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美文 > 正文内容

用整个世界去追逐

01.png


聚光灯打下,原本黑暗的舞台突然明亮一片,台上的白衣少年缓缓走上台,手里握着话筒,随着音乐的响起,少年低沉而又柔和的声音闯进台下每个人的耳里,顿时欢呼声一片。

 

我也坐在台下,手里拿着荧光棒不停的挥舞,嘴里不停的叫喊着,只是我的声音被淹没在人群里,我知道你不可能听得到。

 

两个多小时的演唱会就此落下了帷幕,所有人虽意犹未尽,但依旧井然有序的离开了会场,只有我再看着你转身离去的背影时,坐在位置上再也抑制不住的放声大哭,直到所有人全部散去工作人员将我拉出会场。

 

最后我蹲在门口你的宣传海报前继续哭着,门口来来往往的人很多,有好几个看我哭的太伤心上前给我递纸巾,询问我是否需要帮助。

 

我摇摇头,将眼泪悉数擦掉,最终还是起身走了。

 

许裴铭,我不是因为难过才哭的,我只是想跟你做最后的告别,哭完后,我一直坚持下来的执念也该放手了。

 

我用了整个世界去追逐你,最后还是错过你。

1.

 

我出生在北方的一座大山里,那里的生活依旧是八十年代的样子,没有高楼、没有汽车,甚至连一部手机都没有,只有村委处有一台破旧的有线电话。

 

这里没有多少人,大多数都是老人和小孩,但凡有点出息的都离开了大山去外面闯荡,只留下不知事的孩子交给家中老人抚养。

 

我也是那些孩子其中一个,妈妈是难产去世的,爸爸在我才两岁的时候就去了外面,家中只留下了我和奶奶。这一眨眼就是十四年,而我在这大山里已经不痛不痒的过了十六年。

 

刚开始我还会问奶奶,爸爸是不是不要我了。而奶奶只是摸着我的头一句话也不说,然后看着远处的大山,好像要透过大山去看外面的世界。

 

渐渐的,我不再期待爸爸会回来接我,只是每天还会想着离开大山,看看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

 

十六岁那年,奶奶去世了,没有任何预兆,是在某天下午我从别人口中知道奶奶下山时摔倒了。一瞬之间,我不知自己该干什么,甚至无法去想接下来的生活该怎么过。

 

几天后,十四年未见的爸爸回来了,可对于我来说,这个面前穿着一身西装,高大雄猛的男人只是个陌生人。他说要带我走,带我离开大山,带我去外面的世界。

 

即使我已不认识这个男人,即使我依旧留恋这个地方,即使我害怕外面的世界,但我不可否认,我心动了,在他说要带我出去时我心动了。

 

走的那天我什么也没带,只带走了这些年来画的画,坐上回城的汽车,恍然如一场梦,改变了我的一生。

 

街上车水马龙,到处都是大山里所没有的东西,我如一个乡巴佬进城一般对事事新奇,心中的慌张与惊喜再一次加剧。就算我穿着爸爸给我买的新衣服,坐在梦寐以求的课桌前上学,我依旧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爸爸将我转学到城里一所重点高中读高一,班主任只是寥寥几句介绍我的名字便直接安排我坐在最后一个位置就不再管我。

 

最后一排,靠近垃圾桶,那里没有人愿意坐,所以留给了我。可是我丝毫不介意,我捧着新发下来的课本,用报纸小心翼翼的将书包起来,然后在上面写上我的名字。

 

以前在大山里我没有名字,为了读书爸爸重新给我办了户口,改名为夏梓桃。我看着书本上的名字,开心的笑了。
许裴铭,你不会知道,当时的我是有多么开心,直至如今我也非常庆幸我能来这读书,然后遇上你。

2.
不管过了多久,与你相识的日子依旧恍如昨日。

 

那是我转学来的第一个校文化月,学校非常热闹,而那时的我依旧没能入群只得独自一人在学校后山里坐在树下画着画。

 

我没有什么爱好,唯一的喜欢便是画画,以前画大山的山与水,如今画城里的楼与车。

 

那天我在后山里待了很久,从最开始的安静画画,到最后不安分的爬树掏鸟蛋,只是还没等我碰到鸟窝,你就从身后突然大喊了声,我被吓了一跳,脚一个没踩稳从树上跌了下来。

 

