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风美文 > 正文内容

落花情




【一】

 

这是一个风景优美的小山谷,漫山遍野都种满了梨花树,风一吹,大片大片的梨花瓣自枝头落下,飘飘扬扬的在空中飞舞,极美。

 

在这片山谷的正中央,一个素衣女子正拨弄着手中的琴弦,悠扬的琴音瞬间响彻山谷,成群结队的鸟儿自树林中飞出,拍着翅膀,鸣叫着环绕着这几间房屋。

 

一曲奏罢,女子擦去额上的细汗,起身走进了屋内。

 

那里,一个长相俊美,气度不凡的男人正静静的躺在床上,纤长的睫毛盖住了眼睛,让人不由得开始期待,若他睁开眼睛应是有着何等风华。

 

女子眨了眨眼睛,将眼中的晶莹逼回去,走到男子身边握住了他的手,桃色的唇瓣轻轻映在了男子的额头。

 

“澈,你还不醒吗?你说过要一直陪着我的。”

 

想当然的女子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轻轻叹了一口气,女子靠在男子胸前,睡了过去。

 

然而在她没有发觉的角落里,男子的手指微微动了动,随后又归于平静。

 

【二】

 

无机阁是极美的,它坐落于南岳北边的一处山谷内,谷内风景优美,漫山遍野种满了梨花,樱花。

 

风景虽美,然谷内外到处设有复杂的阵法机关,常人一旦误闯无机阁,最终结果不过埋骨于阁中,成为花草的养料。

 

从小,墨璃就是跟在无机阁阁主身边长大,无机阁阁主,人称鬼逍遥。

 

皆因师傅喜好黑衣,人又洒脱,无拘无束,因而这鬼逍遥之称到也符合。

 

听师傅说,自己的娘亲是上任阁主最为出色的弟子,有一次任务需她外出,再次回谷时娘亲腹中已有了她。

 

不顾师傅,师兄弟的劝说,娘亲坚持生下了她,却在产后血崩,匆匆留下了墨璃这名字,就撒手而去了。

 

对于娘亲,墨璃心中是想念的,然,谈及亲近,却和师傅更好些,毕竟师傅伴她长大,一直都在她身边,娘亲……思念她时,只有一张画卷。

 

无机阁内收藏着各种书籍,阁内弟子大多是孤儿,这些人都会在五岁之后,由掌事姑姑根据天赋安排进不同的领域。

 

而墨璃,师傅将她送进了药阁和剑阁。

 

训练第一日,掌事姑姑所念无机阁第一条戒律:凡无机阁弟子,不能拥有感情。

 

彼时的墨璃对着一句话并不理解,后来长大了,变得嗤之以鼻,不屑一顾。

 

【三】

 

十年苦修,一朝成名。

 

无机阁赠与这群小弟子的成年礼就是武比,无论你用各种方式,只要是最后一个站着的人,就算你赢了。

 

当然,得到的奖励也很丰厚,武比得胜者,可向阁主提出一个条件,只要无机阁可以做到。

 

经过了一番缠斗,墨璃以微弱优势拿下武比冠军。

 

之后的二个月内,墨璃都显得有些无所事事,整日在无机阁内乱窜。

 

直到那一天——南岳皇帝云凛所派的使臣到了无机阁。

 

原来南岳在近一年中战事连连,遭受北齐,东汉,西楚三国围击,在苦苦坚持了一年之后,皇帝终是决定向无机阁求助。

 

无机阁第二条戒律:不得参与六国诸事。

 

鬼逍遥自然不肯答应,再三婉拒后,随性的使臣却递给了鬼逍遥一卷画轴。

 

墨璃记得,师傅接过画卷后,在聚天楼待了三日。

 

三日后,苍老了仿佛十多岁的师傅找到她,要求她去帮助南岳。

 

她应允,怀着喜悦转身去收拾行囊,而在那时,她错过了师傅嘴角的苦涩无奈。

 

翌日,她告别师傅和众位师兄弟,随着使臣去了东部的一个边城。

 

一路上,她看到了许多,感受到了许多,孤苦无依的流民,战乱后留下的破财房屋。

 

孩子们失去了活泼好动变得敏感无措,大人们也变得仓惶,眉宇间尽是愁容。

 

墨璃一路上走走停停,遇见生病的人,她会停下来救治他们,在她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她真的帮了许多人。

 

然,这些都是小事,为了他们今后的生活康乐无忧她必须帮助南岳击退西楚。

 

