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美文 > 正文内容

谁的选择为谁买单

山海清泠/文

他和她的相遇,于他是一场意外;于她却是一场预谋。

年少时光,他简单而纯粹。而遇见她,只一眼他便再也无法自拔,他以为她是纯洁而无暇的存在,是他心中的天使,心尖的精灵,他愿为她付出一切。但当尘埃落定,他却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可他已经做了选择,世上有千千万万种选择,而他至始至终却只认定了一个……

 

(一)

 

那日,他身受重伤,他根本没想过要牵连那所已经满是创伤的孤儿院,可走投无路之下,他还是一咬牙翻墙跳了下去。

 

在他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突然有人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你是谁?”

 

一阵清澈甜美的声音一下子撞入了他的心间,就像是有人扣动了他心尖的琴弦。

 

王小元转身,对上一张未施粉黛的小脸,她有一双清澈见底的眸子,温和的面容让他怔然,他见惯了众人的鄙夷与厌恶,可那双澄净明亮的眸子里唯一没有这点。夕阳的霞光映衬下,她的模样瞬间占据了他所有的记忆。

 

他似乎忘了自己身处何处,也忘了现在是什么情形,他只是愣愣的看着对方,傻乎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他发誓,长这么大以来,这样的感觉绝对是生平第一次,他做好了被无视的准备,她却认真的回答了他。

 

“夏伊莲。”

 

她说完,定定看着他,似乎在等待他的回答,但他却没有说话。

 

见他没有回答她也不强求,视线扫到他腰间的伤口,鲜血染红了里面纯白的T恤。

 

“我帮你包扎一下吧!”

 

他依旧没有说话,却是没有拒绝她的拉扯,他木木的随着她进了屋子,看着她为他包扎从开始到结束。

 

替他包扎完夏伊莲也没有刻意询问什么,从一旁的矮椅上拿了那本翻了一半的书,她翻开书页便开始朗读,字句清晰,甜美动人。

 

王小元注意到那有一个特别的孩子,似乎不管夏伊莲讲什么他都没有反应,就好像是误入这里的另外一个世界的人。

 

不知是故事太过精彩,还是声音过于动听,王小元也不知不觉的听了下去,连渐渐淡去的晚霞也没有注意到,夏伊莲合上书的时候,他才如梦惊醒。

 

孤儿院的孩子总是很懂事,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自己上床休息,只有那个特别的孩子依旧木然,夏伊莲拉着对方进了屋子。

 

当她再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见他还在,她似乎有些诧异,她还没有开口,王小元已经先一步了。

 

“那个孩子……”

 

“他有自闭症。”

 

夏伊莲略带温柔的嗓音平淡的陈述着这个事实,她的视线一动不动紧盯着他,好似在看他有没有歧视那个孩子。

 

“小奕是一个坚强的孩子,他只是需要一个带他接触外界的引路人。”

 

王小元愣住,他看见她眼中那一抹希冀的亮光,晚风轻轻拂过,牵起她的发丝漫舞飞扬,她淡淡的笑意让他没由来的紧张起来,手心渐渐有了湿意。

 

“我叫王小元。”他突兀开口。

 

她一怔,少年涨红了脸,麻利的再次翻墙离开,她忽然明白他这是在回答她之前的问题。

 

这是王小元和夏伊莲的相遇。

 

(二)

 

那一夜,王小元的脑海里总是闪现着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眸,耳畔回荡着那甜甜的声音,滋润了他干涸的心田,装点了他灰色的世界。

 

从那天之后,他几乎每天都会在孤儿院停留,但却没有遇见她,连着几天过去了,他终于再一次见到了她。

 

夏伊莲告诉他,她不是每天都会来这里,一周大概有三天,他心中暗暗记下了这个数字。

 

见过几次之后,两人也渐渐熟悉了起来。

 

夏伊莲说她之所以会来这里,是因为受那些孩子眼神的引导,看着那些孩子一个个慢慢变得木然,她总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

 

“大概是不想他们太孤单吧!”她幽幽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响起。

 

王小元看着对方近在咫尺的白皙面孔,还有对方眼中朦胧的淡淡忧愁,鬼使神差他开口道:“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也是一个孤单的孩子,你会……陪我吗?”

 

最后三个字他说的很轻很轻,轻到几乎让人听不见,但她还是听见了。

 

夏伊莲不由轻笑出声,“你说什么傻话呢?”

