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美文 > 正文内容

致白胥

致白胥

——绵吹/文

躺在病床上的陈三弦费力的撑起身子,将压在枕头底下的几封信放在我的手上,扯了扯干涩的唇角,缓缓说道:“这些信,等我死了以后,随我一起烧了吧。”

她的声音很轻,似是风一吹,便会散掉,消失的无影无踪。

“致白胥。”

信封上隽秀工整的字狠狠地刺中我的眼睛,眉头用力的蹙起,痛的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我看向陈三弦,眼里带着不解。

她冲我无奈的笑了笑,“请你,在我死后,将它们全部烧掉,也请你,一定不要把这些信给他。我倒没什么遗愿,只愿,他以后的余生再也不会想起陈三弦这个人……”

 

1

致白胥:

亲爱的白先生,见字如面。

现在是北京时间二十三点三十五分,窗外的夜空暗如墨色,风吹得窗户吱吱作响,吵的我心烦意乱。

想必这时,你已经拥着你的佳人安然入眠了吧。

细细想来,我们分开的时间已有半年之久,你过得好吗?你一定过得很好吧,我想。那么高高在上又有佳人相伴的你,怎么可能过得不好呢,倘若这时你出现在我的面前,一定会气急败坏的骂我蠢。

可是白胥,我过得不好,一点也不好。自我离开你以后,好好活下去这几个字与我而言变得愈发不可求。

曾有人问我,后不后悔离开你,我坚定的告诉她,我不后悔。我实在是不愿让你看到我现在这副鬼样子,丑陋的如同魔鬼一般,被病痛折磨的憔悴不堪,你说过你最喜欢我的头发,可现如今却掉光了,仿佛你对我的爱,也通通都没了。

离死期越来越近的我啊,近来时常梦到你,你好似站在世界的尽头,缥缈的像是远山的白雾,风吹舞着你的碎发,眼里只有满目的萧条与寂寥。你说,你要和楚倩碧结婚了,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语调里是我许久未听闻的温柔。

每每醒来,都惊出一身冷汗,衣裳湿透。

我想你是怪我的吧,怪我的无理取闹,怪我的离开,所以在梦里,你都不愿与我多说一句话。

你和她一定会很幸福的吧,祝福你们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当看到新闻上你与楚倩碧即将结婚的消息时,当看到你说你爱楚倩碧以及他们对你的祝福时,我仿佛像是一个笑话一样被你一点一点的淡忘掉。

我躺在病床上,眼里含着泪,却笑着在电视机前祝你们幸福,只有我自己清楚,我居然在心里恶毒的诅咒你们永远都得不到幸福。

可是白胥啊,你不爱她的对吧,你心里还有我的对吧,你的眼睛出卖了你,那双曾经充满我的眼睛变得黯淡无光,在里头我看不到任何人的声音,褐色的眸子像是深渊一般,只剩下你的深不可测。

我记得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你也是这副模样,明明讨厌的要死却莫名撩动我的心弦。

那天是冬至,难得休假的我,却因为老板的一个电话而出现在了秀场的最终彩排现场。

那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那时候午后的阳光倾泻在你的身上,将你笼罩在一片光辉中,照耀着褐色眸子里的高深莫测,气质几近满分。

我近乎痴迷,欲要沦陷在其中。

在此之前,我见过许多形形色色各式各样的男模特,论样貌,论气质,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你。

那时候,你只是一个新人,一个模样生的极好,公司力捧的新人。

这个男人会红的,一个老前辈站在我身边这么说道。

后来,你当真成为了红得发紫,世人瞩目的国际超模。

下一秒,你闻声看向我们,在看到我的那一刻,你眸中渐渐开始闪烁着光芒,不似言情小说里的一般,你眼中的光芒非但没有转瞬即逝,反而愈燃愈旺。

那时候啊,我以为你是对我动了情,后来我才知道,原来爱情来了的时候,眼睛是被蒙住的。

你看着我,向我走来,冲我露出蛊惑人心一般的笑,伸出纤长白净的手,嗓音清冷:“陈小姐,你好,我是白胥,今天请您,多多关照。”

“好。”我伸出手,报以回握。

那时候的你虽然是新人可是一点都不青涩,举手投足间是满满的时尚感,同事们都说你是天生的模特。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这之后的每一天,我笔下的服装都以你为原型,每一分每一厘都衬托出你的剑眉星目。

