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美文 > 正文内容

许一个天空的原因

《许一个天空的愿望》

——似薄雪/文


"在你的青春里有没有让你印象很深的人?"

这是黎璃第一次独自来采访,采访的对象是最近很火的一本书《许下一个天空的愿望》的作者夏沐惜。

夏沐惜抬头望着天空,沉默一会说:"有,一个让我一直忘不了的人。"

黎璃随着夏沐惜的视线也抬头望着天,又望着她的眼睛,她不知道,在夏沐惜的眼里她看到了什么。

1.

自从爸妈离婚有了新的家庭,把我丢给奶奶的那天起,我就决定自己以后一定要有出息,让他们后悔抛弃我。

我努力学习,考上了全县最好的高中A中,不仅如此,我还要考上重点大学,只有这样我才有希望证明自己。

报名那天,我将书包背在前面,用手紧紧抱着书包。因为这里面有奶奶每天天不亮去市集上买鸡蛋和我一个暑假做几份兼职赚来的,这些就是我的命啊。

我站在报名点队伍的末端,不一会儿在我的后面又多了一些人。也许是因为太拥挤,不知是谁先推了一下,后面的撞到我,我一下子没站稳摔倒在地,习惯性的用手撑着地,手掌被磨破了皮,没过一会就传来一阵刺痛感,我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没事吧?"我跪在地上,抬头看着说话的人。

墨琛,你知道吗,我永远记得你那时的样子,穿着白色衬衫,第一个扣子没有扣上,光鲜的脖子露在外面,手臂上戴着"校园志愿者"袖章。那时的我以为你就像是天使一样,就这么不经意间敲进了我的心。

你背着阳光,我眯起眼睛,依旧看不清你脸上的表情。

"要不我送你去医务室看看?"见我没说话,你继续问。

"没事没事!"我迅速的爬起来,摆手连忙说道。

"你的手出血了。"随即你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创口贴,很轻很柔和的贴在了我的手掌上。你低着头,我清楚的看到了你的额头上冒出来的汗。

这时队伍慢慢减少,轮到我时,我走到报名点,拉开书包里的拉链,翻遍了书包也没找到我的报名费时,很没出息地蹲在地上大哭。

你本来是打算走的,听到我的哭声又返回问我怎么了。我使劲抑制自己的伤心,断断续续地告诉你我的钱丢了。

我不知道你当时听了在想什么,反正你毫不犹豫地从学校提款机取了钱帮我垫了报名费。后来我问你,为什么会帮我,难道就不怕我不还钱。

你说:"当时看你那么伤心,不忍心就替你付了,没想过这个。"

之后我回到家,奶奶跟我说我早上忘了把钱放在包里,钱放在了桌子上。我握着那些钱,傻傻的笑了。



2.

后来我打听到,你叫季墨琛,高二,羽毛球队队长,成绩优异,是所有女生心中男朋友的首选,但你已经有了与你一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因为你,连同着,我把你女朋友也打听清楚了。

林歆儿,学校舞蹈艺术生,是男生眼中的女神。

在所有人眼中,你们俩就是绝配。

我拉着柚子与找你时,你正在和你的队友打羽毛球。你穿着白色的T裇杉,中间还印着大大的LOVE。

我把钱还给你时,你很随意的接过然后对我说:"下周我们有羽毛球比赛,来看吗?"