因为,北齐,东汉都隐隐有听命于西楚的趋势,只要西楚退了,北齐,东汉不是问题。

 

路上耽搁了半月,就在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墨璃到了。

 

抬眼望去,那高耸的城墙宛如巨兽,守护着南岳,震慑着敌人。

 

那座城,名为沧澜。

 

【四】

 

墨璃初到沧澜城时,恰好是西楚大肆进攻后的第二天。

 

就在前一天,皇帝云凛第六子云澈带着驻守在沧澜的三十万大军对阵西楚百万雄师。

 

靠着地形优势,云澈小挫西楚军队,付出的代价是身受重伤。

 

该怎么形容呢?第一次见那个男人,她提着药箱站在他身边,他锁着眉头,安静的躺在榻上。

 

那时的他面色惨白,胸口处隐隐浮现着血色,裸露在外的小麦色的手臂充斥着许多细小的伤痕,尽管狼狈,却也丝毫不减他的俊美。

 

素手搭上他的腕间,墨璃细细的替他把过脉,写好药方交给军医后,又拿出她在阁中配好的疗伤药,亲自替他换了药。

 

“他自身没有大碍,只是失血过多有些虚弱,修养几日自当痊愈。”墨璃净手后,擦着手上残留的水渍,淡淡的道。

 

“是,墨姑娘。”陈副将抱拳,又道:“不知墨姑娘是要先休整一下,还是……”

 

墨璃率先走出营帐,众人紧随其后,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墨璃微不可见的皱眉,“今夜怕是要下暴雨了。”

 

“啊?可是这沧澜城已经连着三月不曾落雨了。”陈副将的声音越来越低,显然对墨璃的话不大相信。

 

墨璃微挑柳眉,淡淡扫过众人明显带着怀疑的面庞,不在意的笑了笑。

 

“你们都下去吧,陈副将带我去李将军那里。”

 

“诺,墨姑娘请。”

 

当天傍晚,果然如墨璃所说下起了暴雨,墨璃熄了烛灯,静静的聆听着雨声,待到丑时三刻时,方才慢吞吞的起身。

 

来了。

 

今天下午在李将军营帐,墨璃告诉李将军今夜会有大雨,李将军倒是不疑有他,想来也是知道无机阁的本事的。

 

“李将军,这沧澜城几月不曾下雨,今夜倒是偷袭的好时机,不知粮草可放置妥当。”墨璃把玩着手指尖的一缕发丝,注视着李将军。

 

“多谢姑娘提醒,末将这就去安排。”李将军拱手,声音洪亮,杀伐凌厉的眸中满是笑意。

 

无机阁中出来的人果真都是奇才,一如当年那位……

 

收敛好心中的情绪,李将军大步向外走去,却听墨璃声音淡淡,“粮草可偷偷转移,转移粮草之事,只将军身边几人知晓即可。”

 

李将军身子一僵,随即走了出去


 

【五】

 

今夜的沧澜城注定不会平静。

 

听着远处的混乱声,墨璃提着手中的剑,纵身飞往那里。

 

“有埋伏,快撤”

 

“杀啊,杀啊…”

 

………………

 

“嗤。”

 

淡漠的看着剑下的人,手中长剑武动,结束了那人性命。

 

“墨小姐,今夜多谢你。”李将军恭敬的对着墨璃行礼,今夜若无墨小姐,沧澜城的情况注定更加严峻。

 

“无碍,不过……李将军可察觉了什么。”墨璃拿出绢帕,拭去剑上雨水,漫不经心的道。

 

听说,六皇子云澈昨天带兵围劫西楚一支小分队,没想到却中了埋伏。

 

计划都是前一天定好的,这其中若没有内奸通风报信,西楚是如何知晓的。

 

唇角泛起一抹冷笑,想到来时孤苦无依的百姓,墨璃心中多了几分痛恨。

 

没有人,希望国破家亡!