 

“嘿嘿。”王小元笨拙的挠了挠后脑勺,脸上挂着傻气的笑。

 

这个时候的夏伊莲就并没有给他答案。

 

王小元喜欢夏伊莲讲故事的样子,也沉迷于对方的温柔细语,有时候人的喜欢就是那么简单而纯粹。

 

他其实并不擅长对付小孩子,但在这里这么长时间,现在也偶尔能和小孩说说话了。

 

夏伊莲又读起书来,王小元看着她的嘴巴一张一合的,移不开眼。

 

“咳咳!”她突然不自在轻微咳嗽两声,脸上更是爬满了红晕,王小元猛的反应过来,这时候他才意识到他们的距离是多么的近,他的心跳顿时乱了一拍,连忙直起身子,尴尬的不知怎么办才好。

 

“我去倒一杯水。”也许是两人之间突然弥漫的气息太过暧昧,夏伊莲随便找了个借口就羞涩离开。

 

留下王小元一个人兀自傻笑,他的心中似乎明朗了许多,对方的表现让他看到了希望。

 

那个叫小奕的孩子依旧呆呆坐在门前,似乎什么也不能引起他的注意,王小元却拉着对方的小手有些局促不安道:“小奕,你说她也是喜欢我的吗?她太好了,我……”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孤儿院外面的一群人打断了。

 

“申哥,前几天那小子就是在这边逃走的,弟兄们把这都找遍了,就只剩这所破烂的孤儿院了。”

 

“那小子胆子也太肥了,竟敢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偷东西!我看我们还是进去搜一搜,没准那小子孬,就在里面呢!”

 

一听这群人的声音,王小元整个人脸色当下就白了,身子已经自发动作,飞快跳到了长椅后面,将自己隐藏了起来。

 

“不用进去了。”

 

“申哥!”

 

“好了!不要去打扰那些小孩!”

 

王小元感觉到那个被叫作申哥的男人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神似有意无意扫向他藏身的这边。

 

“呸!算那小子走运!”

 

“好了好了,不就一个小扒手吗?申哥都懒得理会了,你还在意什么?”

 

“……”

 

一群人骂骂咧咧离开,一直到对方的声音都听不见了,王小元才悄悄从长椅后爬起来。

 

“你在干什么?”

 

夏伊莲的声音突兀出现在了他的身后,这让他的身子蓦地一僵,全身上下好似被一盆冷水给泼了个透心凉,脑子顿时炸开,只有一句话不断回荡在他脑海间:她知道了!

 

他根本不敢转身,他害怕看见她厌恶与鄙夷的神色,他更害怕的是她对他的失望……

 

“没事吧?”

 

夏伊莲将手搭在了他的肩上,关切担忧的话语瞬间将他拉回现实,他的心突的一颤,她这是不在意他的不堪吗?

 

“你怎么了?我一出来就见你蹲在这里,是长椅哪坏了吗?”

 

如清风般的语调抚平了他的惊慌,他慢慢转身,对上的是一双不含任何杂质的眼眸,他轻轻一笑。

 

“没事,我没事。”

 

他说的是他没事,但他的笑脸却有些晃花了她的眼,让她猛的一怔。

 

起身后的王小元默默感激上天,因为在他的世界里,夏伊莲就是他的梦,那样纯洁而善良的温柔可人儿,怎么能被卷入肮脏的黑暗呢?

 

所以还好她没有听见,还好她还不知道……

 

(三)

 

两人认识很快也有了三个多月,在这些日子里,王小元也习惯了听夏伊莲讲故事的声音和孤儿院的点点欢笑。

 

他会时常询问她需不需要帮忙,也会默默的护送她上车回家,只是一些寻常小事,但他的心却好似脱离了曾今的浑浑噩噩,找到了光明。

 

那是四月的一天,天空下起了蒙蒙细雨,那天孤儿院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小元,这是我最好的朋友白璃。”

 

“你好,我是白璃。”

 

一个身穿白色长裙的女孩简单的介绍了一句。

 

这是一个冷傲到极致的女子,那一身白色的衣裙在她身上透着丝丝违和,却又让人说不出个所以然,她黑色的瞳孔透露着冰冷,冷得让人难以靠近,和夏伊莲的温暖和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白璃很少说话,一整天下来,她甚至只说了十句都不到。

 

但在今天的谈论中,王小元了解到一个很明显的事实,夏伊莲的家境真的很好,好到他只能仰望。

 

自从白璃来过这里之后,不知为什么她也成为了孤儿院的常客,随着熟悉,她偶尔也能和王小元搭话了,但话依旧很少。

 

这一日王小元很晚才到孤儿院,他的脸上一片青紫,走路好似偶有颠簸,一见到夏伊莲他立马挺直了身子,可脸上的伤怎么也遮挡不住。

 

“小元,这段时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有些生气的质问,眼眸中却透露出止不住的担心。

 

王小元笑了,他感到很满足,没有多余的解释,他只是将藏在身后的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花递给了她,“送给你。”

 

夏伊莲愣愣的,有些不知怎么反应,好半晌才湿润着眸子接过他的花,低声道:“傻!”

