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美文 > 正文内容

初恋纪事

初恋纪事

——归乡/文

“喂,爸。”好不容易腾出一只手来接电话,夏罗捂住左耳朝着手机大声说话。

“夏夏,你到学校了吗?要不要爸爸请假过来帮你?”

“到了到了,快到宿舍了,爸,我自己能行,没事儿先挂了。”挂了电话后,提起草席和被子等东西,刚走了几步,在感觉到塑料袋往下沉的那一刻已经来不及了,袋子里的东西全部掉在了地上。愣了片刻,夏罗无奈地蹲下捡起一件件东西,看着落在不远处的乒乓球,刚准备走过去,便看到了乒乓球转眼间落在一只大手中,手指白皙修长。

“喏,接着。”直接把球甩了过来,男生背上书包便走了,夏罗连声谢谢都来不及说。

啪,班主任把书扔在桌上,示意安静。“接下来我们点名,然后给你们安排座位。”

“贾真真,上官……”同班同学纷纷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只剩下夏罗和角落的一位男生,仔细一看,可不就是帮自己捡球的那个男生嘛。

“夏罗,你是夏罗吧。”班主任锐利的目光扫射过来,夏罗不明所以,只好点头。

“你开学考的成绩不是很理想,以后要继续努力。你先和郑逸坐一块儿。”夏罗这下子明白了,开学考的成绩好像很差,在老师心中记上了一笔,往后的日子不好过了。默默的叹了口气,背着书包走到了最后一排靠窗的位子上。

“虽然是高三了,但你们的位子仍会每个星期换一次,老师会看情况调换你们的同桌,接下来自习吧。”说完这些,班主任又去忙活别的事情了。后来夏罗才明白老师为什么这样安排座位,因为郑逸考了全班第一,可不得让他点化点化自己嘛。

“放下书包,看了看窗外,映入眼中的是一个大操场,还有远处的山丘。回过头,夏罗便想起自己还没有道谢。

“刚刚谢谢你帮我捡球,我叫夏罗,希望以后能够好好相处。”挂起了招牌微笑。

正在看书的邻桌转了过来,揉了揉略长而蓬松的头发,似乎有点疑惑,但随即马上挑起嘴角,笑着说没事儿。就这样,夏罗认定自己的同桌是一个好相处的人。

刚开学,天气还是有点热,但是地下室里更凉快,乒乓球撞击球桌的声音不断回响着。

“你们既然选择了乒乓球课,就要坚持练习乒乓球,不能偷懒。”挺着略大的肚子,体育老师一边指导学生,一边讲着自己以前的辉煌事迹。

此时,夏罗正在和一个男同学对打,虽然男同学也有两下子,但还是挨不住夏罗的快速反击。

“诶诶诶,你不行,握拍的角度不对。”浑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夏罗吓得抖了下手。“这位男同学,你去找别的同学练练。”

“郑逸,你过来,跟她打。”隔着四五个球桌,体育老师喊话。郑逸慢吞吞托了托黑框眼镜,慢吞吞地走了过来。

“郑逸,对方是女孩子,可要手下留情啊。”周围有些男生在起哄。

“嘿,你这话说的,瞧不起我们夏罗是吧?”同寝的莫知知立马出声示威,狠狠地瞪了一眼声音最大的那个人。

“就是就是。”旁边的花花也附和着,“夏夏加油,不要看对方是帅哥就不敢打。”

五分钟,十分钟,二十分钟过去了,球桌旁边挤满了各班同学,比赛仍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同学们都在赌谁会赢球,有的赌上了零食,有的赌上了中饭。

夏罗的手心都是汗,但眼神仍专注在球上,对方的招数花样很多,简直防不胜防。为了尽快结束这场三局两胜的比赛,在郑逸来了一记扣杀后,夏罗故意装作接不上的样子,成功输球。周围的人发出一阵哄声,庆祝比赛的结束。