"比赛啊,学长的邀请怎能拒绝,一定来。"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柚子抢先了。

说起我与柚子的相识,还是有段故事的。

简单来说就是我一不小心看到了柚子与她男朋友分手,她蹲在地上大哭的场景。因为看到她的丑态,柚子那时就对我有了隔阂。其实要是别人还好,讨不讨厌也没关系,反正我又不认识对方,可是在分班后柚子却成了我的同桌。所以在开学几天我们都没有说过一句话,我唯一知道的就是她叫尤柚,别人都叫她柚子。

这种情况直到有次要交作业,而她没有写,课代表又急着催,我看她那么着急就把我的作业本推给了她:"你先拿去抄吧,下次你不会的作业我可以帮你。"她也没有反驳,直接抄完,连同我的一起交给了课代表。

女生的友谊就是这么奇怪吧,它可能会莫名因为一件事就不理你,也可能因为一件事和你玩的很好。我和她两者都占据了吧。也就从那天起,我们开始说话了,慢慢的从一起上厕所到放学一起回家,我们成为了好朋友。而我也可以像别人一样,亲切的喊她"柚子"。

柚子其实很好相处,她开朗活跃,尤其爱说八卦,学校的八卦事情没有一件她不知道的。她的性格正好与我恰恰相反。

我喜欢安静,除了在座位上看书写字,唯一的爱好就是在一个晴朗的天气望着天空。

柚子总是会问我看什么,我回答她:"我在对着天空许愿呢。"

也不知从何时起,这已成了我的习惯。我不记得我到底许了多少个愿望,但我相信天空会为我记下的。



3.

第一次见到你女朋友是在你比赛的时候。她坐在观众席的第一排,脚边和我一样放着一瓶水,她拿着手机拍下你的每个动作,而你每次发球前都会望向她,然后让她拍下你的微笑。

我的眼睛一闭一睁,将这画面拍进脑海中,每次想起你,想起这个画面,我的心都会疼痛。

作为队里的主力,你在比赛中光芒大露,场下几乎所有人都在为你尖叫,为你加油,还有向你告白的,而我只能隐藏在人群中,默默的在心里为你呐喊,为你加油。在我心里,你就像是一尘不染,高高在上的王子,而我只是一个不会有人在意,永远默默无闻的丑小鸭。

我和你的距离真的很远,和你们的距离真的很远。


我看着林歆儿,她不叫喊,只是一直看着你,当你转脸看向她,她也会给你一个微笑。我想,这就是默契,不需要多说一句,只要彼此一个眼神,一个微笑,一切都能了然于心。

比赛结束后,你挤出那些围绕你欢呼的人小跑到林歆儿的面前,你喝下她为你准备的水,她为你擦掉额头的汗,你们对视而笑。

我的注意力全在你们身上,当我回过神来,却发现柚子不在我身边了。我四下找寻柚子,在离你不远处看到她和另一个男的打得火热。

我跑过去问柚子怎么了,她说:"沐惜,你记得我跟你说过那天我差点被狗咬了的事吗?那个狗主人就是他!"

我顺着柚子手指的方向看着那个男生,他无辜的摆摆手,表示很无奈。

我想了一下,柚子之前的确跟我说起过这件事。

那天放学我与柚子分开后,柚子在路上碰到一只很大的藏獒。柚子因为从小被狗咬过导致一直很怕狗,她看着那么大的藏獒自觉的避开。可是那只藏獒没有主人牵着,竟向柚子跑去,柚子吓得赶紧跑,藏獒却一直追。

柚子被逼到墙角,边哭边叫喊:"啊,不要咬我,我身上带病毒,你咬了我自己会死的。呜呜,谁来救我啊!"

"king,过来!"藏獒听到这个声音乖乖的走到那人的身边,柚子看着所谓的狗主人,气就蹭蹭的冒上来,劈头盖脸的骂道:"这是你的狗吗?好好看着行不行,拿个链子栓起来会死吗?今天幸好我没事,万一被它咬了怎么办……"

少年听着她一大串的控诉一直没说话,等柚子说完少年递给她一瓶刚开的矿泉水。柚子莫名的看着他,迟疑地接过水咕噜喝下一大瓶。

后来柚子才知道,原来那天她正好买了火腿肠蛋饼,那只名叫"king"的狗才会追着她。

他们的梁子也在这结下了,而且死死的。

那个少年叫沉暮凌,是你的队友兼好友。

柚子与沉暮凌这两对冤家,一碰面就会吵起来,他们的关系却越来越好,经常一起出去玩,一起吃饭,顺带着,我和你见面的次数多了,也慢慢熟络起来。

记得那是我们第一次聚餐。我,你,柚子和沉暮凌,我们四个人在一次放学后到学校后面一家名叫"开心餐馆"的小餐馆里吃火锅。

柚子一上桌就大喊着:"老板,火锅要变态辣!"

