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风美文 > 正文内容

恨春风



暗阁的规矩林幼仪是清楚的,身为一名暗卫,第一点就是无情,暗阁里的人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行走在黑夜之中,杀人不眨眼,对于暗卫来说他们最大的弱点就是一个“情”字。

林幼仪的师傅说过人生八苦,最难熬的不过一个情字,有些事情是强求不来的,彼时林幼仪年少,对师傅的话也只是当做耳旁风,可当她遇见顾子熙之后,第一次懂得了师傅的话,有些事情真的不是强求就能得来的啊,最伤人心的事情莫过于我为你赴汤蹈火,可转眼间你却把我推向深渊来换取她的安全……


庆礼二十七年,冬,大雪纷纷扬扬下了三日,屋外积雪很厚,林幼仪窝在怜花坞,半步也不肯离开。屋内炭火烧的正旺,穆昀笙推门而去,彻骨的寒气冻的林幼仪打了个寒战。

  林幼仪气的不行,翻了个身从被子里摸出一个枕头,一把扔了出去:“给老娘把门关好了,不嫌冷就滚出去!”

  穆昀笙撇了撇嘴,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无奈的关门。她轻轻的掀开林幼仪的被子,眼中是掩饰不住的兴奋:“阁主,今天来了个大单子!”

  林幼仪堪堪抬起头,道:“多大的单子?可有三万两白银?”

  穆昀笙道:“岂止三万两白银啊!那可是三十万两黄金!够咱们暗阁过多少年了!”

  林幼仪一怔,三十万两黄金?这可是个大单子,作为江湖里数一数二的杀手组织,暗阁的业绩那可是出了名的好,可是自从师傅闭关,暗阁被她接手以来,每月的业绩却是不增反降。

  对于这个林幼仪心里是有数的,无非是觉的她年纪小管理不好暗阁,这半年的单子大多都去了七生殿,暗阁已经很久没接到这么大的单子了。

  秉承着暗阁“有钱不赚是傻瓜”的优良传统,林幼仪决定去会会这个一开口就是三十万两黄金的雇主。





  林幼仪飞身下床,披上披风,跟着穆昀笙来到主殿。

  主殿里那个开口就是三十万两黄金的雇主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好,活脱脱一座雕像!

  他身上穿的衣服是上好的绸缎制成的,非富即贵。

  林幼仪冲他做了个辑,道:“我听师妹说先生出价三十万两黄金,不知是要让我们取谁的性命?”

  那人看了林幼仪一眼,道:“钱不是问题,关键是要看姑娘敢不敢接了。”

  林幼仪道:“那得看先生出多少钱了。”

  “我花五十万两黄金让你们刺杀大宋太子顾子熙,这单你是接还是不接?”

  林幼仪神色一僵,随即便反应了过来:“接,怎么不接,只是我们暗阁有规矩一向是先交钱,且不管成败……”

  那雇主蒙着面,只露出一双眼睛,眼神深邃,黑白分明:“我说了钱,不是问题,但是我有一个要求,必须在十月的围猎上动手。”

  “好!”林幼仪一口答应,身边的穆昀笙不是那么淡定了,轻轻戳了戳她的肩膀,小声道:“师姐,你真要答应?”

  林幼仪不动声色的看了穆昀笙一眼,示意让她别说话。

  送走了哪位神秘的雇主,穆昀笙牵着林幼仪的手满脸惊慌。

  穆昀笙道:“师姐,你真要接这单子?”

  林幼仪气定神闲:“接,怎么不接啊,有钱不赚那是傻子!”

  穆昀笙瘪了瘪嘴道:“可是,那是太子嗳,而且如果要在围猎上动手,可没那么容易啊!”

  林幼仪抿了口茶,道:“我自然是知晓的,所以才需要好好计划啊,况且,咱们暗阁的规矩你又不是不清楚,一直是不论成败,银子到手不就行了!”

  穆昀笙点了点头,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师姐,三十万两黄金嗳,咱们可以好好吃一顿了!”

  林幼仪翻了个白眼,递给她一块糕点:“就知道吃,也不好好练功,功夫这么差,也就只能打的过刚入门的新弟子了!”


翌日,林幼仪踱着步子慢吞吞的来到后山师傅闭关清修的竹舍。

  林幼仪手里提着食盒,来给程以容送饭。

  原本应该是大师姐来送饭的,可昨夜傍晚落了雨,大师姐腿疼的厉害,正好她也想找师傅商量商量这次的刺杀任务。



  林幼仪走入竹舍,看到程以容正在喝水,程以容冲她招手,面露喜色。

  程以容道:“阿绫怎么来了,今日不是该你大师姐来的吗?”

