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美文 > 正文内容

那个人间少年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2020.1212 晴☀️

图片来源于网络

侵权立删



1



风醉了酒,饱饱地吸了口氧,靠在树桩边睡着了。

 

风,撩拨着少年的头发,露出了洁白的额头。

 

他从来都是那样,如同水滴落在凡尘,却又不愿意沾染尘埃。

 

“阿井哥,你上课又睡着了!”我装作生气的样子,小手叉着腰。

 

“窗户外面的风吹进来,好舒服。”他没有看我,只是望着窗外枝桠上的鸟窝,再转移视线跟随着天空流淌的白云。

 

风是甜的,不然他怎么会在熟睡的时候无意识舔自己的嘴唇呢?

 

少年,是我的邻居,也是我的竹马。

 

我曾经认定,他将成为我此生的情郎。



2



雨摔了跟头,将眼泪挥洒,却被太阳当作面包夹在霞光中吃掉了。

 

雨,湿润着少年的明眸,和着单纯而又倔强的眼泪。

 

叔叔赶走了他的母亲,带来了大他八岁的小妈,家成了虚妄的、带着褶皱的残图。

 

“小妈,那是我妈的床。”

 

“小妈,你能把我妈的照片还给我吗?”

 

他很温柔,却也执拗。他不懂大人的善变,只想保持少年的坚守和对母亲的忠诚。

 

少年在暴雨天冲出了家门,叔叔和小妈找了一夜。

 

年轻的女人将少年搂进怀里,抽泣着道歉,举起黑色小伞包裹着少年的额头。

 

“小井,你可以不接受,但不能伤害自己的身体。”

 

“小妈,我们一起回家吧。”

 

少年牵着叔叔和小妈的手回到了家,他不允许自己无视父亲的幸福。



3



雷霆化身巨龙,将自己比作太阳,敲打着无声的大地。

 

少年一点点长大,他不是一个活泼的男孩:不爱运动,不喜欢有关战斗的热血动漫,不和同学约着泡网吧、打游戏,从来没有说脏话的经历,甚至鄙视打架的手段。

 

他喜欢文学,喜欢泡在温暖或是伤感的文字里,等待情绪被墨水点燃。他总能在书本中寻到属于自己的天地,书籍会为他驯养一匹插上了翅膀的白色马驹,带着他通往无人之境。

 

“阿井哥,你别看书了,看看我呗!”我不开心了,他却说,“你不如书好看。”

 

我崩溃地咆哮着,张牙舞爪去抓他的头发。

 

“陪我一起看书吧,看书会让人变漂亮。等你变漂亮了,我就看你。”

 

哼,男人可笑的把戏,我还是上当了。

 

“像个娘们儿一样,哪个男人会像你?”他的同学们,不喜欢这样的他。

 

他们说他娘炮,骂他胆小,不堪入耳甚多。

 

其实,不必理会,他的高度早就不同于那群凡夫俗子了。



4



月亮跳进水里,和影子做了交易,亲吻着湖底的鲤鱼。

 

少年总是给我带一份早点,有时是肉包,有时是油条,但总会配上一杯暖暖的豆浆。

 

春天,少年喜欢写小诗,用清秀的文字传递着他的情绪。我收到的每封信,都能够透过文字解读他每日的内心世界,感受他的喜怒哀乐。

 

夏天,他拉着我嚼冰棍,看见我敏感的嗓子因为寒冷咳嗽不止后,就再也不准我当着他的面吃冷饮了。他说,女孩子的胃,特别是吃货的胃,要好好养着才行。

 

秋天,我们会手牵着手漫步在田野,那是我婶子家的土地,种满了金黄的油菜花。仰倒在田野间,两双眼睛开始寻觅黑色天幕中最漂亮的辰星,再用自己的名字给它署名。

 

冬天,少年会检查我的双手,防止冻疮的光顾。我想要和他共享一条围巾,被害羞的他拒绝,为了惹我开心,他只得戴上那双自己认为很丑、而我觉得很好看的黄色小鸭手套。

 

青春在我们的抱怨声中舞蹈,在我们的大笑声中吟唱,催熟了离别的枫叶林。

 

人都要长大,都要吃别离的苦。



5



黎明升起,被赶走的不仅是黑暗,还有月亮和星星。

 

小学,两只互相打闹的、嫩生生的小肥手;初中,两只骨节分明的手一前一后,互相守候;高中,勾起誓言的手指偏离轨道,丢掉了允诺的初心。

 

少年依旧很爱我,我也依旧喜欢那个人间少年。

 

只是,人都有双腿,会奔走四方,我们的眼睛都是要寻找方向。

 

“我们是和平分手,为了未来的自己。”少年挺起胸膛,骄傲地宣布着,他成熟得很明显。而我不能,我只敢躲在卫生间里痛哭,大骂他的无情。

 

渐渐的,我的内心已经筑起坚固的堡垒。

 

只有我知道,那第一块砖头,是带着伤痕的,伤痕的名字叫“阿井哥”。

 

天各一方,我们朝着陌生的方向,用后背凝望对方。

 

心之所向,为梦想而执着的他,仍旧活得最漂亮。

 

人间少年,已不再属于我。他属于天地,甚至属于未来,他应当是永恒的。

 

如水的少年,他已经长了一双不会被污言秽语伤害的耳朵了。

 

他在说,不怕,不会害怕。



作者:雅阙






好的文章:http://www.52hwz.cn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短篇美文|古风美文|搜集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本页地址:http://52hwz.cn/post/69.html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有风吹过褶皱的梦

有风吹过褶皱的梦

一江以寄找到我的时候,我正在秋波粼粼的湖边画画。不是那种“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悠闲写生,而是坐在闹市区的人工湖边,二十块钱帮人画一幅素描像,左邻右舍分别是排着小队的烤冷面摊子和纪念品打折促销现场。面前目...

他若璀璨星光

他若璀璨星光

文|大黄米  01苏拙是苏州人,打小长在拙政园对面的巷内,父母便自顾自替他取得了冠名权。高考后的暑假,宅男苏拙整日戴着一顶太阳帽,蹲在拙政园对面卖雪糕,女生就是在他玩“王者荣耀”的...

戏中人

戏中人

壹秦淮河畔,载了多少儿女情怀,几许缠绵几场意,古往今来,都付笑谈。那里,佳人相伴,美酒相邀,苏侬软语,入目道是旖旎风光,入耳亦闻笑语盈盈,正可谓是天上人间,教人深陷其中恍若南柯一梦。灯光烛影下,琴音绵...

你是我的不负遇见

你是我的不负遇见

我不懂什么叫做爱情,我只知道半夜两点半我迷迷糊糊是喊他,他听到了立刻蹭到电话旁回应我的时候,我就觉得,是他了。            &nb...

你好   陌生人

你好 陌生人

你好  陌生人这天晚上的半夜里晓阳从睡梦中惊醒,网吧有人在喊你丢东西了,晓阳连忙找找自己丢了的东西,没少什么,可是内心却很害怕。 宿舍里就她自己一个人,一种莫名的恐惧感袭来,她开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