可是,火锅上来后,柚子吃的鼻涕眼泪直流,但还是不停的吃,又不停的喝水。

沉暮凌坐在柚子旁边,一边抽纸,一边递水,还时不时的唠叨:"你看你,吃不了辣就别吃。哎呀,鼻涕都出来了,快擦擦。来,喝口水解解辣。"

"你别啰嗦了,来一起吃。"柚子对沉暮凌翻了个白眼继续吃碗里被变态辣撒过的肉。

我们点的火锅分两面,一面是放了变态辣的,还是一边是纯粹的汤,一点都不辣。我和你主要吃的是不辣的那面。

你坐在我旁边,手机放在旁边,屏幕时不时的就亮起来,你就一直在不停地回复信息。

你们的感情真的很好,即使没在一起,都还要互发短信。

"歆儿学姐怎么没来?"我问。

"她被老师叫去练舞了。"你回答,眼睛始终没有移开屏幕。

我盯着你的手机,看见对面回了一个大大的爱心表情,然后你嘴角上扬,开心的笑了。

吃饭就要好好盯着自己的食物,要不然你不知道会吃到什么。我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筷子伸进了那面放有变态辣的火锅里,然后吃了一口我就难以忍受了。

我不会吃辣,尤其是变态辣。我抽了一张又一张纸,使劲擦掉辣得流下来的眼泪和鼻涕。

你递给我一杯水,我伸手去拿,这时我们的手指相触,刷的一下,我的脸更红了。你以为我是被辣的,抽出纸巾递给我说道:"怎么辣成这样,快擦擦。"

我尴尬的接过,默默的喝下那冰凉的水。

你看,那时的我多么不争气,只不过是碰到手都能脸红。

那次的聚餐后回到家,我看到奶奶一个人数着鸡蛋。

爸爸妈妈走了后,我与奶奶相依为命,对于我来说,奶奶是这个世上最亲的人。我看着奶奶佝偻的背,眼泪瞬间蓄满眼眶,又匆匆擦去。

我走过去,坐在奶奶的身边,把头靠在奶奶的肩膀上,我说:"奶奶,你说我是不是你的累赘啊,老了还要养我。"

"傻孩子,你才不是奶奶的累赘,你是奶奶的希望和依靠,有你奶奶才有信念活下去。"奶奶温柔的摸着我的头,缓缓地说。

你知道吗,当奶奶说出这句话,我很想哭。我是奶奶的希望和依靠,而你是我努力想要靠近却永远到不了的彼岸。

彼岸到不了,心该怎么安定?



4.

在新年的晚上,我犹犹豫豫地编辑短信,有很多话想跟你说,想问你新年过的好不好,有没有去哪里玩,遇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压岁钱得了多少,你和林歆儿怎么样了?

可最后,我还是只发了一句"新年快乐"!等了好久,我才等来你的回复:"嗯,你也是。"

嗯,你也是。

我抬头看着烟花璀璨的天空,在心里默默的许下了新年的第一个愿望。

之后,柚子打电话找我,她支支吾吾的告诉我,沉暮凌向她告白了,可她拒绝了。

我问她为什么,是不喜欢他吗?