 

“是,按照墨小姐交代,末将只告诉了身边几人,从下午开始,末将便一直留他们在身边,只是,路参将中间出去过片刻。”李将军站在墨璃身后,悄声道。

 

“如此,接下来的事李将军便去处理吧。”墨璃淡淡挥手,突然身后想起了巴掌声。

 

“啪……啪……啪……”

 

“无机阁出来的人果然不一样,墨小姐此局布的精彩,澈佩服。”云澈披着单薄的衣裳,面色苍白的走上前。

 

“参见殿下。”李将军行礼后,在云澈的暗示下,悄声离开。

 

“即便不是我,六皇子若是清醒,也定会如此吧。”墨璃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抬眸望着对面的男子。

 

墨发并未束起,就那样长长的随意披着,面上虽然带着苍白,然那双眼睛却闪烁着睿智,灼灼有神,泛白的唇角微微勾着,在这雨中,好似那暗夜里的精怪。

 

妖娆,勾魂。

 

“不敢,澈多谢墨小姐,解了这次沧澜之危。”云澈认真道,对着墨璃拱了拱手,勾魂的桃花眼充满了感激。

 

“不必了,我先回去了,六皇子自便。”墨璃转身,投身雨夜,片刻后又传出一道声音。

 

“殿下早些回去吧,你若能早些好起来,沧澜城自能多一分保障。”

 

【六】

 

翌日  云澈营帐

 

“殿下,墨小姐,属下已查明路参将确是与西楚有所勾结。”李将军跪立与云澈面前,低垂着头,眸中带着着痛恨懊悔。

 

若是他早一点发现,手下的兄弟或许……

 

“咳咳,李将军快起来吧。”云澈靠着身后的软垫,低声咳嗽着。

 

昨夜还是受凉了。

 

看着那强撑着的男人,墨璃心中似是泛起一道涟漪,慢慢走上前,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玉瓶,从中倒了两粒药丸出来。

 

“吃了它。”小小的两粒药丸静静地躺在墨璃白皙的掌间,由着主人将之递到了云澈面前。

 

“咳,咳咳,多谢墨小姐。”服下药丸,身子瞬时感到痛快了些,云澈含笑对着墨璃轻轻点头。

 

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墨璃抿起唇角,转向李将军,“最好从他嘴中问清楚如何向西楚传信的,或许我们可以来个将计就计。”

 

李将军颔首应是。

 

“若是他不招,我这里但是有几样好玩的东西送给他。”眸中带着狡黠的笑意,墨璃翘了翘唇角,缓缓道。

 

“呃,是,墨小姐。属下告退。”

 

云澈好笑的看着墨璃,“墨小姐,不知是何小玩意,澈很好奇。“

 

“怎么,你想试试?”听到他的话,墨璃不怀好意的盯着他……单薄的身子。

 

云澈“……”

 

“咯咯。”墨璃愉悦的笑着,拿起放在云澈案上的药和绷带,“我来给你换药。”

 

云澈慢悠悠的褪下亵衣,面上染上薄红,不自在的转眸看向别处。

 

感受着女子温凉的指尖划过伤口,云澈心中紧张又充斥着温暖。

 

除了母妃,没有人再愿意真心实意的照顾他了。

 

“好了,你好好修养吧,我不打扰你了。”墨璃收拾好东西,替云澈拉了拉被角,转身向伤员处走去。

 

能帮多少是多少吧。

 

云澈望着女子的背影,安心的闭上了双眸。

 

【七】

 

半月后

 

“如今假消息已经传递出去,西楚那边的人定然认为路参将前次消息传递错误,此次也只是急于立功,警惕应当放下不少。”李将军挠了挠脑袋,高兴的看着墨璃二人。

 

多亏了墨小姐手中的那些药粉,不然路参将也不会那么容易开口。

 

“不。”

 

“不。”

 

墨璃挑眉,从地图上移开视线,转向云澈,“你先说。”

 

云澈抱歉的冲着墨璃微微颔首,“火烧粮草时,他们定然发现了粮草早已偷偷转移,西楚方面应会怀疑情报来源错误。”

 

“不错,我想路参将已经暴露了,他们反而会派重兵埋伏在这几个地方,等着我们自投罗网。”墨璃指着地图上几处,

 

“如此一来……”

 

“中军大帐定然无人驻守,这就是我们的机会。”云澈含笑,定定的看着墨璃。

 

这个女子,若是男子,定当是一代奇才。

 

眉目染上柔和,云澈端起桌上的茶杯,“如此,就祝我们此战大捷。”

 

“嗯。”

 

三日时间一晃而过,这一日,大军集结。

 

墨璃穿上自己特意定制的银白色铠甲,拿起长剑,走到了云澈身边。

 

“墨姑娘,你这是?”云澈看着身边的人,微皱着剑眉,“墨姑娘,战场上危险,你还是待在城内吧。”

 

面前的女子,一副修身的玲珑铠甲,墨发高高束起,玉手中握着长剑,面上带着沉静,愈发显得英姿飒爽。

 

“无碍,我跟你们一同去,那几个地方,殿下可安排好了。”利落上马,墨璃问道。

 

