤里,睡前给她下过药了,一时半会也醒不来。


于是路沧就摸黑来到了尤可的房间,天快亮时他又悄悄回去。


直到后来过年了,他打开门看见尤可。


尤可笑着走进来,努力的跟路母打好关系。


那段时间,其实他对尤里挺愧疚的,从一开始对尤可的排斥到逐渐接纳。


看着尤可跟路母在厨房里笑着忙来忙去,他也渐渐的默许了。


直到尤里过来,她知道了他们的事情,临走前他不敢直面她。


看着尤里逐渐走出他的视线,他松了一口气。


尤可不甘心的追了出去,他也没拦着。


他从兜里掏出手机,将尤里的微信删掉。


尤可回来时右脸高高肿起,她哭着跑过来,他感到烦躁。


中篇短文:http://52hwz.cn/category-3.html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短篇美文|古风美文|搜集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本页地址:http://52hwz.cn/post/126.html

标签: 姑姑与侄女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交易

下一篇:他们生活的世界

相关文章

猫

在这里存在着一些特殊的一群人,魔女、女巫还有巫婆。也许有人会说他们不是一样的吗?不,在这个故事里她们不一样。而我们现在要讲的故事就是关于一个魔女的故事。魔女“安”的故事,一个穿着宽松样式的紫色的上衣,...

王迁传
苦粉

苦粉

苏谢呆望着窗外的银杏树,思绪不知飘到了外太空的哪里。黑板上老师的解题过程她只瞟了一眼,是一道解析几何题,还好,在高考数学里分值不是很高,题型也绝不会是下不了笔的那种。不听也罢。她忽然勾起了嘴角,顽皮的...

午夜黎明

午夜黎明

(一) 铅灰色的天空隐隐约约的透着几缕日暮斜阳,教学楼泛黄的墙壁有的地方已经脱落,朱红色的油画赫然饱经风霜,默然的望着一切。 肖蔚然拖着笨重的行李箱来到了学校,身后并没有父母或者其...

谁的选择为谁买单

谁的选择为谁买单

山海清泠/文他和她的相遇,于他是一场意外;于她却是一场预谋。年少时光,他简单而纯粹。而遇见她,只一眼他便再也无法自拔,他以为她是纯洁而无暇的存在,是他心中的天使,心尖的精灵,他愿为她付出一切。但当尘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