人们都说是我陈三弦造就了白胥,可是我知道是你穿活了我的衣服,也只有你能穿出这些衣服背后的故事。

之后每一次的秀场我都忙得团团转,可是在看见你那一刻我的心就一下子平静下来。

还记得初见的那场秀,两家公司同时举行,我所设计的衣服被人恶意破坏 ,那一刻我真的要崩溃了,而老板还大发雷霆要我负责。

我责无旁贷,可是秀马上就要开始了,那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是你,是你把衣服拿过来,撕成一条一条的,就这么套上身,还挑起我的下巴在唇上印下轻轻一吻。

周围一片吸气声,我怔住了,良久不知所措,脸上烧的通红,什么声音都听不见。

可我至今都记得你的眼睛,熠熠生辉,你说,“陈三弦,相信我,即使你给我一条麻袋我也能穿上它成为时尚潮流。”

我就这么愣愣地点头,任凭你夺走了我的初吻,脑子里还回荡着你磁性的嗓音。

白胥你知道吗,他们都说陈三弦那天的脸蛋好像个熟透了的茄子,眼神迷离,要不是大老板的电话我都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到最后一刻。

现在想来那时候的我太过痴迷于你,看着你引起满场尖叫,看着你和台下的人互动,看着你眉眼轻挑唇角飞扬,我的心里眼里都是你,怎么都移不开。

许是从那刻起,我觉得我的心都是你的了,不会再改变了。

最后的最后,我和你一起出场,你在我的身边揽着我的腰肢,轻轻在我的耳畔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说喜欢我,我承认,我心花怒放了。

秀结束之后他们都恭贺我,我知道这都是你的功劳,你却借口要找我改衣服拉着我来到隐秘处跟我表白,我再次被你的眼睛迷住了。

你说:“陈三弦,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周围的嘈杂声也掩盖不住你的声音。白胥,你可知道设计师和模特的结合意味着什么?公司有意包装你,而我,是要为所有的模特服务的。

下一秒,你将我拥入怀中,靠在我的耳边,温情缱绻,“好吗?”

霸道的吻就这么落了下来,我不禁沉醉在这吻中,闭上眼睛丝毫没有注意到你的眼眸中透着一抹嘲讽。

我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总之就这么跟着你了。那天回去之后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直在想白天的那个吻。

白胥,我是不是很可笑,二十几岁的人了,因为一个吻兴奋地睡不着觉,第二天起来就看见你站在我家门口,一双深邃的眸子盯着我,手里还拿着热气腾腾的早餐。

你知道吗?现在的我多希望一觉醒来之后能看见你站在我的床头,让我乖一点张开嘴吃早餐?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不可能了,现在的我这个样子,形同鬼魅,又怎么能和你身边的温柔女子相比呢?

可是我依旧抱有幻想。

你跟我一见钟情,我们彼此都在最美好的年纪遇到了对方,那段时间是我最幸福的时光。

人人道冷清的陈三弦一向眼高于顶,对任何示好的男人都不屑一顾,可是偏偏对白胥另眼相看,我只是浅笑,打趣说你是力捧的新人,能够穿上我制作的衣服,也是为我做宣传。

阿璇说我讲这话的时候眼底的温柔都快溢出来了,我不是个好演员,即便是竭尽全力也没有办法掩藏自己对你的爱意。

不过你说过,在公司要保持距离,因为你怕连累我。

我明白的,彼时你只是个模特,虽然公司想要捧你,可你毕竟不红,要是跟我在一起,肯定很多人都会质疑你的目的,而我亦会成为被议论的对象。

白胥,那个时候其实你已经有了这种打算,不然,怎么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眼中的光彩那么夺目?

可我不在乎,阿璇说我脑子里只有三根弦,人如其名,除了工作、睡觉,就是对爱情的执着,这种执着一直持续到今天。

明知道你利用我,可我心甘情愿,因为你有红的潜力,即便没有我,你也能红。

白胥你知道吗?在写这封信的时候外面好冷,深秋的风吹散了黑夜的云,一如我的心。

罢了,我怀念那段美好的过往,希望那段温暖的记忆能够伴着我入眠。

那段时间,真的很幸福。

我很怀念。

好了这封信就到此为止了,我倦了,晚安,好眠。

 

这不是三弦的初恋,但是我能感受到她对这段感情的珍惜。

随手翻开第二封信,依旧是娟秀的笔迹。

 

2

致白胥:

今天护士小姐推我在花园散步的时候,我看到了一对情侣正在吵架,那场景真是像极了曾经我们啊!

