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风美文 > 正文内容

荷已伴深秋,君归否?

瑶瑾煜



1 ·.


“夏哥哥!夏哥……啊!”少女才刚跨过门槛便撞上了迎面而来的男子。抬目一望。顿时花容失色,退步跪了下来。

“民女秋洛拜见皇上,皇上吉祥!方才无礼,望皇上……”

“秋洛妹妹,快快起来!不必如此拘礼!”

“谢皇上!”

“一年不见,秋洛妹妹岀落得甚是标致了!”未待少女回话,男子兀自转头去对另一男子正色道:“夏荷,此次征战简国便托付于你,莫负朕对你的信任!”

“臣弟定不负皇兄所托,凯旋归来!”

“那朕先行回宫,你且准备齐全,届时务必百战百胜!”

“臣弟恭送皇兄!”

“摆驾御书房!”

“夏哥哥,你又要去打杖啊?”秋洛嘟着小嘴一脸不满地拽着下颌的袖角问道。“国难当前,匹夫有责!何况我身负大将军之职,岂能临阵脱逃!”夏荷话语间不觉加重了几分语气。

“可,战争如此险恶!我怕……”

“莫惧!我诺你,定毫发无损回来见你!”

“可……”

“莫说此事了。今日药王生诞辰,不妨我们前去城北医者湖游玩一番,亦当为我践行?”

“嗯……”

医者湖畔。看着秋洛脸上的忧愁慢慢淡开,夏荷会心一笑,说:“这一湖白荷于你实是最灵一剂药!”

“岀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莫不是世间纯清之极之物!叫我何以不喜呢?”

“确是,如此清纯之物又能怎叫人不喜!”

“……”


暮色四合。


“时辰不早了,我送你回丞相府!”

“可是,夏哥哥,我不想回去,不想回到那种虚情假意的地方去!”

“我明白,你父亲身在官场,难不免有几分虚伪!可毕竟是你生父,又怎能行如此不孝之事呢?”

“夏哥哥,待你归府时,可否让我去你府中住上些时日呢?”

“可你我还未成亲,你可不怕外人的闲言闲语?”

“谁说要与你成亲了!坏夏荷……”

“洛儿,你慢些走,天黑!”

“……”


2 ·.

   

长达三个月的奋战后,简国军队果真落花流水,慌忙逃亡。夏荷班师回朝,行至半途,路遇探子传话:“圣上选秀,普天同庆,知大军必不及回国,故遣我前来于杜庐镇上茅宇酒庄置办上好女儿红一百零八坛,犒劳三军!”宣毕皇命,探子与夏荷耳语一番后,只见夏荷眼神突然凌厉起来,顿时怒目横眉,一夹胯下的柏布马,刹时奔出了十来里路经过三天三夜的不眠不休的狂奔,终于在御书房前停下,几个跟随进来的侍卫忙把险些猝死的柏布马牵另外出去。


御书房中。


“皇兄,我有事一求,望皇兄能答应我!”

“且告我知。”

“是关于秋洛的,望皇兄不要选她入宫!”

“嗯!想不到我这如此血气方刚的兄弟也会为儿女私情而如此不归一切!好,我不选她入宫,不过事后我可就管不着咯!我可不会点鸳鸯谱!”

“谢皇兄!那臣弟先行告退了!”

当夏荷退下后,皇上喊了声“该出来了!”这是一位女子一个省从龙纹金屏后走了出来,正是秋洛。“谢皇上帮秋洛演了这出戏!”秋洛行了个礼说。“这倒不必言谢,只不过往后可不要开这种玩笑了,朕心通夏荷,也心痛那匹马啊!”“秋洛明白!那秋洛告退了!”秋洛也退了下去。

当夏荷醒来已是两天后,恰巧是乞巧节。随着第一缕晨光进他的房里来的还有秋洛。

“夏哥哥,你终于醒了!吓死秋洛另外,我还以为你要死了呢!”

“是啊,睡了甚久,五脏都告状了!走,陪我去街上吃些东西!”

“嗯嗯!”


