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美文 > 正文内容

小说||青春温柔岁月


佟佳第一次感觉到日子长,似乎时间并不是在滴答流逝。而是如同一个磨盘一般,艰难的转动着。



以前的日子里,早上会有叽叽喳喳的鸟叫,还有舍友的互相寒暄。而如今,孤寂的清晨不再那样让佟佳有一丝眷恋。



顶着乱七八糟的长发,习惯性的用手扒拉两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无精打采的洗着脸,刷着牙。结束了比赛,还得忙碌于学业。给自己打完气,随便收拾了几下,便出了门。



今天的班里气氛好像格外特殊,或许是因为来了一个新的同学。她自信的自我介绍着,然而佟佳没有心思去管这些,她脑海里一遍遍的思考与舍友如何解决问题。脑海里的方案被她一个个淘汰。



记忆总是被这些有的没的所牵挂,想说的道歉却被自己活生生咽下。那些自以为的很有道理的倔强,不过是为自己找个台阶下。



宿舍关系紧张后,佟佳看到刘文博开始转头逃跑,佟佳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叛徒这个称呼让她觉得难受。又或许她俩之间已经有层厚屏障,阻碍这一切。



刘文博还是和往常一样,情绪没有多大变化。只是在微博里发到,如果有空的话,一起喝杯奶茶。并仅佟佳可见,但并没有艾特佟佳。



佟佳这几天心烦意乱,不想打开社交平台。只想复习和睡觉。单调的生活让她有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从未有过这样的感受,全世界没人知道她的苦衷,所有人都在对着她劈头盖脸的说着叛徒。她开始反感逃避,连这个词都反感。



一天夜里,风吹的好大,佟佳被冻醒。发现宿舍窗户没关。起身拖着疲惫的身子,小心翼翼的走到窗前。凉风瑟瑟却涌入进她的心间,像是在抚平她的难过,但也带来一丝孤寂。



于是探出去脑袋,那一刻,风与夜懂她的孤独。于梦涵和隋扬茜已经很久都没有和她说话了。她感到非常孤独,穿了件衣裳,想去宿舍楼道里转转。



也许这是她独特的方式。有难受的事情不会去听首歌缓和,也不会去跑步。是想找个属于她一个人的小角落,想与自己对话。也许在那时,她会真正的放下疲惫感,也许那个她,才是真正的自己。



微弱的灯光,黑暗的水房。奇怪的水房有点小吵,像是在吵架。佟佳扒在门口看,一个身材高大的黄头发女生抽着烟拽着弱小的女生的头发。一口一个道歉,步步紧逼。佟佳不想多管闲事。于是转身就想走,毕竟吃一堑长一智的道理佟佳还是知道。无奈走了两步后,怕出事,又折返回来。



这位同学,大晚上的不睡觉,这是在干什么?佟佳盯着那个黄头发的女生说道。



滚,少多管闲事。我爱欺负谁欺负谁,谁让她怂。黄头发的女生不耐烦的看着佟佳。



烟雾缭绕,佟佳几乎看不清。佟佳心里纠结着,帮还是不帮。心里好像住着正反面,正面极力要求帮,而反面则一直劝说不帮。



佟佳快要纠结的急着乱转。顾不了那么多,大不了被打一顿的心态冲进去救下了那个女生。女生瑟瑟发抖,泪眼汪汪。佟佳一把拉到她身后。



你这样做,不怕老师发现吗?