解开衣服上的扣子,郑逸眯着眼看了看对面的人,似乎是没想到夏罗小小的个子里有着这么惊人的爆发力。

“哇塞,小夏夏你真厉害,差点就赢了。”莫知知挽着夏罗的手臂,差点兴奋地蹦了起来。

夏罗咧着嘴笑了笑,露出一排整洁的牙齿。“唉,过奖过奖,小生这点技艺,献丑罢了。”夏罗老家附近有一个退休的乒乓球教练,小时候经常教她打乒乓球,因此也算有点实力。

走回教室,夏罗看到郑逸已经坐着看他的侦探小说了。心里虽然有点发虚,但还是淡定地坐回了座位,开始找下一节课的课本。

“小夏夏,数学作业做好没?”嘴里咔咔咔嚼着零食,莫知知就把小脸儿凑了过来。

“哼哼,不要跟我提作业。”夏罗一听到作业脑袋瓜儿就疼。

“同是天涯沦落人啊。”莫知知随即一脚踩在凳子上,面朝第一排,开口唱道,“对面的女孩看过来,看过来看过来,这里的风景很精彩……”

“哟,是哪个小妞儿唱的这么动人。”门口进来一个短发高挑的女生,面容清秀却带着几分俊逸。施宜用脚挑开莫知知的腿,直接坐了下来。

“小宜子!”莫知知刚想扑倒施宜,却见从第一排飞过来一本书,闪身一躲,这本书成功在夏罗的脸上着陆。冷静冷静……五秒过后,夏罗的手已经在莫知知的脖子上。

“雅蠛蝶,我认罪,饶了我吧。”莫知知一脸哭丧地抓着夏罗的手臂。

“哎呀,你就从了我们吧,小美女。”施宜挑起一个坏坏的微笑,拿起飞过来的作业本,本子上面写着上官乐,上官乐也是夏罗的室友,名副其实的学霸一枚。

下午放学,莫知知就和夏罗到了学校操场靠居民区的围墙边上,等了一会儿,上官乐和施宜也到了。

“哈哈,我们今天可以饱餐一顿了。”莫知知看着围墙跃跃欲试。

“噗,就你这小身板,能翻过去吗?”施宜说完率先爬上了上去,一个翻身完美着地。

“就这么点高,我就不信翻不过去。”事实是,半天过后,莫知知的脚连墙头都够不到。另一边的上官乐也是费了半天劲,但是没有成功。

算了,真是服了这帮人,夏罗无奈扶额。最后还是找了块大石头,让她们一个个爬过去。

“你在干什么?”夏罗刚打算翻过墙,就听到了一个可怕的声音,脑袋一阵眩晕,吓得差点摔下去。

镇定了一下心神,夏罗费力扭头一看,才发现是自己的同桌郑逸。夏罗连忙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接着恳求道“郑逸郑大哥,求你千万不要说出去。”

郑逸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接着也翻上墙。看着墙边一脸紧张的众人,理所当然地说着“那你请我吃饭吧。”

什么,什么!夏罗的内心是崩溃的,接着捂紧了自己的钱包。

本来以为郑逸是长相帅气,学习优异的三好学生。但经过昨天的事情,还是刷新了夏罗对他的印象。而且可恨的是,昨天郑逸的饭钱都是她付的,就知道施宜这些损友靠不住。夏罗趴在桌子上,又开始看着远处的山丘发呆。

一走进门口,郑逸就看到了趴在座位上的夏罗,揉了揉有些昏昏沉沉的脑袋慢慢走近座位。

看着郑逸一如既往平静的脸庞戴了口罩,夏罗有些疑惑。想了想,经过昨晚的事,两个人应该算是朋友了,又听到咳嗽声,于是问了一句:“你感冒了?吃药了吗?”

“咳咳,没事,我吃过药了。”有着长睫毛的眼睛眯了眯,郑逸接着拿起自己的水杯去接热水。

上午几节课下来,夏罗发现郑逸的状态越来越不好了,一开始还能故作轻松地听课,后来干脆趴在了桌子上,任课老师频频向自己投来询问的眼光,差点招架不住。

“郑逸,醒醒,郑逸,快下课了。”看着旁边的人一直不醒,夏罗直接上笔戳了戳郑逸的脸。微弱而清晰的声音让郑逸从梦境中清醒来,随即看到了左边放大的圆脸。

看着对方泛红的脸,夏罗直接用手贴着郑逸的头,与自己的比较了一下,发现烫地惊人。

“你发烧了,得请假休息。”夏罗严肃地说。

“难怪身体没有力气呢。”郑逸笑了笑。

郑逸跟夏罗到了办公室,没有找到班主任,于是就跟英语老师说明了情况。

“看起来烧的挺严重。”看了看郑逸的脸色,英语老师接着说道,“夏罗,你陪他去学校附近的诊所量一下体温,如果需要挂盐水,回来后再补假条,我会帮你们说明情况的。”

夏罗指了指自己,“让我陪他去?”