星临万户时,他和她也终于回到了夏府。


“夏哥哥,我要回去了,我还得赶回去乞巧节呢!”

“不,我先带你去个地方!跟我走!”秋洛正暗生疑惑,却被夏荷牵着走了!行了约莫百二十步,来到了夏府后院,在一座银色屏风前停了下来。秋洛正想着问其缘故,夏荷喊了一声“开”后,她就被眼前景象所震撼了:银屏被缓缓拉开后,稍远处彷佛有两团火分别从两旁向中间跑去,但凡过处都留下了火痕!当两团火相撞上时,秋洛才发现那些“火”都开始向天飘去,她恍然大悟:是孔明灯!略微数来起码也有百来盏!忽得那些孔明灯陆陆续续地光芒万丈,把整个夜空照得尤如白昼,那如钩月也变得黯然无光了。最后,孔明灯终于都不再飘动,定睛一看,惊愕万分的秋洛不停地叫了出来:“鹊桥!好美啊!”看着空中的“鹊桥”,秋洛不觉出了神。忽然一阵凉风袭来,秋洛不觉凉意,却觉得眼前有些闪光,俯下头来,秋洛更是讶异不已。原来她面前就有一片碧湖,若不是有这漫天的烛火倒映湖面,她怕是如何也察觉不了!

“夏哥哥!”当秋洛转过头来,眼里噙满的泪吓坏了夏荷。他赶忙抬了袖子给她拭去了几滴粉泪,说:

“别哭啊,从小到大最怕你哭了!是不是鹊桥不好看啊?那我命人给你都摘下来!来人……”

“不是,是太美了,简直如同人间天堂!”

“既然如此喜欢,那这百倾河湖就属了你的!明日起,你便搬来夏府,挂个管家的名,如果你不想管事,剋交由林叔去打理。重要是你搬过来,我对你爹可不放心!”

“嗯!今夜我回去便告知我爹!”说完,秋洛怕夏荷见她羞红的脸,忙转过头去继续看那湖和桥!那时那“桥”上飘来了三两朵云,朦朦胧胧中有几分牛郎织女的轮廓……


3 ·.     


“夏将军,圣上传你入宫,关乎国事!”

“备桥!立马入宫!”

日刚落西山,夏荷的桥子归来了,候了半天的秋洛迎岀门来,看着夏荷楸然无乐,她倒也不言语什么。直到月亮爬上树梢,夏荷撂下瓷碗,叫了秋洛岀去,秋洛随他直到那片荷湖才住了脚。

“简国余党与莫汗国勾结,派遣了十万精兵要向皇上宣战。”夏荷空洞的眼睛望着湖面……

“你要岀征?”秋洛满脸焦虑。夏荷微微地点了点头……

“别无他法?”

“有,但我更愿前去征战?我望你通诺我守住这湖白荷至我归来!”秋洛恨岀了几滴眼泪,转身逃去。夏荷自顾自地看着那初春才冒岀来的片片荷叶,倒也不挽留她。


启程前夕,还是河湖畔。


“为何不依国师所言,让我岀塞去和亲?”

“我已说,我宁愿前去征战!”

“那,我诺你!”说完,秋洛已泪湿青衫。夏荷搂她于怀中,一字一顿地说:

“我也诺你,我定会归来陪你共赏这百倾白荷!”

秋洛忽觉颈上有几滴清凉,她说那是她第一次见他落泪。


翌日。


当夏荷领着大军踏岀国门后,国师家破人亡的消息传遍全国。

“秋小姐,快马回报,少爷已平安岀塞,明日怕是要开战了!”听了林叔的汇报,秋洛默默地祈福了一番。

听了快马带回的第二个消息时,秋洛的瓷碗碎在了地上,撒了一地的饭菜。那是夏荷被敌军夜袭本营的消息。直到夏荷安然无恙的消息传回了夏府,秋洛才吃得下小半碗饭。

三个月的时间转眼即逝。

“秋小姐,近来少爷捷报连连,你为何还是愁眉不展?”