我怕吗?本想着你直接走,没想到,你非要掺和一下。黄头发的女生掐掉烟,立马挥手过来。



佟佳吓得闭上了眼睛。而这时,巴掌并没有打在她脸上,她睁开眼睛,看见刘文博拉住了黄头发女生的手。



在我眼皮子底下欺负我的人,你活腻歪了吧。刘文博看了看那个黄头发的女生,狠狠地把她手甩开。



我知道你不怕老师,但是你不怕处分吗?要是背上处分……”刘文博的话没说完,黄头发的女生便狠狠的看着刘文博,冷冷的说哼,这次算你走运,下次可不一定。佟佳看到了刘文博擦了擦手,要走时,佟佳说谢谢你啊!这是她们自佟佳宿舍不理她事件后的第一次说话。



没事,以后保护好自己。不要为了耍威风不要命,要不是我有起夜习惯,指不定你明天早上会鼻青眼肿。佟佳听得出来刘文博的关心,笑了笑。



那个弱小女生止不住的啜泣,刘文博过来安抚。佟佳擦掉了弱小女孩的眼泪。安抚好她的情绪后,便回了宿舍。发现隋扬茜翻了个身。已是凌晨两点了。佟佳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佟佳还是早早地去了教室。打开书本正准备预习。同学来喊话让她立马去找老师。佟佳先是吃惊了一下,然后立马小跑,跑到老师办公室。舒好气。




报告

佟佳,你啊你,你最近怎么回事啊,都是高中生了,怎么还是跟小孩子一样。你这样我怎么给校长说,你刚刚比赛拿了奖给学校争光,现在,怎么会这样呢?



佟佳一头雾水的看着老师,还装傻呢?你太让我失望了。便把手机扔给佟佳。手机上有一段视频,佟佳点开视频,是她和刘文博在安慰那个弱小女孩的视频。



有人拍了视频,说你俩欺负同年级的人。



佟佳立马解释道,这不是在欺负,这是在安慰。而老师只是冷静的说蹲在地上的女孩再哭而且这个女孩我们已经问过了,确实是你们在欺负她。她也承认了。



佟佳身体往后倾斜了一下,她后面并没有听到老师在说什么,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她此刻的心情。老师还让她准备一下道歉书,要进行全校通报恶性事件。



佟佳踉踉跄跄的走着,眼睛无神。只是跌跌撞撞的回到了教室。老师们都很卖力的讲着,数学课完了就是英语课。然而佟佳一字未听。只是抱头痛哭。



佟佳的事情很快传遍了。于梦涵大声的说着某些人啊,白天跟某人玩就算了,晚上还要跟某某某还要去打架。真是早点绝交是正确的选择。本就委屈的佟佳,一字不说,只是看着窗户。



古风美文:http://52hwz.cn/category-2.html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短篇美文|古风美文|搜集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本页地址:http://52hwz.cn/post/134.html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后来!

下一篇:你还认识自己吗

相关文章

没有终点的夏天

没有终点的夏天

那个夏天,摩托车油门的声音在梦里响了九十天。那年的白芷头发还是马尾儿,没有刘海,戴着足八百的玻璃底儿,摘下后简直人畜不分。好在她皮肤白,偶尔模模糊糊在镜子里看看自己,感觉实在是天生丽质难自弃,多亏这副...

赴星辰,借月光

赴星辰,借月光

刚上大学的时候,星辰沉迷于旁听航天系的专业课,虽然那跟她自己的专业“八竿子也打不着”。室友陪星辰去上了一次课,满黑板的物理符号看得人头晕眼花。室友一低头,发现她竟然正在勤勤恳恳地记笔记,不禁肃然起敬:...

七年成疾,喜你为医

七年成疾,喜你为医

天空很蓝,掺杂着丝丝绵白,晨曦映透落地窗,是前所未有的安静。    大好时光里,苏月眸端着一杯果汁,凝视淡淡蓝空,咂吧着小嘴。    座机响...

醉梦

醉梦

暮色将至,荒无人迹的平原上,两个男子站在一处坟地旁,久久凝视着墓碑。 “把酒放下,你先走吧。”披着深军大衣的男子背对着另一个年轻人,声音嘶哑地说着,视线移到后面的土堆,神情顿时温柔了许多,“...

咫尺星光

咫尺星光

作者:檐萧 作者有话说:写这个故事的时候是冬天,窝在沙发上的某一刻忽然想写一个暖暖的治愈的故事。但写着写着,最后莫名就写了一个费尽心机要当人家男朋友的故事,也还算治愈吧,希望你们喜欢呀。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