  阿绫是她的小名,林幼仪抓周的时候抓了一把绫扇,因此取名阿绫。

  林幼仪的母亲是江南大户人家的女儿,是程以容闯荡江湖时结识的,二人情同姐妹,在程以容离开江南的后,林幼仪的母亲未婚先孕,被逐出家门,程以容将她们母女二人接到暗阁,悉心照顾,可是在她三个月大的时候林幼仪的母亲却还是因病去世了。

  至于她的父亲她的母亲却从没提过,程以容也不得而知。

  林幼仪将食盒放在桌子上,捡了个蒲团坐下,道:“昨夜下了雨,师姐之前受过伤,一下雨腿脚就不方便,正好我找师傅也有些事情,便来了。”

  “昨日来了个雇主,开价三十万两黄金,买大宋太子顾子熙的命,我把这单子接了。”林幼仪边说边将食盒里的饭菜摆好,递了一双筷子给程以容。

  程以容接过,道:“这单你要亲自去?”程以容心里清楚,林幼仪一向是有主意的,不至于接个单子还要和她商量,今日她既然来了,必定是和她辞行来了。

  林幼仪点了点头,道:“是,我打算亲自去。”

  程以容抿了口茶,道:“何时出发?”程以容对林幼仪的武功和应变能力还是很自信的,不然也不会将暗阁交给她打理。

  “三日后有一批宫女进宫,我打算混进去。”林幼仪道。

  程以容问道:“这么急?”

  林幼仪答道:“雇主要求在十月的围猎上动手,为今之计只有混入宫女里面,然后通过内务府的选拔,进入围猎场,刺杀顾子熙。”

  程以容笑道:“你这是请我出山来了?”

  林幼仪双手撑在桌子上,双手拖着巴掌大的小脸,笑嘻嘻的道:“师傅英明!”

  ……

  临安城脚下,林幼仪穿着一身粗布麻衣,头上插了一根木簪子,额角处垂下几缕发丝,神色慌张,却按耐不住眼底的兴奋,东瞧西看,活脱脱一个刚进城的小姑娘。

  酒楼上陈铭恕正津津有味的看着林幼仪的表演,不得不说林师妹还真是会演,要不是知道她是来执行任务的,还真被她骗过去了。

  林幼仪来到城门口,顺利的通过第一轮书法测试进了皇城。

  林幼仪站在长长的队伍里等待着第二轮的测试。

  第二轮测试内容是由内监检查耳、目、口、鼻、发、肤、领、肩、背,有一处不周正的都淘汰。

  林幼仪自小长相就出众,第二轮测试对她来说也不算难事,轻而易举通过了。

  在经历了内务府长达五个月的宫规学习后,林幼仪被分配到了清越公主的依兰殿,清越公主是皇后所出,自小就是锦衣玉食,因此性子也很是嚣张跋扈。

  来到依兰殿的第三个月,林幼仪却只见了清越公主三面,还都是远远的看了几眼,眼见着已经到了八月,离十月围猎还有两个多月,目前要取得清越公主的信任,才能进入围猎场,可是要怎么取得她的信任呢?

古风美文|短篇美文:http://www.52hwz.cn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短篇美文|古风美文|搜集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本页地址:http://52hwz.cn/post/129.html

标签: 恨春风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湘君

湘君

楔子:舜南巡时死于苍梧,化为湘水之神。舜的妻子娥皇、女英闻讯,悲痛地追随丈夫到沅、湘,自投湘水而死,是为湘夫人。江皋上一红衣女子望着湘水的方向,蹙着的眉头凝聚着数不清的愁思。湘君啊湘君,为什么还不来?...

山有穷奇天瑶

山有穷奇天瑶

01  雨线密集地织成一张网裹住了商州城,忽地有人在细雨里惊叫一声。  “老虎!”  阿意闻声提剑飞速赶了过去,她们驺吾一族天生心善且日行千里,最适合干这捉恶兽的行当。她将兽爪下那人护在身后,一手拔出...

千年一瞬,处处皆是你

千年一瞬,处处皆是你

江雪何知雾月痕文/胥秋白  飞雪落梅深冬至,杯盏交替又春分。“山长水远,终会相逢。”这是江雪离开翠鸣山时,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只是片刻,江雪便收回追忆的视线,饮下一杯酒。她眯起眼看西...

东宫暗卫

东宫暗卫

【楔子】  边关传来捷报那日,是一个隆冬。  皑皑白雪覆盖了宫墙斑驳的皇城,宫人因天寒皆躲于内殿之中,瑟瑟寒风卷起落雪,偌大的宫殿衬得像一处死城。  这场征战持续了两年,西梁百姓皆受其苦,如今大获全胜...

长相思

长相思

永宁嘲弄地勾起唇角,将一盆雪水兜头泼下,拍起手,与宫婢一起笑道,“皇姐,冬天也要洗个凉水澡啊,这样才舒坦,配得上皇姐的花容月貌!”我恭恭敬敬地站在檐下,雪水从我的衣衫中流下去,彻骨的寒冷,我的嘴唇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