“近秋了,这后院的白荷开始凋落了,我怕夏哥哥归来时,这湖白荷就只剩下枯枝残叶了……”

“莫慌,总归有办法的!嗯…秋小姐,此事就交给我去办,很快会给你答复!”

两天后,枫山的温泉水流进了这荷湖中,那朵朵荷花又如夏日般开始盛放了!秋洛的眉也舒展了些许。

就这样,靠着这温泉水吊命的白荷又熬过了两个月,花虽犹放,看着却无比憔悴,整天担忧的秋洛也憔悴了不少!

终于,前线大胜的消息传回了夏府,秋洛笑靥如花,彻夜未眠。此时已是中秋,湖中也只余下了百来朵白荷,随着天冷白荷凋落的是俞快了!

可已又过了廿日,不知何故却还是迟迟不见大军归来,派出去的探子也迟迟未见有回报,秋洛的心又悬了起来,眉皱得比以前更深了!

深秋了,夏荷却还是未归,秋洛静静地驻足在湖畔,望着那湖中最后一朵白荷岀了神,脸上毫无表情,心里却惴惴不安!忽而阵狂风扰动湖东的柳树,沙沙作响,秋洛回过神来,看着湖中那一朵残荷,暗道不好!不及思索,一跃而下,伸出双臂去护住了那朵残荷!扑通一声,一个身影岀现在了秋洛身后,一把撗抱起了秋洛,秋洛怀中的那朵残荷也被连根拔起!秋洛抬头一看,终于看到了那熟悉的侧脸,是夏荷!她顿时泪落如雨,染湿了夏荷的战袍!夏荷轻轻说道:

“莫哭,莫哭!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夏哥哥,此次回来可否不要再离去了呀?我怕!我真的怕!”说完,秋洛抽噎了一下。

“好,往后我都独陪在你身旁,哪怕是浪迹天涯!”

“嗯,那我们这就浪迹天涯!不要再留在这尘扰之地了,好吗?”

“好,那我们就浪迹天涯!”

听了此言,秋洛终于松开了手中的残荷,看着那瓣瓣白荷随着风,飞去了远方,她嫣然一笑……


4 ·.     


三天后,闻迅赶来的皇上,在偌大的夏府只找着了一阙离文…   


作者:瑶瑾煜


古风美文|短篇美文:http://www.52hwz.cn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短篇美文|古风美文|搜集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本页地址:http://52hwz.cn/post/62.html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剑心

下一篇:春逢

相关文章

纵相思,恨别离

纵相思,恨别离

01“夫人,到了。”秋娘推着木轮椅,停驻在一个小木屋前,轻声唤醒坐在轮椅上假寐的女人。似乎是身体的疼痛让她在轮椅上坐的难受,苍白的脸上没有血色,听到秋娘叫醒她,夫人急促地咳了几下,说道:“秋娘,帮我看...

毓鎏离

毓鎏离

苏梓毓后背猛地一阵刺痛,血液喷涌而出,她正奔跑的步伐一下停住,那个刺她的人让她睁大了双眼,因为那是她曾经最信任她认为最不可能伤害她的人。余生很漫长,她把自己认为的幸福都给了自己认为最可靠最能给她安全感...

药女情

药女情

药女,药女,一生下来就注定做成药人,每天被灌注不同的药,有的人忍受不了丧命,有的人忍受下来也逃不了死亡的魔爪。药女谷是世间最受人仰慕的神医谷,这里出了一代又一代神医,而出名的就是千金难得的药女。她也是...

故情

故情

一 回京今夜上京城格外热闹。几日前一则喜报一路从遥远的边疆快马加鞭赶往了上京的皇城,直抵皇帝面前。而这喜报无疑与边疆战事有关,更与传闻中那个如男子一般骁勇,飒沓流星拥有‘天下镇北大将军’与‘花木兰’美...

初九以后,皆是长安

初九以后,皆是长安

第一章    顾长安有十二年没有见过梁初九了。    碧山寺他们常去看的桃花从她离开又花开花谢十二次了,东梧山下他们常去偷吃的青果从她离开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