头顶的太阳刺得我睁不开眼,依稀间又回到了我们第一次吵架的时候。

套图发布出来后,你火了,一夜爆红这个词总在你身上,再合适不过。

看着你每天行走在T台上的身影,不管是台前还是幕后的女人们对你投出的垂涎三尺的目光,我嫉妒,嫉妒疯了。

他们都不知道你是我的男人,我陈三弦的男人,为什么要接受他们的目光审视?像脱光了衣服一样被他们上下打量着。

每一次我都会努力压制住自己的怒火,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当再次看见你被一众贵妇人包围时,我再也忍不住了,回到家里就跟你抱怨。因为恋爱,我们搬到了一起住,即便如此你还是在我家隔壁租了一间房,就是害怕有人突然到访引起误会。

我很不爽你的安排,我是你的正牌女友,却活得像个隐形人。

我还记得你说过的话,你说陈三弦,我们都是成年人,应该理智一点,为了我们的将来就不能隐忍一下吗?

你还用娱乐圈中那些隐婚的艺人来试图说服我,我很委屈。

我又不是见不得人,有艺人隐婚也有艺人公开恋情啊!不一样得到了祝福,为什么我们不可以?

白胥,你记得吗?当时你说自己才站上这个大舞台,公司力捧你的条件之一就是不能恋爱,可是你却擅自违约,是你先来招惹我的,却在爆红之后要求我隐忍。

白胥,你是不爱我的。

我用尽全身力气吼出这些话后夺门而出,那天下着蒙蒙细雨,我不顾一切地冲出去,等到止住脚步才发现周围一片漆黑,我又没带手机,站在自己不认识的地方瑟瑟发抖。

我是多么害怕,也好讨厌你,白胥,人人都说我清冷,其实我只是不善表达,所以看上去不太好相处,实际上我也像普通女孩一样,希望有段普通但是却真实的恋情,而你跟公司的态度,都让我没有办法接受。

我知道,你走到这一步很不容易,公司肯花时间和金钱捧你也希望你走得远一点,红的久一点,你们都不敢赌,怕公开之后形象受损。

最后我妥协了,而你也在一个小时后找到了冻得浑身冰冷的我,一把将我抱在怀里,自责不已。

那次之后我们谁也没有再提起过这件事,但是我的心里还是有根刺,一如现在的你,公开了和楚倩碧的关系,看来不是公司不让,也不是你不想,只是时机不对。

我很后悔没有在对的时间遇上你,如果是此时遇见你,只怕又是另外一番境地了。

然而时光不可能倒流,你我也不可能回到原点了,我多想祝福你,可是一想到你冰冷的眸,我还是忍住了,对不起我办不到。

这可能是我第一次在这里跟你道歉,曾经的我是那么的倔强,好几次我们处在崩溃的边缘,我都坚持着,等待着你跟我低头。

那时的我不知道,这种耐性和迁就也会用完的,总有一天你会离我而去,可惜,现在我明白了,却已经迟了。

好了,这些不堪的回忆就到此为止吧。

 

这封信里还夹杂着一片花瓣,许是她在后花园晒太阳的时候飘上来的吧?我这么想着,顺手拿起第三封。

还未打开,就看见信封上斑驳的水迹,仿佛可以预见这封信里的内容。怕是她在写的时候备受折磨吧?

 

3

致白胥:

我越来越难受了,自从生病后我就开始胡思乱想,有时候看见隔壁病房的人铺上白布被推出去我就觉得心里惶恐不安。

生病前的我是那么高冷,病了之后我才感觉到这冷的背后有多孤寂,我的身边,从未出现过一个人,病友们都说我是冷美人,可是我知道,这样的冷有多讽刺。

旁人尚且有亲朋好友探视,而我只是孤零零一个人。

白胥,我每天都对着你的杂志发呆,只有看着你我才能感觉到一丁点的温暖。今天阿璇给我打电话说你得了奖,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还记得你第一次拿到M家的时装秀时,我简直要乐疯了,那是你正是迈入国际舞台的第一步,虽然跟大咖们比起来这场秀不算什么,可你是唯一的亚洲面孔。