“是,墨姑娘放心。另,以后称我云澈便好。”云澈淡淡的笑着,温和道。

 

“那以后也不必称呼我为墨小姐了,可好?云…澈。”唇角勾起,飞扬的发丝遮住了墨璃半张脸,只一双晶亮的眸子灵气逼人。

 

“好,啊璃。”

 

低沉磁性的声音回响在墨璃耳边,片刻后,她的身子才慢慢放松。

 

那日,这人浅浅的笑着,赤色的铠甲在阳光下耀眼夺目,也正是从那一刻开始,墨璃方知何为……一眼万年。

 

【八】

 

没有经历过战场的洗礼,不会知道人的生命有多脆弱。

 

没有经历过鲜血的流淌,不会明白人的生命有多宝贵。

 

墨璃跟在云澈身边,右手边又堪堪划过了一颗血淋淋的脑袋,墨璃皱着眉头,“我们快些吧,李将军那边拖不了多久的。”

 

长剑狠狠划过敌方士兵胸口,云澈匆匆点头,手势一变,大家不再恋战,纷纷斩杀身边敌人,骑着马向西楚大营奔去

 

此战,绝不能失败,为了家人,更为了国家!

 

男儿们眸子赤红,机械的挥着刀,墨璃手中长剑挽出了一朵剑花,同云澈对视一眼,二人默契的向粮草飞去。

 

西楚毕竟长途跋涉来到沧澜城外,再加上冬日的严寒,粮草运输便成了重中之重。

 

既然他们能烧我们的粮草,我们为何不能效仿。

 

墨璃踢开守卫,拿出两只火折子,递给了云澈一支,“动作快。”

 

点头,云澈率先点燃了一车粮草。

 

瞬间,火光四射。

 

“大胆小儿,还不住手。”恼怒的声音夹杂着浑厚的内力,引得墨璃身子一顿。

 

“此人想必武功高强,我们要……”

 

“你来点燃剩下粮草,我拦他片刻。”云澈抽出手中的剑,面色逐渐凝重。

 

“小心,不要硬撑。”墨璃担心的望了他一眼,咬着下唇,加快了动作。

 

他的伤本就未好,如今又……

 

点完最后一车粮草,墨璃转身,映入眼帘的确是极危险的一幕。

 

云澈嘴角挂着一丝鲜血,面色痛苦的跪在地上,而那人正提着剑直直刺向云澈胸口。

 

“不要。”

 

那般紧急的情况,墨璃后来只记得,生平第一次,她红了眼眶,疯了一样冲着云澈奔去。

 

“嗤。”

 

大刀没入肩胛,墨璃痛的发晕,勉强睁眼,一掌拍在了对面那人的胸口。

 

“噗。”

 

那人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他拍的吐血后退,大刀又从她肩胛抽了出去。

 

“啊璃,啊璃,你怎么了。”云澈慌乱的擦着墨璃嘴角的鲜血,眸中填满了狂乱。

 

“咳咳,放心,我没事。”

 

“都伤成这样了,还死扛着,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罢,我这就带你回去。”云澈突然低头吻了吻墨璃的眼睛,磁性的声音带着安抚。

 

全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走,墨璃安静的躺在云澈怀中,留在脑海中最后的感觉就是,又下雨了吗?

 

不然,脸颊上冰冰凉凉的感觉是什么……

 

【九】

 

不知在黑暗中徘徊了多久,墨璃只感觉浑身剧痛,挣扎了片刻,终是缓缓睁开眼睛。

 

手臂上传来的热度和重量不禁让墨璃扭头看去,却不小心牵动了肩胛的伤口,痛呼出声。

 

“啊璃,你怎么了?伤口很痛吗?”云澈霍的睁眼,急忙放开墨璃手臂,无措的站起身来,又因睡得不舒服腿部早已麻痹,不小心跌向了墨璃。

 

什么东西,软绵绵的,云澈紧闭着双眸,又疑惑的蹭了蹭。

 

墨璃脸色痛的发白,猛的伸出没有受伤的手,一巴掌拍在了云澈脑后,“登徒子,还不快起来,嘶……”

 

云澈适才反应过来,连忙起身跌坐回原来的位置,尴尬的冲着墨璃笑了笑。

 

却又见她肩胛处隐隐约约的血色,云澈抿着唇,捶了捶腿部。

 

感觉可以起身了,急忙拿来了伤药和绷带。

 