幸好我还没有爬得那么高,所以我没有断胳膊断腿,只是身上多出了不少的擦伤。在我摔下来的时候,你反应过来急忙将我扶了起来,你说要带我去医务室上药,我摆了摆手说不要紧。

 

我从小就是摔大的,这点伤对我根本没大碍,只是你一再坚持,说女孩子如果留下疤痕就不好看了。最后在你的坚持下我妥协了。

 

处理完伤口后,你将我散落一地的画纸拾起递给我,我慌乱的接过想要将它们藏起来,我不想让你看到我的画,因为它太丑了。

 

你白衣胜雪,温文如玉,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人。所以,我不愿让你看到我不好的一面,即使当时我们只是初见。

 

你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指着我手里的那些画,笑意温存:“这些都是你画的吗?这些画给我一种特别干净的感觉,文化月需要画板报,有没有兴趣来参加?”

 

我一抬眼,你站在窗前,阳光透过窗洒在你的身上,窗帘在你的身后舞动为你营造一个舞台。有风吹过我的眼角,我不经意的一闭眼,等再次睁开,这个场景被我拍进了脑海里,从此记忆的胶卷每张都会有个你。

 

你是第一个看过我的画的人,也是第一个愿意和我说话的人。看着你的眼,我如中了魔咒般点了头,也许就是从这个时候,我才想变得更加优秀,这样再次跟你说话时才能更加自信。

 

因为参加画板报,我认识了一些人,从他们嘴里我才知道原来你是学生会主席,高三,文化月过后你便会退位专心备战高考。你很忙,每次看到你的时候你总是行色匆匆,我都来不及跟你打声招呼。
你特别喜欢听歌,每次看到你总能看到你耳边挂着一副白色的耳机,有些时候我总想摘下你的一只耳机放在我的耳里,然后问你这是什么歌。

 

但是我不敢,我甚至连上前和你说一句话的勇气都没有。我太过卑微,如同尘埃,也太过笨,一个单词我总是要记好几遍,可转头喝个水就会忘掉。

 

你太过光芒万丈,我将你视为太阳,从此向日葵每天都仰望着太阳,跟随太阳不停的转动。

3.
我报了学校的绘画班,那是我第一次恳求了爸爸,我开始学习专业的绘画,每一个线条,每一个画面,在我每次拿起笔的时候想到都是你。

 

有次绘画考试,题目是阳光,拿起笔我便想起那个站在窗前对我笑的你。我从不画人物,第一次我画了你。

 

这次考试我得了第一,那副画被老师挂在了学校的宣传栏里,但我却偷偷将它拿走了,藏了起来。

 

阳光的折射遮挡了你的脸,虽然这根本看不出是你,但我依旧担心你会看到,怕你知道我的心思,笑我的不自量力。

 

我将那份喜欢藏在心底,化为动力,一步一步的努力,想要变得优秀,站在你的身旁。

 

高考很快就结束了,高三楼开始了一阵躁动,我从对面的高一楼能清楚的看到那些人的狂欢和一场白色的纸张雨。

 

由于他们的毫无顾忌,地上堆满了垃圾,学校奈何不了这些即将离校的高三生,所以便要求高一班级派几人来打扫。

 

我便是那些人的其中一个,我拿着一个很大垃圾袋,将那些书和纸张一一装进垃圾袋里,可是我没想到,我竟然从这些书堆里看到了你的书。

 

那是一本英语书,封面很干净没有皱褶,一看就知道平常的你是有多么爱护。我偷偷的将这本书藏了起来,每次我背不下单词时就会拿出你的英语书,瞬间便有了努力的动力。

 

你不愧是学霸,书里记了很多笔记,还有你时不时在上面写着的一些歌词。你的字很好看,我模仿你的笔迹将那些歌词一一抄了下来,然后买了一个mp3,将那些歌一一下载进去,每天听着这些歌,就好像离你更近了一些。

 

你离校的那天,我忍不住的去找你,可是那个时候你的身边簇拥了很多人,全都是为你践行的。看着他们送你的礼物,我手里握着的那幅画就怎么也拿不出手了。

 