公司上下都为你疯狂,老板还特意办了个派对庆祝,我也在邀请之列。

那天我特意穿着自己设计的小礼服出现在你面前,你的眸子灿若星辰,大家都说白胥的目光清澈,不过对谁都是淡淡的,只有对我,眼眸中才有一丝波动,你连忙解释说我是你的贵人,对于贵人,你一向是另眼相看的。

我笑了,老板也笑了,还让我跟你多沟通,把你的潜力都挖掘出来,我苦笑,你的潜力从来都是自己掌控的,这场时装秀也只是你的计划之一。

当你跟我说楚倩碧认识M公司的老总时,我就知道你的想法了。可我还是帮了你,在你的衣服上绣上别致的金色花纹,吸引了楚倩碧的注意,顺利跟她寒暄起来。

白胥,你要的东西从来都是计划好的,包括我对吗?

那场秀之后你成为炙手可热的超模,在T台上充分展示魅力,下了台之后却变了,看着我的时候 眼中却没了温度。

我闹过也哭过,你回来的时间越来越晚,身上的香味每天都在变,不变的是你的野心。

你跟我说你会站在金字塔的最顶端,我傻傻地看着你,说只想要你陪我每一天,你说我不懂事,不知道分担压力,我只是个普通人,我只想要一段真实的感情,希望你能多给我一点温暖,难道这也有错吗?

白胥,你变了,不过我依然希望你能够成为我心中最完美的男人。

此处歇笔。

陈三弦。

 

看着这封泪水斑驳的信纸,我的心有一阵的抽痛,陈三弦,为了这种男人值得吗?

我的话没有问出口,不过三弦应该明白,只是这个丫头太执着,太顽固。

展开下一封,我看见了三弦的痛楚,她的爱人,终究还是离开了。

 

4

致白胥:

时装秀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你来我的小家,你说今时不同往日,不能让记者拍到我们,这是为我好。

我不高兴,但是还是忍了。

在生日那天特意为你准备了烛光晚餐,亲自下厨煎了牛排,还做了水果蛋糕。

一向不擅厨艺的我还专门为此报了个学习班,做出的东西也有模有样了,红色的爱心绿色的豆子,还有嫩滑的牛排。

我等了你一个晚上,你都没有回来,我问过你的经纪人,他说你今晚没有活动的。

牛排一点点冷下去,我还在坚持,打你的电话没有人接,给你发信息也没有回复,我慌了,开始疯狂寻找你的身影。

讽刺的是八卦新闻中看见你跟楚倩碧共进晚餐,那一刻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吗?

回来后我当着你的面把所有的东西都倒了,我看见你眼中的痛和悔恨,可你还是走了,我一个人在家里哭得眼睛都肿了,第二天依旧要去公司为你准备衣服。我不敢问你跟楚倩碧的事,但是她还是找上门了。

白胥,你知道吗?当她跟我说你和她有过肌肤之亲,还拿你前程做要挟时,我几乎想都没想就告诉她我退出。

当时我自己都很吃惊,我不是爱你的吗?怎么这么草率就做出决定呢?

现在想来我是本能地反应吧,不想你受伤害。

楚倩碧知道我的决定后还不放心, 要我辞职离开这个城市,她派人拍到了我们牵手接吻的照片,我不敢赌,只能同意。

如今看见你跟她在一起的照片,我真的很想提醒你,这个女人实在心机深沉,你这么复杂的人,还是要找个简单点的人好。

虽然我已经不配跟你说这些,不过相爱一场,我还是忍不住要提醒你。

白胥,很抱歉,我还是那么的喜欢你。

 

5

致白胥:

见字如面。

今天听护士小姐说想我这样的患者治愈率只有10%。

我知道,即便是百分之十,我也不会是那个幸运儿,因为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只怕已经是灯枯油尽了。

而你,你的路还很长,我都不知道还能看几次电视、

每次一见到你的身影就忍不住颤抖,这是你,我的爱人。

阿璇骂我,让我忘了你安心养病,我怎么能忘记你?

陈三弦高冷美颜,白胥沉稳俊朗,从此进公司的那一刻我就觉得,你是我的唯一。

可是现在你成了楚倩碧的唯一,你挽着她脸上却没有笑意,估计是因为你也害怕吧?