“啊璃,别乱动我帮你换药。”扶正墨璃,云澈指间微颤,慢慢褪下了墨璃右肩的亵衣和绷带。

 

女子肌肤如雪,雪白的颈间泛着薄薄的红晕,身上独有的女子馨香,让的云澈有着些微失神。

 

“还不都是你。”微红着脸,墨璃嘟囔着,却又紧紧盯着自己的左手,任由云澈摆弄。

 

军营里就她一个女孩子,伤口又在肩上,她熟识的人只云澈和李将军,继而这换药只事只能云澈来了。

 

“对了,我们是怎么回来的。”墨璃收敛好心中情绪,拉上半褪的亵衣,拥着被子问道。

 

云澈整理好手边的物件,俊美的脸颊已经红透,“那人已被你重伤,是父皇留在我身边的暗卫一路护送你我回来的。”

 

墨璃奇怪的看他一眼,皇帝派来的人,看样子,他好像不知道。

 

“喂,你脸红什么?堂堂皇子没有见过女人的身子吗?”墨璃坏笑着瞅着云澈,心下好笑。

 

云澈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玉瓶,从中倒出一粒药丸,喂给了墨璃,“别说我了,你不也一样,还有,本皇子没有那等独特的癖好,身子干净的很。”

 

墨璃心中发甜,却又忍不住调侃道:“原来还是一个小处男。”

 

云澈抚了抚额角,无奈道,“好了,你昏迷了整整一日,别想那么多,先养好身子罢,听闻西楚大皇子起兵谋反了,西楚内部正自顾不暇,估计快要退兵了。”

 

扶着墨璃躺下,体贴的拉过被子将她裹得严严实实。

 

“哦。”乖乖点头,墨璃调皮的眨眨眼,心中不由得为他高兴。

 

如此一来,不管西楚为何退兵,他总是有功的。

 

床榻上女子眨着灵动的眸子,云澈仿佛陷入了那一对眸子,鬼使神差的低头,嘴唇轻轻映在了墨璃额头。

 

“啊璃,要快点好起来,我想……”墨璃来不及听清云澈后面的话,就迷迷糊糊的陷入了梦乡。

 

云澈神色温柔,修长的手指轻柔的点了点墨璃柔软的唇。

 

母妃,你说的那个人,我想,我找到了。

 

【十】

 

西楚虽未退兵,却也不曾进攻过,听云澈说北齐,东汉那边的战事也停了下来。

 

墨璃此刻正在沧澜城一处云澈新买的别院中,这些天云澈将军中要务通通丢给了李将军,跟着墨璃一同住在了这里,美其名曰,照顾她。

 

想到李将军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墨璃不厚道的笑出声来。

 

“想什么呢,那么开心。”云澈其实早在墨璃身后看了她一会儿。

 

眼前的女子,一身素白衣裙,墨发简单的用丝带扎着,静立在一棵梨树下。

 

“想你啊。”墨璃促狭的眨着眼,不假思索的道。

 

“调皮。”云澈故意伸手揉乱了墨璃的发,内心说不出的欢喜。

 

自他那日逾越吻了墨璃之后,两人之间越发的温馨和谐了。

 

云澈心中微动,俯身,认真的看向墨璃,“啊璃,战事结束之后,嫁给我好不好。”

 

墨璃有些惊讶,灵活的脑袋瞬间空白,“你说什么。”

 

云澈抵着墨璃额头,“我是说,嫁给我,可好?澈无法许诺你什么,但是,一生一世一双人是澈唯一可允诺的,啊璃,你答应吗?”

 

墨璃双手背后,向后退一步,歪着头,调皮道,“那就要看你的表现喽,咯咯……”

 

风扬起,吹落片片梨花瓣,女子欢笑着,突的转身看向云澈,“澈,我跳舞给你看,好不好。”

 

语毕,也不等云澈回答,解开墨发上的丝带,素手微抬,勾起的唇角带着若有若无的魅惑。

 

梨花下,女子一头长发披散而下,随着风儿舞动着,旋转着,跳跃着。

 

啊璃,愿此生,你我共相伴。

 

云澈浅笑,宠溺的望着墨璃。

 

情之一字,又有什么道理可言呢。

 

【十一】

 

彼时,墨璃和云澈正在屋中下棋,府中的管家张伯突然来禀。

 

“殿下,墨丞相和岚郡主来了。”

 

墨璃落下一子,右手支着脑袋,左右无意识的屈着,敲着桌面。

 