最后还是你看到了我,这才有了我与你的第二次对话。

 

“是你啊,你也是来送我的吗?”你走到我身边,笑起来的时候左唇边处有个小小的梨涡,猛地打进了我的心里。

 

我不知所措的点着头,嗯了一声,拿着画的手握的更紧了。

 

“这是送我的礼物吗?”你指着我手里的画,对我说。

 

这时我才反应过来,将画递给你,支支吾吾的说:“嗯,送给你的,画的不好看……”还没说完,你接过画打开,脸上的笑意更盛了。

 

“这是我吗?画的真好看!谢谢。”

 

刚开始我还没反应过来,后来才明白你的话心里的大石终于落了下来。这幅画我终于送给了你,而你也没有嫌弃。

4.

 

学校少了你,整颗心也因此空落落的,每次我也只能翻着那本英语书,从书里想象着你学习的样子。

 

再一次去办公室交作业的时候,我听到班主任跟隔壁的老师在讨论你,出门的脚步变得缓慢,好不容易有了你的消息我怎么也不愿错过。

 

另一个是你以前的班主任,他说你考上了省内的一所医科大学,学了临床。回去后我便去搜了那所学校,是一所重点大学,录取分数是我无法达到的地步。

 

我开始将心思全部放在学习上,不再参加任何活动,就连绘画班我也退出去。我不断的对自己说,要离你更近一点,必须得努力。

 

高二,我的成绩突飞猛进,老师在班上连连夸赞我,到了高三,我的排名就没有掉过三名以外。

 

高考结速后,我很自信的报了与你相同的大学,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我高兴的在原地蹦了三下。那天晚上,我抱着录取通知书和那本英语书睡着了,因此我还做了个美梦,梦里面有你,我梦到我到了大学里,你惊讶的看着我,说:“夏梓桃,以后一起努力吧!”

 

大学开学,我拒绝了爸爸说要送我的要求,自己一个人坐车去了学校,报完名后我便去找人打听了你。很快我便有了你的消息,你依旧是那个光芒万丈的太阳,走到哪都是最耀眼的。

 

你没有加入学生会,也没有加入任何社团,但你在学校却非常有名。听说你的名声是在一次迎新晚会上火起来的,你作为主持人在晚会上表演了钢琴曲独奏《卡农》,穿着白色的西装,那双骨节分明的双手不停的在琴键上飞舞,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你再一次打动了我。

 

我是在学校论坛上找到的视频,底下全是对你的表白,不知不觉我的眼眶开始湿润。许裴铭,这么多人喜欢着你,不知你是否记得曾经有个女孩送过你一幅画,对你表白过她的心意。

 

向日葵始终追随着太阳,可是太阳太过耀眼也太过遥远,向日葵再怎么努力也永远攀不上去。

 

就在我努力的想要竭尽全力的离你很近的时候,你却翻了个身,将我与你的距离拉得越来越远。

 

你喜欢音乐,白色耳机是你的标配,你不满足于只是听听歌,所以你开始自学成才,写歌,录歌,发歌,随后一张名为《心愿》的专辑风靡了整个网站,你的每首歌点击率都上万,始终排在最收欢迎歌曲Number one.的位置上。你的粉丝越来越多,你也开始火了,不久便有公司向你抛开橄榄枝,邀你签约,只是你始终没有答应。

 

我用mp3下满了你的歌,专辑的主打歌《心愿》里你唱着:“我最幸运的事便是遇上你,我最大的心愿便是和你一起,坐在天空下,唱着我们的歌,一起白头。”
许裴铭,我最幸运的事便是恰好途径了你的绽放,我最大的心愿便是看你实现愿望,而我最遗憾的是没有在最好的年华里认识你,最悲哀的是当我以为离你更近时却发现你已经不在原地,让我再也追不上你。

5.
在我大三忙着见习的时候,你终于签了公司,开始有了专业的团队,渐渐的你的歌开始换了风格,但唯一不变的,是你居高不下的人气。

 

你弃医从乐,为你的音乐梦想打拼着,而我却开始迷惘。走在曾经有你的路上,坐在你曾努力的图书馆内,望着你曾看过的那些树、那些草和那些人,突然间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我是为了你才来这所学校,也是因为你才学的医,可是你走了,而我却没有勇气跟着你一起走。