电话那头柚子沉默了很久,才告诉我她不是不喜欢沉暮凌,只是她的心里还有一个忘不掉的人。

初中时,柚子喜欢与她隔壁的一个男生,那个男生叫刘笙,学习好,长得帅。柚子追了他一年,天天跟在他身后,久而久之,别人一看到柚子就会对刘笙说:"刘笙,你老婆来看你了。"


刘笙起初烦恼愤怒,后来淡然漠视,再到初三时,他接受了柚子。理由是他怕柚子这样烦他会影响他学习。

果真,他们交往后,柚子虽然也一直跟着他,但不吵不闹,和他一起复习。就这样他们上了同一所高中,可刘笙却提出了分手,就在我第一次遇到柚子的那天。

柚子告诉我,刘笙交了女朋友,每当看到他和他女朋友时,她的心还是会难受。所以,她无法接受沉暮凌,这对他是不公平的。

我问柚子沉暮凌知道这件事吗?她说她没告诉他。

感情的事无法说清,柚子忘不掉刘笙,也许不是因为还喜欢他,只是习惯了,习惯心里还有个他。

柚子在开学后不久,找了一趟刘笙,然后那天晚上,她叫出我们四个人去开心餐馆里喝酒。那时林歆儿为了艺考已经去了其他的地方培训了。

我不知道刘笙和柚子说了什么,反正柚子那天晚上喝了很多酒,嘴里还一直骂着刘笙。沉暮凌一直在旁边看着她,她喝他也喝。

那天我们喝到很晚,柚子已经喝醉了,她靠在沉暮凌的肩头不吵也不闹。

我对柚子说:"还难受吗,难受的话就哭出来,这里没有人会笑话你的。"

柚子摇摇头,说:"我不难受,我只是在为曾经的执念告别而已,今晚过后,我还是尤柚,一个没有刘笙的尤柚了。"

沉暮凌送柚子回家,你也就自然的送我回家。

你走在我前面,我跟在后面,我们保持着一个固定的距离,不远不近,就好像我们的关系一般,看着很近其实很远,看着熟悉其实陌生。

到我家门口时,我问你:"你说这个世上有没有一生一世的爱情,有没有一生只喜欢一个人的人?"

你说:"有。"

我猜你说的那个人就是你自己吧,你会一直喜欢她,和她拥有一生一世。


5.

那晚过后,柚子接受了沉暮凌。看着他们依旧吵吵闹闹,我知道他们是默契的忘掉那晚的事,忘掉刘笙的事。

高二分文理科,我选了文科,柚子选了理科。虽然我们都想继续在一个班,但我们侧重点不同,对于那些公式方程我是最烦的,而柚子看着一大片文字,还要背就会头晕。

你升入了高三,是学习最紧张的时候,可是在这期间,你失恋了。

林歆儿在培训放假回来时与你说了分手,她喜欢上了与她一起培训的一个男生,那是她的舞伴,她说他们之前共同点多,更了解彼此,更适合在一起。

这之后你开始消沉,整天借酒消愁,学习也是一落千丈。

这期间,我一直默默的跟在你身后,看着你为了她折磨自己。我去找林歆儿,让她去看看你,求她帮帮你。

"对不起,如果我再去找他只会让他越陷越深。"她是这么说,这么绝情,你大概不会想到从小青梅竹马的感情会因为另一个男的而消失殆尽。

我找到你的时候,你在开心餐馆里喝酒。你的头发蓬松,脸上长出了杂乱的胡渣,面容憔悴,白色衬衫早已有了污渍,手上拿着酒瓶不停地在喝。看到这样的你我真的很心痛,也很嫉妒。这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一直穿着白色衬衫阳光温柔的少年,我不想看到这个因为她而变成这样的你。