墨丞相,墨昀寒,南岳奇才,深受皇帝宠幸,然而40多岁的人了却迟迟没有娶亲,外界传言,墨丞相原来是有一位发妻的,可是那个女人却红颜薄命,死了,自此之后,墨丞相不再娶妻。

 

至于岚郡主,父亲是镇国大将军,却在一次征战中,不幸身亡,将军夫人听闻噩耗,抛下年幼女儿,殉情而去。

 

皇帝为了她,破例封为郡主。

 

虽然无机阁不会插手朝堂之事,然,无机阁内有专门的情报网探查天下诸事,墨璃知道的这些,不足为奇。

 

“快,请他们进来,算了,还是我亲自去迎她。”云澈霍的站起身来,面上欣喜,连忙奔了出去。

 

墨璃垂眸,自她认识他开始,他很少有这么情绪外露的时刻。

 

这二人,在他心中地位定然不低。

 

果然不出她所料,见到她的第一眼,岚郡主正亲密的抱着云澈胳膊,开开心心的不知在挑衅的觑她一眼,“澈哥哥,这个人是你新买来的丫鬟吗?”

 

墨璃不在意的笑笑,别人怎么想是他们的事情,她要的只是身边几人懂她,就够了。

 

反倒是旁边的那个男人,神色激动的看着自己,有些手足无措。

 

“你……你是……墨璃?”墨昀寒搓着手掌心,目光灼灼的盯着墨璃。

 

墨璃冷这一张俏脸,兀自冷笑。

 

如此,还不够明显吗?墨昀寒,是她墨璃的父亲。

 

可是,她早已不需要。

 

云澈发觉气氛不太对,拉着墨璃的手,邀请众人进屋,岚郡主欧阳岚瞧着他们相握的手,眼中划过一丝嫉妒。

 

云澈带他们走到正厅,路上捏了捏墨璃的手,虽不知发生了什么,却也依旧站在她的身边。

 

墨璃心下稍暖,对着他浅浅一笑。

 

此后的几天,墨昀寒每天都来找自己,却无一例外的被拒之门外,恰逢今日是个阳光明媚的好日子,墨璃坐在自己的小院里,摆弄着药材,却没想到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欧阳岚伸出手指,倨傲的小脸带着鄙夷,面上神色嚣张无比,“墨璃,我要你离开澈哥哥。”

 

墨璃收好手中的药丸,继续摆弄着她的药,没有理会她,而她的反应恰恰激怒了欧阳岚。

 

“我跟你说话呢,你听到没有。”欧阳岚气愤不已,挥手扫落了石桌上的各种药材。

 

眸中染上愠怒,墨璃微眯眸子,紧紧抓着她的手臂,“岚郡主,可觉得过分了些。”

 

“过分?本郡主身份尊贵,岂是你可以匹敌的?”欧阳岚冷笑,从小她都以为长大后一定会嫁给云澈,没想到却突然冒出来一个女人。

 

心中越想越气,欧阳岚扬起手掌,想要打墨璃。

 

“欧阳岚,你做什么?”一声怒吼,惊得欧阳岚瞬间身子僵硬。

 

云澈铁青着脸,将墨璃拉到自己身后,狠狠地咬着牙,一字一顿道:“马上回皇都,不准再待在这儿。”

 

【十二】

 

欧阳岚终是没有被送走,原因是她回房后,就拿剪子狠狠刺进了自己的心口,若不是墨璃赶得及时,说不定都要真的香消玉损了。

 

墨璃净过手,推门走了出来,望着云澈臭臭的脸,伸手戳了戳他坚实的胸口,“脸这么臭,怎样?嫌弃我啊。”

 

乘机抓住揩油的小爪子,云澈将之放在唇边,吻了吻。

 

随后赶来的墨昀寒看着这一幕,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又离开了。

 

此后的几天,欧阳岚都在试图装可怜引云澈过来,却每次都被云澈一口拒绝。

 

墨璃咬了一口手里的苹果,歪着脑袋,目不转睛的看着云澈。

 

唔……当真是风流倜傥,秀色可餐。

 

听说这两日,西楚已经收起了城外的帐篷,随时准备撤离,看来,这一次,是南岳赢了。

 

一直陪着云澈到晚间,墨璃困倦的点着头,云澈摸了摸她的脑袋,刚想开口,却听到了敲门声,墨璃也在瞬间惊醒,二人不约而同的看向禁闭的门。

 

墨昀寒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推门走了进去,一眼就看见了云澈二人。

 