“嗯,你陪他去吧,女孩子比较细心。”看着老师和蔼的笑脸,夏罗只得点头。

周围充斥着消毒药水的气味,闻习惯后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夏罗看看躺在椅子上睡着了的郑逸,又看看盐水瓶,无聊地打了个哈欠。

“我饿了。”郑逸迷迷糊糊地说了一句话。

夏罗有些头疼,“你想吃什么,我给你买吧。”

温和清浅的声音如流水般在耳边滑过,郑逸不由自主地说出了:“烧饼、馄饨、饺子……”

无奈地看着病床上仍然躺着的人,认命般的叹了口气,不过夏罗最后只买了几样清淡的小吃,确保对方吃得饱。

“陪我说说话吧。”在吃完饭后,郑逸首先打破了沉默。

“加上之前的晚饭,你总共欠了我23块钱。”

“……咳咳,我身上暂时没钱。”

“哦,那你记得还我。”

郑逸挠了挠头,有点尴尬,但又找不到什么话题,便闭上眼睛休息。但是接着便听到了噗嗤的笑声,睁开眼便看到夏罗咧开嘴笑着,眼睛弯成了月牙。

“你不用还的,就当我请你的。我去扔垃圾了。”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郑逸感冒好了以后,每次早上到了教室总要和夏罗打招呼。看着郑逸俊逸的笑脸,夏罗也感觉很开心,毕竟自己的朋友不多。

转眼又到周五,全班同学都好像面临解放,打了鸡血般兴致高昂。放学后,夏罗在校门口等车。

听到嗡嗡嗡的震动声,夏罗连忙拉开书包,按下接听键。

“喂,爸。”

“夏夏,晚上想吃什么?要不爸爸给你做你最爱的油炸淡水鱼?”

“嗯嗯嗯,好,还要红烧茄子,番茄炒蛋。爸,我五点就能到家。”

“好好,路上小心,爸爸这几天发了奖金,给你好好补一顿。”

听写电话另一头的声音,夏罗鼻子顿时感觉有点酸,自从妈妈去世后,爸爸一个人撑起了整个家,他就是自己的天。

“嗯,爸,我挂了。”

一个小时后。

“亲爱的老爸,我回来了。”把书包一甩,夏罗整个人瘫在沙发上。

夏天明从厨房里走出来,端出了一碟炸鸡翅。夏罗闻到香味,立马跳了起来。把爪子伸向鸡翅。

“怎么样?好吃吗?”

“嗯嗯,老爸做的最好吃了。”夏罗开始狼吞虎咽,学校的菜不是没味道就是肉太少,感觉自己不用刻意减肥都能瘦下去。

夏天明摘下围裙,给夏罗盛了一大碗饭。看着女儿的样子,既高兴又心疼,一周才能回一次家,夏天明真的是想死女儿了,但是由于工作原因刚刚来到这个城市,只能在公司附近租了两室一厅的房子,生活还是不宽裕,不能时时刻刻陪在女儿身边。

“夏夏,我看你这段时间都瘦了,多吃点。”

“哪有,我可胖了。”夏罗接着捏了捏自己的脸,示意身上有着很多肥肉。

“还有啊,晚上不要熬夜,保护好眼睛,你看看你的镜片,比我的大拇指还厚……”

“是是是,我知道了。”

小小的客厅里,温暖的灯光下,父女俩聊了很久……

叮铃铃,叮铃铃,啊,好烦啊,谁定的闹钟,夏罗挣扎着爬起来。外头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了小小的单人床上。

“女儿,早饭做好了,快起来。”夏天明穿着围裙,敲了敲房门。夏罗气呼呼地开了门,“爸,我好困,大清早的出什么事了?”

“夏夏呀,爸爸昨晚跟你说的话,你全都忘了?”