 

她眸中的水光一闪一闪的,眼底的复杂却是越来越深沉,一阵风云涌动之后才恢复平静。这一切王小元没有注意到,但是在柱子后面的白璃却是看得一清二楚。

 

夏伊莲转身恰巧看见白璃那蕴含深意的目光,她惊讶。

 

“你……”

 

“你放心,我没别的意思。”白璃说完转身离去。

 

几天之后夏伊莲找到王小元,“下个月是我的生日,你来吗?”

 

听着她独有的语调喊着他的名字,这还是第一次,他甚至差点就要将心中那点隐秘的心思脱口而出了。但最后他憋红了脸却只说了一个“好”字。

 

“谢谢。”夏伊莲突然上前轻轻拥住了他,他惊呆了,对方离他这么的近,近到都能闻到那淡淡的清香,他甚至不敢挪动一分一毫,生怕这只是他的幻想,在他的眼里,她就是他世界跳动的精灵。

 

她的声音是那么的轻柔,没让他看见的表情却是那么的复杂。

 

(四)

 

“小子,风险有多大你应该很清楚,你真的决定了吗?”

 

“申哥,我决定了。”

 

申哥坐在较破烂的沙发上抽着二手烟,凝视着面前颔首的少年,他思绪不由飘远,想当初这小子还只是一个扒手,短短两星期竟然到了这个地步,纯粹是在拼命,让他也不免心惊,他叹了口气让人下去了。

 

这一夜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

 

道上的事注定充满了血腥,布满了荆棘,他只有不知疲倦的向前,不去在意撕裂的伤口和喷溅的鲜血。

 

“砰!”一阵气流堪堪从他额前滑过,一瞬间他的大脑完全放空,鲜血蜿蜒流下直入锁骨深处,触目惊心!

 

他斜靠在墙角,浑身上下布满了青青紫紫的淤痕,嘴角噙着鲜血,脸上挂着异常扭曲的弧度,似痛似笑。

 

“值得吗?”

 

白璃站在拐角的墙面,神情一片复杂,她注视着他,他没有说话,也许是已经痛得说不出话了。

 

“其实你还有更好的选择。”

 

月光下她的眸子深邃得好似灿烂的明珠,然而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却好像看见了一片星空,璀璨的星光与清冷的月光交相辉映。

 

他想,如果他没有先遇到他心中的天使,那么此时也许他还有选择,但他已经遇上了。他扯了扯嘴角,嘶哑道:“这就是我最好的选择。”

 

是他自己向地狱递出了申请,和恶魔进行了交易,他的选择,他不后悔,因为值得!

 

(五)

 

白璃最终还是让开了,她知道她阻止不了这个执着的少年,亦如她阻止不了自己那颗跳动的心。因为一切都晚了一步,他们晚了一步相遇,也晚了一步选择……

 

拖着重如千斤般的疲惫身躯,他努力保持着清醒,来到规定地点,没过一会儿一辆大卡车驶了过来,停在了他的面前,他没有任何迟疑接替了车上的人。

 

一整夜的驾驶,他的眼中布满了血丝,他是凭着一股毅力坚持下来的,当天边麻麻亮的时候,他终于到了指定地点。

 

这是一个废弃的仓库,破烂得好似下一秒就会坍塌,他进去了,令他意外的是交易的过程竟然轻松到不可思议,对方拍着他的肩膀给了他一叠红票子,他紧绷的神经总算得到了舒缓。

 

初升的太阳慢慢爬了起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了他的脸上,那淡淡的温暖瞬间浸透四肢百骸,他微勾的唇角还没来得及平缓,突如其来的一场变故就让他僵住了。

 

“不许动!”

 

不知什么时候四面八方突然出现了许多的警察,他们全副武装,手枪电棒更是随处可见,好似早就埋伏了许久。

 

而交接的他们已被团团围住,就像是任人宰割的咸鱼。

 

王小元入狱了,他知道这件事风险很大,可是他没有想到偏偏他就碰到了。也许他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结局,但他不后悔,唯一遗憾的是他还有没做完的事。

 

得知他入狱的消息,夏伊莲正在去往孤儿院的路上,在接到电话的那一刻,她的脑海突然一片空白,连她自己都震惊极了。

 

电话里白璃问:“你满意了吗?”