云澈摸了摸鼻子,目光复杂,那件事他已经知道了,不过要怎么做,全看墨璃,他不会干涉她的选择。

 

墨璃神色一顿,起身想要离开。

 

“啊璃,先别走,听我说完这几句话吧。”墨昀寒伸手拉住墨璃胳膊,语带祈求。

 

墨璃站了片刻,点了点头。

 

云澈见他二人有话说,识趣的想要退出去,却又被墨昀寒叫住了。

 

“六皇子,此事关系到你,你也留下吧。”

 

三人齐齐坐下,云澈吩咐小丫鬟上了热茶,挥手示意她退下。

 

墨昀寒看了看墨璃,又看了看云澈,满意的笑了笑,“啊璃,你能得此良缘,为夫很是开心。”

 

墨璃皱了皱眉,并没有反驳什么,这半月,他都在暗处看着自己,自己并不是没有察觉,却也懒得去管,今晚听他叫了自己的名字,心中某个地方好像一下子变得柔软了。

 

墨昀寒又接着说:“六皇子,你可对那至高无上的位子有兴趣?”

 

云澈一愣,随机摇头,“并无,此生我唯一的愿望就是能与啊璃共度此生。”

 

墨璃心下甜蜜,唇角勾了勾?

 

“这样啊……唉!”墨昀寒突然叹了一口气,“你知道你父皇属意的继承人是谁吗?”

 

云澈与墨璃均敛了神,安静的听着墨昀寒讲话。

 

原来,皇帝对云澈的漠视只是一层伪装,私底下,他已经为云澈铺好了路,云澈所缺少的只是声望,所以这一次他才会派云澈来抵挡西楚。

 

而摆在他二人之间的问题是,云澈究竟是会选择皇位还是墨璃。

 

依着墨璃的性子,她是绝对不会甘愿被困在金丝笼中的。

 

【十三】

 

“我,只要阿璃。”

 

墨璃眨着眼睛,任由泪水肆虐,定定的看着云澈,久久不能回神。

 

“傻丫头,哭什么?”云澈温柔的抹去她眼角的泪水,宠溺的将她搂进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

 

墨昀寒揉了揉眼角,欣慰的看着这一幕,将心中的计划告诉了他们。

 

自第二日起,沧澜城中就流传起了六皇子身染恶疾的消息。

 

以墨璃的医术不难将云澈伪装成一副虚弱的样子,为了做戏,他们请遍了城中大夫,每一位自府中出去后都是一副“六皇子没救了”了表情。

 

计划进行的很顺利,可是任谁都没有想到,一场精心预谋的刺杀行动正悄然展开。

 

那晚如同往常一样,墨璃回自己院中取了些药材,没成想,到了云澈院子里却遇见了一起训练有素的杀手。

 

以他们的身手,再加上云澈的暗卫和墨昀寒带来的人,解决那批人只是时间问题。

 

后来黑衣人落败,云澈命手下的暗卫去查探,就在墨璃二人放松警惕时,一柄泛着寒光的匕首直朝墨璃后心而去。

 

云澈来不及反应,只是下意识的将墨璃拉开,自己却没能来得及躲开,剑尖“噗”的一声没入胸膛。

 

墨璃呆了呆,手脚冰凉,眼睁睁的看着血色染红他的白衣,清澈的眸子逐渐染上狂乱,双眸滴血,挑起脚边的剑,疯了一样的一剑一剑刺入欧阳岚的身体。

 

欧阳岚嘴角染血,笑的疯狂又绝望,“墨璃,我得不到的你也休想得到。”

 

欧阳岚死了。

 

那晚,一场大火掩埋了这里的一切,六皇子和墨丞相均身死。

 

皇帝悲痛欲绝,查明刺客是西楚派来的,红着眼命南岳军队进攻西楚,一路势如破竹攻到了

 

西楚都城下。 

 

【十四】 

 

“唉,墨璃这丫头。”鬼逍遥和墨昀寒站在山顶,远远望去能看见一处木屋。

 

“虽然用我逍遥阁圣药救了那小子一命,可是他何时能够醒来,可不是我说了算啊。”鬼逍遥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满面愁容。

 

“一切都看缘分吧。”

 

那一天等他赶到时,墨璃正抱着浑身是血的云澈呆呆的坐在院子里,失魂落魄的样子令人心疼。

 

后来,他索性将计就计放了一把大火,那些黑衣人的尸首统统被他丢尽了大火里,至于云澈的那些暗卫,一部分去追人了,另一部分死的死伤的伤,继而墨昀寒暗中示意自己的人伪装成黑衣人敲晕了他们。