夏罗努力回忆,终于想起来,今天要去见父亲的好友兼大学同学,据说夏罗的爸爸妈妈就是他帮忙撮合的。

“啊呜呜~好困。”夏罗打了个哈欠,看了看自己所在的餐厅,突然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爸。”

“嗯?怎么了,不要紧张。”

“爸,在这里吃饭很贵吧。看这餐厅的摆设就知道一般人消费不起。”

夏天明听了后,轻松地笑笑,“嘿嘿,老爸之前不是和你讲了,你郑叔叔现在是酒店老板,这餐厅还是他订的,请一顿饭当然不成问题了。”

夏罗立马松了口气,心里想着待会儿一定要多吃点。

“儿子,待会儿见到夏叔叔,一定要有礼貌。”

“我知道了。”郑逸不知道为什么老爸要叫上自己,明明是普通的朋友会面。

郑逸和爸爸走进了眼前的餐厅。

“老郑,这里。”一个中年男人挥手示意,戴着眼镜,显得很斯文。

“儿子,跟上。”

当郑逸走近的时候,目光瞥到了旁边,和夏罗的眼神不期而遇。两个人都很惊讶。

“郑…逸?”夏罗看着穿着郑逸穿着简单的休闲装,却偏偏显得身材挺拔,黑框眼镜和淡淡的微笑更是显得温文尔雅,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光芒。但是在见到夏罗的那一刻,郑逸的嘴角更加往上挑,似乎感觉很有趣。

“哟,这两个孩子认识啊。”郑志强爽朗地笑起来。

“夏夏?”

“爸。”夏罗从震惊中回过神,凑近夏天明耳朵悄悄地说,“您说的好友的儿子,就是他?”

“对啊,小时候你还见过他,不过你可能忘了。”夏天明接着朝郑逸和蔼地笑着。

“我们是同桌,叔叔好。”郑逸主动开口。

“好好,几年没见都长这么大了,是个男子汉了。”

“这真是有缘啊。”郑志强显得很兴奋,“以后在学校要多照顾你夏妹妹。不能让人欺负了。”

夏罗保持着微笑,默默地咬了一口刚刚端上来的牛排。那敢情好,以后作业有着落了。不知道有了这层关系,以后郑逸对自己会不会好点儿。

一顿午饭就在两个大人的叙旧中渡过,夏罗与郑逸全程无话。吃完饭,郑志强突然提出让郑逸带着夏罗出去玩,熟悉一下周边,晚上再一起到郑逸家吃饭。夏天明则是和郑逸爸爸到处叙旧去了。

夏罗和郑逸在街道上慢慢走着,夏罗实在是很头疼,她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些什么,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似乎是察觉到了身边的人的不自然,郑逸决定还是先开口。“你想去游乐园吗?这附近有一家大型游乐园。”郑逸经常看到表姐去游乐园,虽然是和男朋友。

夏罗下意识地攥紧了斜挎包。出门就带了两百,不会连门票都不够付吧,不对不对,郑逸肯定有钱,大不了向他借。

“要不?我们去图书馆?”夏罗眨巴着眼睛,慢吞吞地开口。

看着夏罗皱着眉静默了半天,说出这样一句话,郑逸不禁加深嘴角的笑意,眼神也越发亮了起来,带着光彩,但是夏罗并没有发觉,她正在担心自己的这个提议会不会太突然了。

“好,我知道图书馆在哪。”

“真的吗?那太好了。”夏罗连忙跟上郑逸的步伐。虽然平时很懒,但是夏罗还是很喜欢看书的,夏罗老家的书房里就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

两人的身高差的有点大,夏罗一米五,郑逸却有一七五,夏罗有点跟不上,却发现郑逸慢慢地放慢了脚步。虽然这个同桌看起来很冷淡,但是还是体贴入微的嘛,夏罗欣慰地想。

不过由于是周末,公交上的人很多,夏罗感觉自己的后背哗哗地流汗。

“你为什么不穿短袖?”郑逸看着鼻尖冒汗的夏罗,挑了挑眉。

夏罗抽了抽嘴角,“今天出门的时候天气预报说是阴天,最近降温,我怕冷。”

郑逸听到这样的回答,轻笑了一声,“可惜失算了。”等到车一停,就拉着夏罗的手下了车。

“这么快就到了?”夏罗看了看手表,才过去十分钟,接着便看到郑逸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上了车后,空调的凉气拂面而来,整个人都清爽许多。