离开之后我才发现我的生命中不能没有你,老板极力挽留我,我也犹豫,到底要不要公开,这些我都没跟你说,因为在公司我能看见你的次数越来越少。

最终我还是离开了, 因为我看见你和楚倩碧同游法国,那段时间你明明跟我说要去进修的,而回来之后你还跟我解释说偶然遇见,白胥你知道吗我真的不想听这种蹩脚的解释,不管是不是偶然我都能从楚倩碧的眼眸中看到满满的占有欲。

我不顾一切地抱着你,哭着对你诉说我的委屈,你的眉眼暗沉,只是叹气,而后跟我说:“陈三弦,理智一点,你这么做我不得喘息。”

白胥你知道吗?当我听到这番话的时候我就知道你离我越来越远了,我松开手怔怔地看着你再也没有说话。

那晚是我第一次审视自己,跟你交往这么久以来,我都在为你打算,替你考虑,我要的只不过是你的一点点安慰罢了。

我看见你走的时候眼眸中流出的那一抹痛楚,我不知道你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只是第二天,前老板给我打电话说我的设计图都不见了,怀疑我夹带了,因为那是我在职期间的作品。

我背负了这样的莫须有罪名,心力交瘁。

最后我还是没有去公司,是你帮我解决了,你说我不是那种人,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会站在我身后支持我。

后来我才听阿璇说你为了我跟老板大吵一架,还闯进了公司的监控室调取证据,还了我清白,也因此差点被大老板给雪藏。

白胥,就在那一刻我真的明白了你对我的爱,可在我想要成立工作室自立门户的时候,意外却悄然而至。

总是以为自己年轻,总是熬夜不吃饭,总是以为不过是小小的胃疼没有什么大不了 ,不想现实给我一记响亮的耳光。

我万念俱灰,看着屏幕中你的身影,哭得声嘶力竭。

那一天你穿着迪奥新款大衣走在T台上,台下好评无数,我为你感到骄傲,却怜惜我自己没有机会站在你身边。

多年的工作让我有了一笔小小的存款,虽然治病不愁,可我的生命却一天一天减少。

白胥,我多想此刻躺在你身边的人是我。病了之后我总是习惯在晚上给你写信,因为只有晚上我的心才能静下来。

 

6

致白胥:

今天阿璇来看了我,她说我的脸色不太好,特意给我带来补汤,同样带来了你的消息。

阿璇说你已经拿到了M公司的压轴,上次你的表现惊艳全场,我的离开让你也下定决心跳槽,只是公司暂时还没有放手。

我知道你是一定要走向国际舞台的,这是你一直以来的梦想。

阿璇还说你把我家隔壁的房子买了下来,我笑了,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去了。

病情确诊的那一天我跟你真正提出分手,你睚眦欲裂,抓疼了我的肩膀,一字一顿地说着,陈三弦,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

我问你是不是跟楚倩碧睡了,你沉默,然后慢慢松开了我的肩膀,我轻笑,这就是理由。看着你转身离开我的胃一阵灼痛,慢慢佝偻着腰,我很狼狈地走回医院。

白胥,我多希望你能在那个时候回头看我一眼,然而你没有。

现在买下这套房子,又有什么意义。

阿璇说你现在很红,红到很多综艺都在找你,你都推了,你是那么执着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为了赚钱就放弃自己的本职工作。

在我彻底倒下之前,我想再为你制作一件衣服,这是我最后的心愿。

我拜托阿璇把我的工具都带来,画图,打版上色,每一道程序我都尽心尽力,护士说我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我笑了,我都已经这个样子了,还能好到哪里去?

我把所有的联系方式都换了,你找不到我自然也就渐渐淡忘我了。阿璇说你那晚喝醉了在我的房门口坐了一夜,我的心抽抽的疼,手里却没有停止,我为你做的衣服就要完工了。

历时一个月,我真的好慢,只能在化疗结束后硬撑着拿起针,有些地方不是很平整,我尽力了。

白胥,你看见之后千万不要哭,我喜欢你眉眼含笑的样子,不笑的你虽然也很酷,可是笑起来魅惑众生的样子真的很好看。

今天医生来给我检查,他说我的身体很难撑过三个月,我知道,也逐渐接受这个事实。只是我还有个心愿,那就是再看一次你的走秀,可是你现在的身份不一样了,要想拿到秀场的票很难,我拜托阿璇帮我,她却直接找了你要来入场券,我真的吓坏了。

阿璇说你问了她到底是谁想要看,她说是她最好的朋友,你的眼波颤动,给了她 。我想你应该是猜到了吧,当我拿到这张票时,我的心里很是忐忑,医生不再允许我出去,我只能偷偷溜出去看你。