 

带着墨璃二人一路向无机阁奔去,半路上就碰见了鬼逍遥,那一刻墨璃抱着鬼逍遥哭的像个孩子,墨昀寒心下黯然,却也知道此事急不来。

 

“师傅,墨……”动了动唇,墨璃还是没能叫出口,毕竟父亲这两个字对她来说太陌生了。

 

“啊璃,你怎么上来了,云澈他?”鬼逍遥心疼的看着墨璃,这个孩子是他带大的,看她受苦他心中更为不忍啊。

 

苦涩的笑了笑,墨璃低声道:“还在昏睡呢,师傅。”

 

鬼逍遥什么也没有说,用消融的雪山之巅的雪水泡了一壶茶,“啊璃,来,陪师傅坐坐。”

 

在山顶上消磨了一上午时光,墨璃心中惦念着云澈,起身准备离开。

 

“啊璃。”墨昀寒到底忍不住,出声叫住了她。

 

墨璃背对着墨昀寒,眼前似是浮现出了母亲轻柔的笑颜,心下忽的就释然了,“我想母亲并没有怪过你。”

 

抬脚走了两步,墨璃脚步一顿,微风携带着她的声音传入墨昀寒耳朵,让的墨昀寒瞬间湿了眼眶。

 

“爹爹。”

 

她知道,墨昀寒进了无机阁之后,就去了娘亲的坟地祭拜了她,之后就在那里搭了一个小木屋,每天他都会上山采开的最好的花,拿到母亲跟前,陪她说话。

 

墨璃想,既然母亲选择生下了她,那么无论当年发生了什么,母亲都已经原谅他了吧。

 

穿过梨花林,墨璃素手拂过空中飘落下来的梨花瓣,慢悠悠的走到了木屋前。

 

熟悉的身影,温和的眉眼,墨璃头脑一片空白,呆呆的不知自己能够做什么。

 

云澈眨掉眼前的水雾,温柔的笑着,“啊璃。”

 

墨璃眸中含泪,一动也不动看着云澈,过了片刻,终于忍不住一头扎进云澈怀里嚎啕大哭。

 

娘亲,你看,身为无机阁的人,我们是可以拥有这世间最美好的感情的。

 

云澈轻轻拍了拍女子的后背,眉眼一如往昔般温润,啊璃,从今以后我必伴你左右,生生世世,永不分离。






作者:盐水泡苹果


中篇短文:http://52hwz.cn/category-3.html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短篇美文|古风美文|搜集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本页地址:http://52hwz.cn/post/132.html

标签: 落花情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红尘十丈未见君

红尘十丈未见君

朱钗,霞帔,莲步,喜扇。“这江南来的娘娘得是有多美,陛下能摆着十里仪仗,从南城吹吹打打到皇城门?”“那肯定不是一般人啊。”“废话,不得是倾城绝色,才能成陛下添的第一个新人呐。”轿子外是人们的议论纷纷,...

莺啼

莺啼

我一天没吃东西,实在难受得紧,床底下搁置着桂圆红枣,我却不能动。红色笼罩的恐惧迟迟没有离去,周围的人谈笑,我一个人难熬。不知过了多久,旁边的人都走了。身边安静,我隐约听到另一个人的呼吸声。有人挑开了盖...

东宫暗卫

东宫暗卫

【楔子】  边关传来捷报那日,是一个隆冬。  皑皑白雪覆盖了宫墙斑驳的皇城,宫人因天寒皆躲于内殿之中,瑟瑟寒风卷起落雪,偌大的宫殿衬得像一处死城。  这场征战持续了两年,西梁百姓皆受其苦,如今大获全胜...

戏说

戏说

非鬼亦非仙。故·溯“且说这听书的不只因未完的故事舍不得说书的走,写戏的不只因自己新作的戏未登台而将唱戏的追不休……”“那拾荒的不偏不倚将落荒的捡了自留。”她嬉皮笑脸接话。“你呀,怎么好端端少根筋呦!”...

寡妇的再嫁史·问情

寡妇的再嫁史·问情

《寡妇的再嫁史·问情》——渔樵/文三月三,桃花乱大封都城莫阳城内锣鼓喧天,礼乐齐奏,十里红妆铺就一场盛世国嫁。仪仗队绵延数十里,火红的颜色映着街旁的一树树桃花,而路旁,却无一相祝百姓。迎亲队伍经过,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