“那个,谢谢你啊。”夏罗拿起皮筋扎起了头发,不好意思地笑笑。

“没事。“看了看对方眉眼间的笑意,郑逸的嘴角弯了弯。

当夏罗走进图书馆的时候,整个人都被震撼了,图书馆的被设计成一座书山,一层一层可以拾级而上,从外部看呈流线型,非常典雅优美。

“哇,好大的图书馆。”夏罗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图书馆,简直想整个人扑进去。

“这是市中心,有很多人都会来这里看书。”郑逸开始往上走,“你如果想好了看什么书,可以直接用附近的机器查询。”

“嗯,我知道了。”夏罗点了点头。看着面前的书山书海,夏罗真的是有种想一辈子待在这里的想法。郑逸抽了一本杂志坐到了凳子上,然后双腿交叠,十分自然舒适的样子。

鉴于时间有限,夏罗也只是拿了一本生活杂志,放在桌子上,慢慢地翻看。过了一会儿,夏罗就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糖,抬头看了一眼郑逸,接着把糖放在了郑逸的手边,心里还默默腹诽对方的手指比女生的还要纤细修长。然后接着又拿出一大把糖,在连续吃了五颗糖后,夏罗又从斜挎包里拿出了一个小面包,看了看四周,见没什么人,便撕开包装慢慢咬着。又过了十分钟,夏罗又把手伸进了包里,这时候郑逸抬起了头,只见她拿出了水杯,打开杯盖,水还冒着热气。

喝完水后,夏罗又从包里拿出一件外套,叠好后放在桌上,然后一头扎在了衣服里。

此刻郑逸的内心:说好的看书呢!还有,哪有人出个门跟旅行一样,吃的穿的都准备地这么充足。

其实在夏罗心里,午睡和看书是一样重要的,只有有了充足的睡眠,才有看书的心情嘛。

直到听到了夏罗轻轻的打鼾声,郑逸才抬眼看着她,黑眸沉静如水。不知道为什么,郑逸很想更深入地了解对面的人,哪怕只有一点点。

周末很快就过去了,夏罗趴在课桌上,对着作业发呆。

“再看也看不出答案。”郑逸戏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由于不戴眼镜,眼睛看起来更加明朗。

“郑大爷,郑哥哥?”柔和的嗓音带着一股别扭的味道在郑逸耳边响起。

“怎么?”

“我是不是你的夏妹妹?”

“……”

夏罗严肃起来,“咳咳,郑叔叔不是说了让你好好关照我嘛?能不能让我观摩一下您的作业?”

郑逸直接拿起了夏罗的作业,“这里这里,看看辅导书上的例题,不会的再问我。”

看着自己的数学作业被铅笔画了几个圈圈,虽然没有达到目标,但好歹有方向了,夏罗开始信心满满地翻书。一直以来,成绩不理想一直是夏罗的心头病,虽然努力了但是效果不大,所以在别人眼中,夏罗是个默默无闻的学渣。

“这是我的笔记本,你看看哪些是重点。”郑逸又从书桌里拿出了笔记本,看着夏罗在皱眉思考,略圆的脸蛋鼓鼓的,竟然觉得很可爱。意识到这个想法的郑逸连忙转过头去,摸了摸发烫的耳朵。

之后的每次课间,郑逸都会耐心地给夏罗讲解题目,这让莫知知和施宜羡慕嫉妒到极点。

“唉,一天当中有一半的时间对着帅哥的脸,好幸福哦!”莫知知一脸陶醉状。

“不要啊,千万不要对我这么好,我真的怕……就这样爱上你!”施宜用手搓着衣角,一脸含羞带怯。

夏罗很淡定地继续说:“你个妖艳贱货,你连给本大爷擦脚的资格都没有。”接着搂住施宜的腰,撅着嘴巴正佯装要亲上去,突然瞄到了郑逸和班长正站在施宜的后面。

班长瞪大了眼睛,接着颇为遗憾地说怎么不继续呢。

施宜拿起一本书就往他身上砸,“我让你继续,让你继续,你还是早点治好你那破嗓子吧。”

“人家处于变声期嘛!”

