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美文 > 正文内容

初相识

跟老婆从09年认识,当时上高一,正处于懵懵懂懂的年纪,青春期刚刚褪去幼稚的叛逆,在两性关系中属于渴望爱情而又害怕失去的恐惧。

还记得第一次的接触,是上完数学课,老师在讲一道集合的难题,AUBUC=集合i,元素m属于集合i……,老师讲的滔滔不绝,我听得云里雾里。                        

下课后,她来了,记忆中她穿了一条暗红色长裙,身上意见白色T恤,那件白色的T恤刚好把她那丰满的腴体包裹于内,含苞待放,上衣领子恰到好处的遮掩了她那傲人的胸围,头顶秀长马尾辫,隐隐闻出一丝茉莉花的幽香。



似是无意中走到我的面前,开玩笑的说到:“你好,同学,刚刚讲的那道题你听到了吗?”

“还好吧”,我抑制住内心的那一丝丝得意,从记事起好像是第一次有女性主动打招呼,那十几年的期待场景终于来到了,内心告诉自己一定要淡定,睿智,显得幽默,用自以为很平静的语气回答道:‘’。带着满满的自信,帮她讲到:“你看,这道题是这样的……”。



“叮铃铃”,随着清脆美妙的上课闹钟如期而至,我结束了自己蹩脚紧张的讲解,她也意犹未尽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此刻内心的自己是那么的心烦意乱,为什么铃声在此刻响起?为什么上课没能好好听讲?为什么自己之前没能好好钻研,老师没讲之前就把那道题学会?这样自己才能有条理的给她讲解,这样自己讲解的时候才不会越来越没有底气,这样自己才能捉住这唯一的机会在她面前证明自己的能力。

可是,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一切都发生的那么突然,没有给我一丝丝准备的时间。

可是转念一想,这不正好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嘛,因为这次课间的匆匆忙忙讲解,留给了下次我们俩见面的机会,留给了我去主动找她的借口,自己下次去找她变的师出有名,变的理直气壮。

所以下次应该这样,在我的内心已经像放电影一样构思出下一次我在面对她时应该说的话,做的事……

这就是我和她第一接触的故事!

和大部分其他情侣一样,我们的第一次接触显得急促、短暂、戏剧而又珍贵,我的表现也和大部分“刚接触女生,刚接触这么热情且主动的女生,刚接触女生并且后面还有无限期待无限想象”的穷屌丝,理工男,幼稚男一样,那么的得意,那么的喜悦,那么的充满遐想。说着自以为很幽默、很睿智的语言,做着自以为很平静、很帅气的动作,只希望在这个女生面前把自己之前的所学所思的最好一面展示出来,展示给这个主动来聆听自己想法的女生。可是之后又是那么的心里没底,一遍遍思考自己刚才行为和语言上的不足,一点点的瑕疵都有可能是自己极其烦躁。就好像久久未得到一滴水的沙漠绿植一样,在面临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想着用自己的所有枝叶,所有根节去享受雨水带来的酣畅淋漓,并在这个过程中要求自己做到极致,自己的每一片叶子,每一个根须都必须尽最大可能吸收雨水,以展示自己对这次暴风雨馈赠的最大诚意,生怕暴风雨因为自己的这次诚意不够而永远不至。

这可能是很多普通男性有了对爱情懵懂憧憬后第一次接触女性的真实反映,或者是部分女性对得到暗恋男性主动回应的真实心理。这可能显得稍微有点卑微,显得少不经事,显得小题大做,可这不正是爱情的魅力,正是人们在面对优秀异性时那种渴望探索的,渴望故事继续下去的强烈愿望。


中篇短文:http://52hwz.cn/category-3.html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短篇美文|古风美文|搜集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本页地址:http://52hwz.cn/post/137.html

标签: 初相识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致白胥

致白胥

《致白胥》——绵吹/文序躺在病床上的陈三弦费力的撑起身子,将压在枕头底下的几封信放在我的手上,扯了扯干涩的唇角,缓缓说道:“这些信,等我死了以后,随我一起烧了吧。”她的声音很轻,似是风一吹,便会散掉,...

初恋纪事

初恋纪事

《初恋纪事》——归乡/文“喂,爸。”好不容易腾出一只手来接电话,夏罗捂住左耳朝着手机大声说话。“夏夏,你到学校了吗?要不要爸爸请假过来帮你?”“到了到了,快到宿舍了,爸,我自己能行,没事儿先挂了。”挂...

有风吹过褶皱的梦

有风吹过褶皱的梦

一江以寄找到我的时候,我正在秋波粼粼的湖边画画。不是那种“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悠闲写生,而是坐在闹市区的人工湖边,二十块钱帮人画一幅素描像,左邻右舍分别是排着小队的烤冷面摊子和纪念品打折促销现场。面前目...

春天花会开

春天花会开

大海有写日记的习惯,他曾经在日记本里写道,自己喜欢过一个女人,甚至到现在他依旧感谢她。 爱吃醋的妻子在打扫卫生的时候,因为无意间翻开了那本日记,恰巧就看见了那篇念念不忘,气的嘟起了嘴巴,闹起...

 海蓝时见鲸,梦醒时见你

海蓝时见鲸,梦醒时见你

----------我希望有一个如你一般的人,如山间清爽的风,如古城温暖的光。从清晨到夜晚,由山野到书房,只要最后是你,就好。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