那是我认识你以来第一次为你勇敢,我抢过你手上的酒,一饮而尽。你推开我,让我走,叫我别管你。

"你可以因为她把自己变成这样,那我也能因为你陪你喝下会让我过敏的酒精。"说完,我也不管你,自己喝着酒。

我一腔孤勇,也只为你。

就这样我们喝了好久,直到老板说打烊了,我们才踉踉跄跄的走了。

我一直跟在你后面,虽然我已经走路不稳,眼睛也看不清,还是固执的跟着你。

可是,当你被当地的小混混打倒在地时我一下子就清醒。你因为喝了很多酒,站都站不稳,别说打架了,最后只剩下挨打的份。

看着一直挨打的你,我鼓起勇气推开用脚踢你的人,脚一伸往那人的下面一踢,趁着那人疼痛无暇顾及其他的时候,我扶起你马上就拉着你跑了。

我们跑了很久,从最初我拉着你跑到最后变成你拉着我跑。我们都忘了为什么要跑,就是一直跑,好像在发泄。

停下来后,你一下子坐在地上大口喘气,我靠着墙慢慢蹲下,努力让自己的气息平稳。

谁都没有开始说话,时间很静,静的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沐惜,谢谢你。"最终还是你开口了。

"如果你真想谢我,那就变回以前的你。"我的气息已经稳定下来,我站起身,轻轻而又坚定的说。

"在你眼里,以前的我是什么样?"你问我。

在我眼里,你是完美的,像一块璞玉,不带一丝尘埃。我想看到那个以前的你,永远都保持温柔的笑容,打羽毛球时帅气的身影,就算那个永远都不会喜欢我的你。


6.

第二天我请假没有去学校,因为酒精过敏我在医院吊了一上午的吊针。

柚子和沉暮凌来看我,从他们口里,我听到你的消息。

今天一大早你就到了学校,将这几天落下的功课全部复习完。你剃了胡渣,整理了蓬松的头发,见到人也露出了以往的笑容。很多人都说你已经从失恋中走出来,而且现在比以前更迷人。

听到这些,我满意的闭上眼睛,我不敢睁开眼,怕已经在眼眶的泪会不受控制的流下来。

回到学校后,我们也没有再见过面,你一直都在为了学习忙碌。我知道高三压力很大,所以我也没有去打扰你。

有时柚子和沉暮凌会来找我,柚子问我是不是喜欢你。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当你的努力让喜欢的人慢慢变好,至于喜欢和不喜欢也就不重要了。"

墨琛,你不会理解我是怀着怎样的感情说出这句话的。我知道,在你的心里,我永远替代不了她,也永远不能在你心里留下一丝痕迹。

在这期间,我拼命忍住不去想你,不去找你,但每次一到学校,就忍不住往你所在的教室看一眼;升国旗时总是想在无数个人头里找到你;放学的时候,很早就冲出教室,在你所在的楼栋不远处看你从上面慢慢走下来。

你许久未见我,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想到过我,但我几乎天天见到你,却总是在想你。

终于等来了高考。高考的最后一天考完后,柚子把我喊出来,说让我们四个人好好聚聚。

我们如约来到了"开心餐馆",我看到你已经坐在座位上了。你依旧穿着白色的衬衫,头发明显修剪了变得有些短了,长期坐在教室里使你的皮肤也变得白皙。

你看到我们,笑着对我们打招呼,那个笑容刹那刺进我的眼里,那是我多久未见得笑容啊。

吃到一半,我问你打算报考哪个学校?你想都没想,很快的说F大。

我没有再问,安静的吃着手边的菜。

你走的前一天到我兼职的店里找我,我放下手里的碗,摘下手套跟你走到了外面。

我靠着墙,双手紧握放在身后,沉默了很久终于听到你的声音:"明天我就要走了。"

我说:"嗯,明天我还要做兼职,就不去送你了,一切保重啊。"

"沐惜,对不起——"