夏罗无奈地摇头。

“你以后想上哪所大学?”郑逸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这么问,夏罗想了想说,“我不想离家太远,如果去了很远的地方,我爸肯定很孤单。”

郑逸仿佛陷入了沉思,没有再说话。

期末考试很快结束了,夏罗和父亲回了老家。

早上的阳光很温暖,夏罗躺在椅子上又开始发呆,想到有一个月不能见到施宜她们,突然感到有点寂寞。接着又想起了郑逸,思考着拿什么感谢他近段时间的帮忙。

一辆白色汽车慢慢驶近,夏罗看着它在自己面前停下,疑惑地站了起来。看到郑逸走了下来,接着郑逸爸爸打开车窗。

“闺女,我去停个车,帮我跟你爸打个招呼。”郑志强说完这句话就开走了车。

看着郑逸径直躺在了躺椅上,盖上了自己的薄被子。夏罗拿了个矮凳子坐在旁边,开口问:“你来这里干嘛?”

“还能干嘛。”郑逸闭着眼,闻到了被子上若隐若无的沐浴露香味,感到心脏开始跳得更快,“我爸非说来拜个年。话说,你这里简直是山路十八弯,待在这里一点娱乐活动都没有吧。”

“村里有个广场,可以打篮球,还有乒乓球桌。”夏罗走进屋子里倒了几杯热茶。

郑逸没再接话,夏罗猜想是坐车累着了。其实自从放了寒假,郑逸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想跟夏罗说说话,想看见她的笑容,他知道自己真的生病了,所以现在过来找药了。

直到现在,夏罗仍然记得,五年前的那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在寂静的小村庄,在树荫底下那场突如其来的告白。

“夏罗,可以等一下吗?”郑逸突然停下,认真地说出这句话。

夏罗转过身,看到的是对方略带焦虑的年轻脸庞和真诚的眼神。看着郑逸认真的凝视,夏罗揉了揉有点发烫的脸,接着问怎么了。

“我喜欢你,毕业后和我在一起吧!”

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夏罗瞬间满脸通红,接下来处于发愣状态,脑子一片空白。

“为,为什么?”

郑逸清咳了一声,然后上前伸出双臂抱住了夏罗,“没有为什么,我就是喜欢你。”

咚咚咚,咚咚咚,夏罗的耳朵里,只剩下两个人剧烈的心跳。

“好,我答应你。”事后,夏罗一直觉得自己太冲动了,竟然直接答应了。但是那才是自己最真实的心意啊。

五年后。

“老婆,老婆,起床了。”听到了熟悉而又温柔的声音,夏罗的困意更深了。

旁边的人无奈地叹了口气,接着继续说:“小懒猪,再不起床我就把你的鸡腿全吃光了。”

一听到鸡腿,夏罗马上感觉肚子饿了,只好像挣扎着爬起来。旁边的人吻了吻夏罗的额头,夏罗睁开了眼,也照样吻了对方。

“阿逸,今天的同学聚会穿什么呢?”夏罗看着柜子中的衣服不知所措。

“就穿这件吧?”拿着两个人的情侣装,郑逸和夏罗相视而笑。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短篇美文|古风美文|搜集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本页地址:http://52hwz.cn/post/144.html

标签: 初恋纪事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你是我的怦然心动

你是我的怦然心动

雨突然下大了,在外面的行人瞬间没了踪影,丛露没带伞,暂时只能被困在图书馆里。  她看了眼时间,正是晚饭点,周围的座位上都没人了,连个可以借伞的都没有。继续看书吧,争取考研一次就成功。  不过肚子一饿,...

  隐形的小雨

隐形的小雨

大滴大滴的泪珠接连不断滚过我的脸颊,小雨来了,她从身后轻轻抱住我,将同样滚烫的泪水滴落在我的肩上。            &nbs...

猫

在这里存在着一些特殊的一群人,魔女、女巫还有巫婆。也许有人会说他们不是一样的吗?不,在这个故事里她们不一样。而我们现在要讲的故事就是关于一个魔女的故事。魔女“安”的故事,一个穿着宽松样式的紫色的上衣,...

戏中人

戏中人

壹秦淮河畔,载了多少儿女情怀,几许缠绵几场意,古往今来,都付笑谈。那里,佳人相伴,美酒相邀,苏侬软语,入目道是旖旎风光,入耳亦闻笑语盈盈,正可谓是天上人间,教人深陷其中恍若南柯一梦。灯光烛影下,琴音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