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风美文 > 正文内容

连理

“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婉转的戏腔一曲,却生生把不胜酒力却抱盏狂饮的老宰相唤醒了。

 

年过甲子,看过人间沧桑,可他却突然辞官,离了东京,毅然南下,通过那烟雨朦胧,回到了自己的故乡。

 

仍是破旧的残巷,可他的双眸中却迸出新生婴儿才有的欢喜惊奇,将官场中的沉着抛于身外,贪婪的目光四射,扫荡着四周,甚至于连一个小小的角落也不肯放过。

 

流光百转,他终于驻足的那一刻,面前是一家酒楼,如今的它一样的破旧,红柱子上的漆早已脱落,清冷素凉,根本听不到什么人的高谈阔论声。门外一人,谦卑地笑着,问他要不要进去。

 

此去经年,一别是人去楼空。

 

这家酒楼,原来是全然不一样的光景。

 

那时的酒楼,灯火通明,宾客来玩络绎不绝,楼中的绝色歌姬弹着琵琶,一声声勾人心弦,桂花的香气不浓不淡,暗香浮动,引着人们走进那世外仙境。


他是当年的一风流才子。

 

出身并不是什么大官,却还算不错,读过几件事,满身是诗书气息,暗青色的衣服配上一把折扇,却也惹过几个姑娘用帕子掩面偷偷羞看,他经常出入酒楼,凭着一身的惊才绝艳年少轻狂,他成了哪里的风流才子,多得他人称赞。

 

他就是在那酒楼旁遇到的她。

 

当时的巷子里面有一富贵人家,一里的大院二里的耕地,在他去酒楼的必经之路上。

 

那天他恰好路过,却见那墙上有一女子,似乎要翻身下来,忙叫了一声,谁知他不叫不要紧,一叫却把那女子吓了一跳,失足从墙上跌下。

 

他来不及考虑,一个箭步上前,接住了那名女子,低眸一看,倒是个绝色佳人。

 

那女子却一句道谢也没有,转身跑走。

 

他苦笑,不多想离去。

 

但到了酒楼,他又看到了那名女子。

 

只不过这时,她不在墙上,而是在戏台上,曼妙的身姿随着旋律舞动,口中唱着悲欢离合,字正腔圆,做打唱念无不引人叫号,台上的她光彩夺目,如图清风吹拂杨柳一样婀娜多姿。

 

那清风,也吹拂了他的心弦。

 

他旁边有几人私声窃语,他才知道,台上那名女子,便是红梅。

 

她艺名红梅,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常常能一曲将人从人间带到仙都,生死爱恨悲欢离合都在一念之间,却有自己的小脾气,很少登台演出,演出也没有固定的时间。

 

曲毕,余音绕梁,众人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一阵叫号声中,台上的她奖缠头扔给了他。

 

那一刻,他也愣了半晌,但反应过来之后出口是一作,台上的她妩媚一笑,拨弦又唱。

 

那之后,哪个小巷中出了一段才子佳人的风流佳话。

 

对此,倒是他郁闷了。哪来的什么才子佳人?他们才刚刚认识,他也是刚刚知道那个人就是红梅罢了。

第二次相遇,是在台下。

 

那天,她登台表演,小巷中有不少人奔走相告,他匆匆赶去,那戏却已经落幕。

 

谁知二人,台下相见,红梅似乎是一直在找他,看到他便迎上去。

 

那夜星光灿烂,二人相依,她问他名姓,他只答:“我们二人不如以艺名相称?在下雪公子。”

 

雪公子……她心里念叨几句,明白过来,羞红了脸。

 

他提出要娶她,她却道:“我娘说不许我嫁给穷酸书生。”

 

听闻,他一愣,便一言不发。

 

之后,他下了舟,入了仕途,却不知为何在官场的繁琐中忘记了他的执念,所有的执着背后的幸福被他抛弃在脑后,终于坐上了宰相一位,他却有些迷茫。

 

他多久没有回来了?

 

物是人非,家破人亡。


红梅映雪,只可惜他再也看不到这样的美景了。

作者:炊烟十里




好文章:http://www.52hwz.cn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短篇美文|古风美文|搜集整理发布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本页地址:http://52hwz.cn/post/77.html

标签: 连理
分享给朋友:
返回列表

上一篇:桃红复含宿雨

下一篇:莺啼

相关文章

过眼烟云

过眼烟云

 《过眼烟云》——廿八初/文聊城有女者,豆蔻初上,稚气未消,艳气已袭,才情横溢更令其芳名远播,传闻其亲笔题诗画作千金难求,红裙之下拜倒文人富商无数。李侍郎新到任于聊城,侍郎府的李二公子恰逢此...

春逢

春逢

    春逢沈文心常听父亲提起一人,顾侯独子顾文州,才华横溢,风姿卓越,年纪轻轻便有大将之风。父亲每每提及他时,都是笑的开怀,夸赞之词不绝于口。在此之前,沈文心从未见父亲...

长相思

长相思

永宁嘲弄地勾起唇角,将一盆雪水兜头泼下,拍起手,与宫婢一起笑道,“皇姐,冬天也要洗个凉水澡啊,这样才舒坦,配得上皇姐的花容月貌!”我恭恭敬敬地站在檐下,雪水从我的衣衫中流下去,彻骨的寒冷,我的嘴唇定是...

剑

原本出身平凡的广林鬼在被一位剑士从巨龙手中救下之后,不像其他故事那样发展,那位救了广林鬼与巨龙同归于尽之后获得重生且成为白衣剑士的人,成为了广林鬼崇拜的对象。至此广林鬼暗下决心誓要成为那个白衣剑士一样...

雾里飞贼

雾里飞贼

 楔子  民国十四年,上海大势初定,战火平息,歌舞升平。  只是还有人对四年前临江先生的失踪津津乐道,有人说临江先生已故,有人说临江先生逃去苏联,乐得清闲。更有甚者,说临江先生是个姑娘。  这传闻人家...