 

这几年,你的粉丝团越来越壮大,我也从最开始的新粉成了团队里的元老,看着喜欢你的人越来越多,我总在想我是不是该放弃了。

 

大四,我留在本省的一所三甲医院实习,每天忙碌的工作让我开始很少关注你的消息。直到有一天,粉丝团的团长蔡蔡告诉我你准备全国巡回演唱会了。

 

网上瞬间炸开了锅,我盯着手机里蔡蔡给我的消息眼泪止不住的流,你终于走到这一步了,而我与你的距离也终于越隔越远了。

 

蔡蔡说我们内部有几张给老粉的票,问我要不要。我说要。

 

许裴铭,你知道吗,前几天有个男生向我表白了,我拒绝了。虽然我知道我与你没有可能,但是我却依旧舍不得放弃心里执着了那么久的感情。

 

许裴铭,就让我再看着你吧,看着你实现梦想,站在那耀眼的舞台之上,也许在那时候,我就真的放手了。

 

有句话叫做“天意弄人”,还有句话是“有缘无分”。我想这说的就是我和你。
你演唱会的那天,我跟着老师做手术从白天直到下午,离最后一台手术结束还有一个小时,而离你的演唱会开始还差两个小时二十分钟,从医院去你演唱会的地方只需四十分钟。时间足够充裕,可我心里却惴惴不安。

 

手术本就要结束了,可是病人却突然大出血,心跳急剧下降。为抢救病人手术室里的所有人都不免紧张了起来,在经过一个小时的抢救病人还是死亡。

 

此时离得演唱会还有一个小时,我急忙脱下手术衣,将后续事宜全盘留给了老师。你的第一场演唱会我不想错过,亦如我没有错过你的任何成功。

 

当电梯迟迟不来的时候,我只好转身去找楼梯,那里我正好看到正在与病人家属沟通的老师。他们好像在争执什么,病人家属很是激动,但当时只顾着赶路的我丝毫没有注意这点,所以在路过病人家属身旁被他一不小心推下了楼梯。

 

我感觉全身都在疼,我拼命的想要爬起来,只想着你的演唱会快开始了,我必须马上赶去。可不管我怎么用力就是动不了,就连脑袋也开始昏昏的,我模糊的看着跑过来的老师终于忍不了的晕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太阳从窗外照在我被打了石膏高高吊起来的大腿上,我看着窗想哭却又哭不出来。

 

 

 

我还是错过了你的演唱会,亦如错过了那些能和你并肩的机会。

6.

 

粉丝群里到处都在讨论昨晚你的演唱会,蔡蔡说:“桃子,昨天大大真是帅呆了,还给我们这些老粉送礼物了,可惜你没有来。”

 

我无力的躺在床上,久久的盯着天花板愣了神,最后只得无奈的笑了。
演唱会过后,网上突然曝出了一个贴,说你的歌全部抄袭于某个音乐天王的,并且还有证据张贴出来。

 

顿时网上又一次炸开了锅,有不少黑粉在你的微博下骂你,你的亲粉自然维护你,所以不到片刻你的微博便沦陷了,我往上刷了好几遍都刷不出最新内容。
不过一会儿便有消息说你被天王的粉丝堵在公司不敢出来。看到消息后,我不顾护士的阻扰偷偷拄着拐杖去了你的公司。果然,公司的门口全是人,有天王的粉丝,你的粉丝,有记者和一些看热闹的路人。

 

我撑着拐杖站在后面死死盯着大门口。网上那些难听的话你一定看到了,此时此刻你一定很难过又或者很愤怒,如果可以我多想陪在你身边,告诉你我们都相信你。

 

不知过了多久,我有些支撑不住身体开始晃动,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大喊,说你从后门出来。话音刚落,人群蜂蛹而动冲向了后门,我也顾不得身体不适赶了过去。

 

当我过去时,你已经被人群团团的包住了,寸步难行。我从后面远远的望着,你的脸色很难看,粉丝不停的拥挤,还有止不住的辱骂声和摄像机不停“咔嚓”的声音。

 

我顾不得许多,挤进人堆里,我想要到你身边去,护住你,哪怕微不足道。
可是,我根本挤不进去,我被挤在人群中间,拐杖也脱了手,不知是被谁推了一把再也没站住栽了下去,接着我感觉有无数双脚踩在我的腿上,疼的我忍不住叫出了声。

 

又不知是谁大喊了句有人受伤了,一传十十传百,刚才还拥挤的人群终于转移了注意力。我坐在地上,已经站不起来了,我看到人群开始让出一条道,你从那里向我走近,然后蹲在我的身旁。

 

你问:“你没事吗?需要我送你去医院吗?”