"那个,我还有好多碗没洗,我先走了,要不然老板会骂我的。"说完我转身就走了,我怕在停留一会儿就会不争气地哭出来。

我不需要你的对不起,如果可以,我宁愿你永远都不知道我对你的心意。这样我才能对自己说,你不注意我,是因为你不知道我喜欢你。


你去了F大,沉暮凌为了柚子留下来复读,幸运的分到了与柚子一个班。

后来我听说林歆儿也去了F大,我一点也不惊讶。你的心里一直有她,在知道她报了F大,你也义无反顾的去了那里。

你一直陪着她,在她失恋不久后,你重新开始追求她,你们最后还是在一起了。

看,你对她这么好,也只会对她。

那天你问我在我心里,以前的你是什么样的?我没有说出我本来想说的话,我告诉你,你要变回以前林歆儿喜欢的那个样子,甚至更好,只有这样当你们上了同一所大学,她才会发现更好的你。

不管我做了什么,就算为了你喝酒过敏进了医院也抵不过一句"林歆儿"。


7.

高三这期间,我渐渐失去了你的消息,偶尔能在沉暮凌的口中听到你。

我挑了一个晴朗的天气,爬上了学校最高的天台上,望着天空,慢慢的闭上眼睛,许下了一个愿望。

考上F大。

可是,在高考那天我缺席了。

考完第一门我回到家,发现奶奶躺在地上。奶奶送进医院不久后,医生让我通知我的爸爸妈妈,我拉着医生的手,哭着说:"医生,我求求你了,奶奶她没有死,你快去救救她吧,她没有死……"

哭着哭着,我跪在了地上,医生叹了叹气,说了句"节哀"。

第二天,所谓的爸爸妈妈办理了奶奶的后事,他们问我要跟谁一起住。我摇了摇头,我说我谁也不跟,我一个人自己过。

奶奶走后,我把自己锁在房间,不管门外的爸爸妈妈怎么敲门我也不理会。

三天后,我打开了门,望着我多年不见得父母,说出了我心里的决定。

我收下了爸爸妈妈给的钱,我用他们的钱去了别的城市,开始复读。

走之前我告诉柚子不要来送我,我怕我会忍不住哭。那天柚子抱着我哭了很久,可我却一滴泪没有流。

我记得你离开的那天,我躲在后面,看着你和沉暮凌他们告别,然后慢慢的走过安检,然后我站在一旁不顾别人异样的眼神像个傻子一样哭了。

我对柚子说,一定要好好珍惜沉暮凌,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对你好的人,不要让自己后悔。

柚子抱着我,哭的像个孩子。看着柚子哭,心里像是有根弦快断了,隐隐地在作痛。

我去了别的城市,开始了新的生活。复读一年后我去了H大,我慢慢的改变自己,交了新的朋友,积极的参加社团活动,也有了追求者。

他叫明曦,跟你一样,很喜欢打羽毛球,尤其也总是穿着白色的衬衫。

我知道他每天下午都会去打羽毛球,所以有一次,我看到他提着羽毛球拍来到操场上时,大胆的走了过去,说:"我能跟你一起打球吗?"

他看着我,上下打量了一番,笑着回答我:"好啊。"

看,他连笑都那么像你。可是那时候,我却不记得你的样子了。

我和他就这样熟知,当他在我生日向我告白时,我答应了。我想我总该忘掉你,总该去寻找属于自己的那个人。


大学毕业三年后我们开始忙着结婚,我穿着婚纱看着镜中的自己,几年过去了,我不再是那个自卑的丑小鸭了,而是即将踏入婚姻殿堂美丽的新娘。

结婚的时候,柚子成为了我的伴娘,那个时候她和沉暮凌也快订婚了。

"没想到你比我还早结婚,你一定要幸福下去。"柚子为我梳妆,对我说。

"嗯,我会幸福的。"连同你的一份一起幸福下去。

我看着镜中的我充满幸福的微笑,想起了几天前沉暮凌告诉我的一个消息。

这个消息无疑给了我重磅一击。那天你坐的出租车司机喝了酒,上高速把油门当成了刹车,一下子冲进了河里。救出你的时候你已经没有了呼吸,在你口袋里还有你准备向林歆儿求婚的戒指。

明曦把戒指戴到我无名指上后,轻轻的吻着我的额头,然后对我说:"我爱你。"

"我也爱你!"