 

她没有说话,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尝试好几次发音,却依然说不出话,她只能沉默,直到电话那端的声息渐渐淡去。

 

她没有再去孤儿院,也没有回家,而是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她以为自己是不会在意的,但终究敌不过心底弥漫的酸楚,她曾以为她真的能做到那么完美,可现实却偏偏如此。

 

望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她只觉得胸口仿佛被压了一块千斤巨石,喘不过气。

 

她不知道她的选择是不是对的,但她已经选择了,在她选择为了未婚夫,让他成为替罪羔羊的那一刻,她就没有退路,她所有的表象之下其实都隐藏着另一番真相,虽然这一切对于王小元而言,很是残忍,可是到了这一步,她已经别无选择。

 

(六)

 

真相永远都是那么残忍。

 

他和她的相遇本就是一场有预谋的算计。

 

入狱的这段日子,王小元想了很多,很多以前他没有注意到的小细节此时都无比清晰,他不蠢,只是不愿意去相信,可现在一切已尘埃落定。

 

得知夏伊莲要来看他的时候,他出奇的平静,没有愤怒也没有悲伤。

 

冰冷的铁栅栏将他们分割在了两个世界。

 

“你来了。”

 

夏伊莲想过很多种他们再次见面的场景,她甚至想过他会对她破口大骂,会看见他充满仇恨的眼神,可唯一没想过的会是这样的平淡,竟然淡到面无表情。

 

“对不起。”

 

她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到头来,出口却也只是这最伤人的三个字。

 

“你没有对不起我什么,这都是我自己的选择……与你无关。”

 

“你,早就知道了吗?”她问的有些迟疑,无法控制心尖的颤栗。

 

他笑而不语,她忽地怔住,他的笑还是那么的傻气,亦如他们的相遇,可他的那双眼里却再也找不到她。

 

他们沉默,似乎再也找不到共同的话语,这种窒息的感觉压得她不知所措。

 

半晌,他突然开口道:“你后悔过吗?”

 

“……没有。”她只有愣愣的答,僵硬的像是一个提线木偶。

 

王小元突然觉得他是魔怔了,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他还问什么傻话呢?

 

他忽而一笑,“那,我拜托你一件事吧!”

 

她抬头。

 

“以后不要再来了。”

 

“……”

 

夏伊莲的脸僵住了,那一瞬,她泪流满面,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那里的,她想,也许今生她再也遇不到第二个像他一样傻的人了。

 

他看着她离开,泪水模糊了双眼却依旧不语,其实他都不知道自己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才说出了那番话。

 

但有些话不用言明也可以明白,就像是他没有告诉她,他所做的一切其实只不过是为了想要送她一份像样的生日礼物……但现在都不重要了,如果这就是她想要的,那么他选择成全她。

 

世上有千千万万种选择,而他至始至终却只认定了一个……



古风美文:http://52hwz.cn/category-2.html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短篇美文|古风美文|搜集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本页地址:http://52hwz.cn/post/142.html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春风往事

下一篇:初恋纪事

相关文章

午夜黎明

午夜黎明

(一) 铅灰色的天空隐隐约约的透着几缕日暮斜阳,教学楼泛黄的墙壁有的地方已经脱落,朱红色的油画赫然饱经风霜,默然的望着一切。 肖蔚然拖着笨重的行李箱来到了学校,身后并没有父母或者其...

他们生活的世界

他们生活的世界

一栋稍旧的两层老式楼房,不大的院子,正在这个都市的角落里,这即是他们居住的宇宙。旁边是城郊的室庐区,每到上放工韶华,很多人开着私家幼车回家。偶然风一吹,扬起的尘土总会精确无误地落正在这个掉漆的大铁门上...

猫

在这里存在着一些特殊的一群人,魔女、女巫还有巫婆。也许有人会说他们不是一样的吗?不,在这个故事里她们不一样。而我们现在要讲的故事就是关于一个魔女的故事。魔女“安”的故事,一个穿着宽松样式的紫色的上衣,...

你是我的怦然心动

你是我的怦然心动

雨突然下大了,在外面的行人瞬间没了踪影,丛露没带伞,暂时只能被困在图书馆里。  她看了眼时间,正是晚饭点,周围的座位上都没人了,连个可以借伞的都没有。继续看书吧,争取考研一次就成功。  不过肚子一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