阿璇没有陪我,我化了浓妆,坐在靠前的位置,眼睛死死盯着T台,当音乐响起的时候我的心里有一丝雀跃,台上绚丽的色彩打在你的身上,歌手和你的互动让台下的人们炸开了锅,都说你是天生的舞台之王,这场秀让你在这个圈子站稳了脚跟。

我为你感到骄傲,幻想着我是设计师,最后能够跟你一起上台,我想此时的我嘴角应该是上扬的吧。

可是一扭头我看见了楚倩碧,她望着你的眼神充满了崇拜和爱慕,我的心一点一点凉下来,见你和设计师站在一起,我终于明白,我只能坐在台下看着你,也许未来,我连坐在这里的资格都没有了。

秀结束之后是一场小型的酒会,我没法参加,痛得满脸苍白的我在看见楚倩碧时竟然落荒而逃,比起她满面桃花的样子,我实在形同鬼魅。

白胥,这是我最后一次看你走秀,不过我已经很满足了。

我爱你。

 

7

致白胥:

我的手已经抬不起来了,这封信上的字歪歪扭扭的着实难看,以前你总是说字如其人,想必现在也能猜到我丑成什么样子了吧?

人活一世终究要化成一抔黄土,我不在乎自己的外貌,只希望你在看见这些信的时候不要太难过。

偶尔想起陈三弦,我希望你会跟人说那是个清冷孤傲的女人。是的,我希望自己在你心里还是一如既往地冷傲,这样,你就能忘记我们之间的一切,忘记曾经拥有的温暖。

阿璇又来看我了,她骂我放不下你却又狠心离开你,想要告诉你一切,我阻止了她,逼她发誓不要透露我的行踪,我走了之后你不要怪她。

现在我躺在床上,太阳透过窗户照在我的床单上,细微的尘在光柱中飞扬,我好想起来再看看你,却只能看着杂志封面上不苟言笑的照片。

回想我们在一起的日子我想我是快乐过幸福过的,白胥,如果有来世,我一定会好好保护好自己,再遇见你的时候我定会让你移不开眼。

阿璇来了,她说我又瘦了,我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多了,衣服我已经做好交给了阿璇,让她帮我烧了,我很想交给你,可是真的不想你再看见我,余生,请你不要再想起我。

电视上你跟楚倩碧真的很相配,其实想来她也是个好姑娘,跟着你飞来飞去,为你打点一切,白胥,她比我更适合你,这次,我想我应该可以做到祝福你了,真的,好好珍惜她,多一点真诚少一点利用,你会过的更加轻松。

白胥,祝愿你能与楚倩碧白头偕老,幸福美满,也愿你这一生,功成名就,事事顺心,平安喜乐。

 

看完这些,我望着病床上的三弦,她已经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瘦削的身体蜷缩在床上,只有那么小小的一团,我想她应该是睡着了吧?

你就好好休息吧,都已经很久没有睡个好觉了,希望你再次醒来的时候,可以充满力气地抱着我唤我一声阿璇。

我最亲爱的陈三弦。


古风青春:http://www.52hwz.cn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短篇美文|古风美文|搜集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本页地址:http://52hwz.cn/post/141.html

标签: 致白胥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那个人间少年

那个人间少年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2020.1212 晴☀️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立删1风醉了酒,饱饱地吸了口氧,靠在树桩边睡着了。 风,撩拨着少年的头发,露出了洁白的额头。 他从来...

一丝不苟

一丝不苟

他的姓不大好听,姓苟。前些年,在县委任过常委,主管过宣传工作,行政官衔不明确,“官称”就很别扭。这本是没办法的事,当面叫他‘常委”,不挂姓,背地只要说“一丝不”仨字,那就是指苟常委了。 我喜...

午夜黎明

午夜黎明

(一) 铅灰色的天空隐隐约约的透着几缕日暮斜阳,教学楼泛黄的墙壁有的地方已经脱落,朱红色的油画赫然饱经风霜,默然的望着一切。 肖蔚然拖着笨重的行李箱来到了学校,身后并没有父母或者其...

交易

交易

我们在慢慢长大,身上也积满了一些大大小小的故事,故事也许会被遗忘,但不会被掩埋……——隶说 01 叮铃铃—— 门前的风铃声倏地响起。 店里进来一个俊逸的男子,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