 

我使劲的摇了摇头,将脑袋低的很低。我不敢抬头,亦不敢说话,因为我怕你看到我的眼泪。

 

时隔多年,你再次与我说话,声音依旧柔和,让我想起了初见时的你,眼泪便控制不住的流。

 

许裴铭,你看,我还是这么没出息,还是能因为你的一句话而哭得一塌糊涂。
因为有人受伤,这件事最终惊动了天王,当天晚上天王便发了微博澄清了这件事,如一场闹剧一般,这件事也渐渐的开始平息,你也终于可以专心准备着第二场的巡回演唱会。

 

而我,因为这次的意外将住院的时间再一次拉长,医生忍不住的责怪我,说我的腿差点就废了,让我下次别在乱跑出去。

 

我笑着应了下来。我的伤换你的安宁,多好。

7.

 

住院的这段时间,那个向我告白的男生每天都会来看我,送汤送水果的,时间久了就连护士也开始打趣我:“你男朋友又来给你送汤了。”

 

他叫宋祁连,跟我一样在这家医院实习的。每次护士打趣的时候他总是不好意思的挠着头,结结巴巴的想要解释就怕我听着不高兴。

 

不得不承认,对于他我是有点心动,这么多年我早已习惯了一个人,突然有个人对我如此好,最开始的强硬也不得不软化了下去。

 

我依旧每天拿着MP3听着你的歌,听着听着就睡了过去,甚至听着听着就听不清了,直到有一天宋祁连跟我说话时,我突然感觉整个世界瞬间安静了下来,可是我明明看到他的嘴唇还在动。

 

最后在医生的建议下拍了CT,医生说我上次摔下楼梯也摔到了脑袋,但当时并没有检查出什么状况,而这次却发现我的脑袋中有血块淤滞,压迫着听力神经,如果不进行手术的话,可能会失去听力,甚至脑卒中。

 

同是学医的我怎会不懂事情的严重性,可我还是迟迟没有下定决心做手术。就是因为我也是学医的,才知道手术的风险有多大,如果手术失败,那我就永远都听不到你的歌了,哪怕是百分之零点一的失误率我也不敢去尝试。

 

因为重要,所以才会更加胆小。
宋祁连说:“桃子,接受手术吧,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会陪你。”

 

我抬头看着天,天空还是湛蓝的,太阳也始终耀眼着,我眯着眼,说:“等裴铭的演唱会过后我就做手术。”

 

当我可以取下石膏下床走路时,你的演唱会也要开始了。蔡蔡说为了庆祝演唱会能顺利召开,我们准备礼物给大大贺喜吧。

 

那天晚上,我想了很久终于找出了我荒废已久的画笔。我翻开这些年来你每个时刻的照片,对着那些照片我用画笔在纸上一一画了下来。

 

你曾说过,我的画让你觉得很干净。因为画我开始追逐你,现在也应该因为画而画上一个句号了。

 

熬了几天几夜,我终于将这些画做成了画集交给了蔡蔡,让她帮忙转交。画完这些画我几近虚脱,仿佛是将我坚持了这么多年的执念一一抽掉一般。

 

演唱会那天,我拒绝了宋祁连的陪同,自己一个人去了你的演唱会。
万人体育馆内,座无虚席,我坐在前几排位置上,不停的挥舞着手上的荧光棒,大声放肆的用尽最后的力气为你呐喊,即使我知道你不可能听得到。

 

两个多小时的演唱会还是结束了,我蹲在门口你的海报前哭的稀里哗啦,路边时不时有人上前问我是否需要帮助,而我只是摇头,不停的摇头,因为我已经听不清他们再说什么。

 

演唱会才过半,我便开始听不清所有的声音。

 

许裴铭,从高中到大学,再到现在,我已经喜欢你八年了,我的整个青春都是你。可是,即使我用了整个世界去追逐你,最后还是错过你。

8.
病房内,宋祁连坐在我床边,一直不停用笔在纸上写着。

 

“别害怕,就当睡一觉,睡醒一切都好了。”

 

“我会在外面等你的,不管怎样都有我。”

 

“如果手术结束后,我还是会向你表白,那个时候你不要拒绝好不好?”