8.

在河边绿柳下,小女孩坐在那里哭泣,她双手抱着自己的双腿,头埋在臂弯里,很小声的抽泣着。

"喂,你没事吧!"女孩抬头看着不知什么时候现在自己身边的男孩。

男孩穿着白色的衬衫,睁着一双不解的眼睛望着她。

女孩从来没有看到这么好看的男孩,赶忙用衣服擦掉了脸上的眼泪和鼻涕。

"哎,你这样不干净,呐,给这个你擦。"男孩拿出一个手帕递给了女孩,女孩望着他犹豫了很久才接过。

"你叫什么名字啊,为什么在这里哭啊?"男孩问。

"我叫夏沐惜,今天我爸爸妈妈离婚了,我很难过。"沐惜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男孩说这个,看着他,她就忍不住地说了。

男孩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就被别人打断了。

"墨琛你怎么在这里,我们快走吧。"刚来的女孩拉些男孩就想走。

"歆儿等会。"男孩回过头对沐惜说,"以后不要这么没形象的哭了,如果伤心的话就对天空许愿,天空会为你记下的。"

沐惜听着一愣一愣的,从来没有人跟她这么说过。

"快走啊,你管别人干嘛。"然后男孩就被拉走了,走的时候,男孩大声对沐惜说:"对了,我叫季墨琛,记住哦!"

季墨琛,从此记住了你。

年少的我许了第一个有关你的愿望。


黎璃采访完便离开了,她出来后抬头望着天空。她突然有些明白刚才夏沐惜望着天空时的心情,因为在她的心里,也有个让她不能忘的人。

黎璃想起刚才在结束后问夏沐惜"现在是否还喜欢着他。"

夏沐惜摇摇头,说:"当你无法忘怀一个人,并不是因为还爱着对方,只是因为他是你用了整个青春去追逐的人,越是记忆深刻,越是能让自己明白自己的幸福是什么。"

"那你的幸福是什么?"

"我的幸福就是现在,和爱的人在一起抬头仰望天空。"她说这话时,望着不远处一直看着的男人,他们互相给了彼此一个眼神,相视而笑。

黎璃知道他,那是夏沐惜的丈夫,她和导师每次采访夏沐惜的时候他都会在场。

黎璃回过神,不再看着天空,将包往肩上捋了捋,继续往前走。

所有的故事,即使没人记得,天空也会为你记下来。


中篇短文:http://52hwz.cn/category-3.html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短篇美文|古风美文|搜集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本页地址:http://52hwz.cn/post/145.html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初恋纪事

没有最新的文章了...

相关文章

叶同学,你好

叶同学,你好

1沈墨闭上眼睛把脑海中翻腾的思绪甩开,努力把精力集中到上司和手中的笔记上,上司已经递给沈墨好几个眼神了。没想到再见到他会是在这样的情形下......沈墨毕业之后在S市一家非常有名的外企的总裁办充当助理...

谁的选择为谁买单

谁的选择为谁买单

山海清泠/文他和她的相遇,于他是一场意外;于她却是一场预谋。年少时光,他简单而纯粹。而遇见她,只一眼他便再也无法自拔,他以为她是纯洁而无暇的存在,是他心中的天使,心尖的精灵,他愿为她付出一切。但当尘埃...

猫

在这里存在着一些特殊的一群人,魔女、女巫还有巫婆。也许有人会说他们不是一样的吗?不,在这个故事里她们不一样。而我们现在要讲的故事就是关于一个魔女的故事。魔女“安”的故事,一个穿着宽松样式的紫色的上衣,...

醉梦

醉梦

暮色将至,荒无人迹的平原上,两个男子站在一处坟地旁,久久凝视着墓碑。 “把酒放下,你先走吧。”披着深军大衣的男子背对着另一个年轻人,声音嘶哑地说着,视线移到后面的土堆,神情顿时温柔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