 

“……”

 

以前从不知道,原来他的话这么多。
这时,手机铃声响了,那是你微博更新动态的专属铃声。我习惯性拿起打开微博,看到你的微博上更新了一条很难得长文。

 

“昨天演唱会结束后,助理给我粉丝送给我的礼物,这里面有一份很特别礼物让我特别惊讶,是一本手绘的画册,画的全是我,每个时刻的我。我很感动,也很喜欢,这些画让我想起了我高中时期的一个学妹,她也很喜欢画画,而这些画给我的感觉就跟她的画一样让我觉得跟干净,很舒服,让我透过画看到了她的心境。其实我一直有个秘密,就是那会我对她一见钟情,只是当时没敢说出来,后来也没有机会了。最后祝她一切安好,也祝你们能勇敢去爱!”

 

文章下配了两张图,一张画册的照片,还有一张是一幅画,画着一个男生,阳光折射挡住他的脸,题目为《阳光》。
这篇长文的评论里在短短的一分钟内就热火朝天了,所有人都在猜那个女孩是谁。我看着这篇文愣了好久,看了一遍又一遍,终于最后忍不住的哭了。

 

原来在你心里,我也曾留下过痕迹。

 

宋祁连不知道我为什么突然哭了,以为是他说完表白吓哭了我,最后慌乱的在纸上写着:我不表白了,你不喜欢就不喜欢吧,你别哭了,待会还要做手术。

 

我看着那些字,又看着他慌乱不知所措的样子笑出了声,我抹掉眼泪,说:“笨蛋,你不表白我怎么答应啊!”

 

“啊?”宋祁连一脸懵逼的看着我,反应了好久才明白我的话,最后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说什么,最后才意识到拿出笔开始写着。

 

而我也终于决定重新开始,去过一场属于自己的人生。



短篇美文  作者:似薄雪

52好文章:http://www.52hwz.cn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短篇美文|古风美文|搜集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本页地址:http://52hwz.cn/post/28.html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子周何舟

下一篇:辫子姑娘

相关文章

你还认识自己吗

你还认识自己吗

小A是一个宅女,宅到可以不吃不喝,靠手机续命摊在床上一整天的宅女。生活对于她而言,不过是每周的工作日,两点一线的上下班,日复一日的三餐外卖,偶尔缺乏物资,逛一下某宝。她的生活很简单,没有朋友,没有爱人...

你是我的怦然心动

你是我的怦然心动

雨突然下大了,在外面的行人瞬间没了踪影,丛露没带伞,暂时只能被困在图书馆里。  她看了眼时间,正是晚饭点,周围的座位上都没人了,连个可以借伞的都没有。继续看书吧,争取考研一次就成功。  不过肚子一饿,...

 海蓝时见鲸,梦醒时见你

海蓝时见鲸,梦醒时见你

----------我希望有一个如你一般的人,如山间清爽的风,如古城温暖的光。从清晨到夜晚,由山野到书房,只要最后是你,就好。          &n...

他们生活的世界

他们生活的世界

一栋稍旧的两层老式楼房,不大的院子,正在这个都市的角落里,这即是他们居住的宇宙。旁边是城郊的室庐区,每到上放工韶华,很多人开着私家幼车回家。偶然风一吹,扬起的尘土总会精确无误地落正在这个掉漆的大铁门上...

辫子姑娘

辫子姑娘

一(王子站在塔前,学着巫婆的样子朝着塔尖大喊:“莴苣,放下你的辫子,让我爬上去。”辫子姑娘散开了束着头发的发圈,漂亮的金色头发就哗哗地垂下一直坠到王子的脚边)或许橙子早就已经忘了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阿城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